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臨演女友 > 第十章

臨演女友 第十章 作者 : 丹甯

    “原來你的漠然無神是因為想睡覺?”而自己竟為了她當時的淡漠神情,惦記了那么多年……楊繼正突然覺得好笑。“不過話說回來,為了和你分手,你男友竟然特地跑來美國一趟,還真有誠意。”

    這家伙要嘛腦袋有問題,要嘛就是有嚴重表演欲,才會在人來人往的機場中搞這套。

    “我也搞不懂他在想什么。”梁淑賢搖搖頭,“反正沒差啦,我們本來就不適合,分手終究是遲早的事,他專程跑來解決,也算了了我一樁心事……”她頓住了話,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等等,我好像有點印象,當時有路人問我需不需要衛生紙,該不會……”

    那時候她想睡得要命,眼睛都快睜不開了,迷迷糊糊說了聲謝謝后就收下那包衛生紙,卻連對方的長相都沒看清楚。

    “沒想到你還記得。”楊繼正薄唇輕揚,發現并非只有自己單方面記得,總算令他心理覺得平衡了點。

    他從來不是什么熱心人士,之所以遞面紙給她,只是她那時的行徑太不尋常,因而想過去看看她有什么反應。

    不料她隨手接下面紙后,連看也不看他一眼便瀟灑的走出機場,同時也走出了他與她那前男友的視線。

    還以為她對當年那遞面紙給她的路人壓根沒有半分印象呢。

    “真的是你?”她不可思議的瞠大了眼,完全沒法消化他帶給她的資訊,她想了半天,才又道:“那……在吳鴻淳婚禮上的事……還有你接近我的原因……”

    他端詳了她好一會兒,而后輕笑,“小賢,你現在是打算把這陣子憋在心里的所有疑問,統統一次問出來嗎?”

    “呃……”她的臉突然紅了起來,“你、你不想答就算了,不勉強。”

    “不,我很開心你開始在意我的事。先前你就算有疑惑,也總是不肯問。”他放下筷子,大有花時間長談的意思在。“放心,我還沒變態到因為在機場見過你那么一次,就找征信社把你的祖宗八代都挖出來。五年前確實是我們第一次見面,但我并沒有想過會再遇到你。”那時對她的好奇,要說是愛情還太勉強了,“后來再次看到你,卻是在吳鴻淳的皮夾里。”

    “……什么”她震驚得瞪大雙眼。

    楊繼正取出自己的皮夾,抽了張相片遞給她,“他把這張相片放在自己的皮夾里,也說過不少關于你的事。”雖然很多都是吳鴻淳自以為是的了解,但是依他自己的判斷力將加油添醋的部份刪除后,他不僅僅是從中得知了她的消息,亦是拼湊、推敲出她的習性。

    她接過相片,那顯然是在辦公室里偷拍的,因為相片里的她正累得趴在桌上休息,渾然不知自己入了鏡。

    以吳鴻淳的無聊行徑,她并不意外他會偷拍她,可是……“既然是他偷拍的,為什么相片會在你的皮夾里?”

    他瞧著她,露出謎樣的笑容,“我想你應該不會想待在他的皮夾里,被他到處炫耀那是他的女朋友,所以我便趁著他不注意時,把這張相片拿過來了。”

    拿過來……講得那么文雅,結果還不就是“偷”嘛﹗真難想象楊大律師也會干這種事。

    “所以,你一直都不相信他所說的,我和他在交往的事?”不知道為何,她的心情突然好得不得了。

    “我說過,那小子配不上你。”

    這句話他沒多久前才說過,可此刻再聽到,她卻覺得自己的心像那鍋不斷翻騰的滾水,涌上好多好多欣喜的情緒。

    她喜歡他無條件的信賴。

    他們明明不熟,可連相處多年的同事都相信了吳鴻淳散布的鬼話,他卻毫無理由的相信她。

    這么輕易便看透了她的男人,她不相信他接近她的動機,僅是“好玩”而已。

    “所以你參加他的婚宴是為了……”她突然想起他那天說過的話。

    他說想瞧瞧吳鴻淳喜歡的女人。當時她直覺認為他講的是新娘,可現在……

    “自然是為了你。”他很爽快的給了答案,“我很想再見你一面。”

    她咬著唇,盯著碗里白白圓圓的花枝丸——那是他趁著她帶菲菲進房間時,夾至她碗里的。

    “那么,為什么突然愿意對我坦承了?之前你不是老愛用什么一見鐘情之類的話蒙我嗎?”

    “因為,”他的臉上仍帶著笑意,但其中卻添進了幾分溫柔和真誠,“我知道你愿意開始對我認真了。”

    她的呼吸一窒,只能愣愣的瞧著他。

    總覺得有什么東西在她身上蹭著,先是從露在被子外的腳丫開始,當她咕噥一聲表示抗議,并迅速將腳丫收回被中后,那奇異的觸碰開始隔著棉被往上移。

    “唔……”不明的燥熱感突地在體內升起,可是更深沉的疲倦卻讓她無法徹底清醒。

    梁淑賢動了幾下,用被子將自己裹得更緊,偏偏那陣騷動不肯放過她,溫熱的氣息在她纖細光潔的頸間游移,引得她一陣顫栗。

    “菲菲,不要搔我啦!”她終于忍不住出聲抗議。

    而她的抱怨確實也換來一會兒的安寧,那股熱氣自她身上移開了。

    只是她還沒來得及松口氣,下一秒耳邊便傳來某個低柔的嗓音——

    “原來那只肥得要命的色貓曾經這樣非禮過你,看來我得想辦法把它丟出這個家才是。”

    梁淑賢驀地一僵,沉重的眼皮在瞬間大張,傻傻瞪著那離自己不到十公分的俊容。

    “早。”好聽的聲音自那張迷人的薄唇中逸出。

    “你、你……”在理智還糊成一團時突然見到楊繼正,她只能呆呆的看他,完全反應不過來。

    “想說什么待會兒再說,先起來梳洗吧!”他大掌一揮,拉開了被子。

    她只覺身上一涼!

    “啊!”她尖叫一聲,氣急敗壞的想把被子搶回來。

    “別遮了,該看的昨天晚上我早就看光了。”某個惡劣的男人好整以暇道,臉上愉悅的笑意怎么也藏不住,“而且……昨晚主動的可不是我哦!”

    被他這么一說,昨晚的記憶慢慢回籠,梁淑賢頓時石化。

    啊啊啊啊﹗她到底是哪根筋不對了

    找他來家里吃火鍋就吃火鍋,為什么還要開酒咧?而且開酒就開酒,為什么她要逞強喝了兩杯?

    明知道自己酒量奇差無比,只要一杯下肚,該說的不該說的統統都會講出口,最慘的是隔天還會統統記得,想裝死抵賴都不成,為何她還要想不開這么做?

    她是醉了沒錯,卻醉得太清醒,記得昨晚所有的小細節,包括自己如何熱情的投懷送抱,也包括他眼中閃爍著的絢爛火花。

    她的形象、她的矜持哪……

    懊惱的呻吟自喉間滾出,梁淑賢鴕鳥的閉上眼,天真的以為這樣就可以不用面對現實。

    “別賴床了,小賢,快起床梳洗,不然會遲到的。”

    遲到?她再度撐開眼皮,瞄了眼時鐘,突然有種無力感。

    “楊大律師,現在才凌晨五點,別說今天是星期六了,就算上班也不用這么早吧?”而且他也不想想昨天把她壓榨得這么徹底,還逼著她五點起床,有沒有人性啊?

    “上班是不用,但上場打高爾夫球就要。今天球隊要打球,我已經先回家一趟換好衣服又過來,你現在起床都嫌晚了。”

    “……要打球的人是你,為什么我也要起床?”她不滿的抱緊棉被。

    “你是我女朋友,當然要跟我一起出現。”他直接將被子扔到她手構不著的地方,逼她不得不清醒。

    梁淑賢困得要命,也不想和他再繼續糾纏,閉眼脫口就道:“不過是臨時的女友,干么老是去哪都非得拖著我不可?”

    所以讓她睡吧,她好困好困,就算再睡十個小時也沒問題……

    四周突然安靜了下來,悄然無聲,氣氛詭異到連困得要死且向來神經大條的她都驚覺不對勁。

    她怯怯的張眼,望向一臉危險的楊繼正。

    “不好意思,我剛才沒聽清楚,你說臨時的什么?”他笑容可掬的問著,可她卻聽出其中隱藏的風暴。

    她的心一跳,“沒、沒……我是說,我只是一時很愛困,等會兒就好了。”

    她承認她膽小、承認她孬可以吧?她還打算繼續混吃等死數十年的,不想年紀輕輕就英年早逝。

    “真的?我實在很擔心你經過這一夜還沒弄清楚我們之間的關系呢!這樣吧,我再替你復習復習好了,這樣你就不會忘記。”

    “呃……不、不用了,我記得很清楚,再清楚不過,我、我馬上去梳洗!”所有睡意在瞬間被嚇跑,她從床上跳了起來,隨手抓了換洗衣物就迅速沖進浴室。

    打開淋浴間的水龍頭,讓熱水自蓮蓬頭噴灑而出,她雙腿隨即虛軟的靠在墻上,按著胸口,心有余悸。

    媽呀,這男人不但是只典型的笑面虎,而且還是最恐怖的那種,只要她一個不小心,就會被啃得尸骨無存。

    她到底是怎么招惹上他的啊?梁淑賢哀怨的想著。

    十五分鐘后,她穿著浴袍,頂著濕漉漉的頭發踏出浴室,發現楊繼正已經站在化妝臺前,并準備好吹風機等著她。

    “過來吧!”他朝她招手。

    她慢吞吞的移動腳步走過去坐好,讓楊大律師親自替她吹發,而她自己則趁機擦化妝水和身體乳液。

    “你大清早把我挖起來,就是要我去球場看你打球?”走十八洞很累耶!

    “當然不是,你要陪我一起打球。”他的指輕柔的在她發間穿梭,像安撫一只不馴的貓兒。

    “如果我說我不會打球呢?”

    他一笑,“我看到你倉庫間里擱著球袋。”

    “……早知道我就把倉庫門關起來了。”真是失策啊!

    “這么不情愿和我出席公眾場合?”多少女人渴望他身邊的位置,偏偏他唯一想給的女人卻一點都不領情。

    “和你在一起很危險。”她老實的說,“我可不想哪天走在路上被哪個嫉妒的女人潑王水。”

    “放心,沒人敢對你這么做的,除非她打算被我告到傾家蕩產。”

    “……”這算安慰人的話嗎?為什么她聽了一點都不覺得感動?

    “好了。”又過了一會兒,楊繼正終于將她的頭發吹干,并拿了件衣服遞給她穿上。

    唉,竟然連衣服都被他翻出來了……

    看著衣服上頭大大小小黑白相間的可愛企鵝圖案,梁淑賢嘆了口氣,認命換上。

    怎么辦?她已經完全可以預見,自己后半輩子將會被這個男人吃得死死的了。

    而且最可怕的是,她發現自己似乎不太排斥。

    嗚,她的自由,她快樂的單身生活啊……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臨演女友最新章節 | 臨演女友全文閱讀 | 臨演女友TXT下載
山东群英会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