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空殼娘子 > 第十章

空殼娘子 第十章 作者 : 風光

    這日,門房傳達賓客已至后,武聿擎至偏廳招待客人,眾人見面無可避免的先寒暄了一番,才逐一落坐。

    “許久未見,武兄仍是豐神俊朗啊!”

    “好說。”他的態度并不熱絡,甚至稱得上有些冷淡。

    “怎地不見尊夫人?”

    “她在后頭,稍后便來。”他敷衍似地道。

    眾人面面相覷,心中都有著同樣的想法—莫非街坊傳言柳初真是個傻女的事情是千真萬確的?她若不是犯病了,怎么不敢出來見人?

    “聽說尊夫人的病好了許多?”一個許姓富商看不慣他高傲的態度,故意挑起敏感話題,想刺他一刺。“外頭都傳武兄夫妻和合,真是羨煞我們這些家有河東獅的人啊!”

    眾人哄堂大笑,武聿擎卻聽得很不舒服,只是咬牙沒有當場發作。另一個陳姓商人見他不回應,以為柳初真傻病犯了,更趁勝追擊。

    “是啊!嫂夫人方便出來相見嗎?聽說嫂夫人的病……呃……所以她個性應該相當溫柔聽話吧?其實娶這樣的妻子,也好過娶個嘮叨不休的女人啊……”

    一群人笑聲更是張狂,雖然東西都還沒吃,但武聿擎已經忍不住想發火了。就在他翻桌的前一刻,一道溫溫柔柔的聲音突然由后頭傳來—

    “累諸位貴客久等,妾身怠慢了。”

    接著,李昶妮裊裊婷婷地出現,她身著緋色的織錦衣裙,外披紫色紗罩衫,高高的云髻上插著金簪,黛眉橫掃,額間貼上花鈿,行進間香風飄動,看來是國色天香,說不出的貴氣逼人。

    別說一群賓客驚艷到筷子都掉到了桌上,夾菜的手懸空忘了動,喝酒的都張大了嘴,酒水都從嘴邊流下來,從來沒見過她如此盛裝打扮的武聿擎更是看得怔愣,幾乎想沖上去將她推回門后,只因他不欲將她傾國傾城的美麗與他人分享。

    李昶妮進門后好一會兒,大伙兒才回過神來。但她以如此強烈的氣勢出場,眾人的態度已有些不同,全異口同聲地贊起她的美貌。

    “嫂夫人果然樣貌出眾,武兄好福氣,教咱們欽羨不已啊!”

    這恭維她當之無愧,悄悄地向武聿擎調皮的一個眨眼,令他自驚艷中回神,內心對這群來意不善的客人的不悅,也淡去許多。

    她畢竟還是她啊!只是換了裝束,內心還是那么頑皮,他有些啼笑皆非地想。

    “各位老爺不用點菜肴嗎?”她做足了溫婉的姿態。雖然她內心直翻白眼,但裝淑女的技巧她早在職場上就練得爐火純青了,要演起來可是入木三分。“這是妾身親自為老爺們準備的。”

    “哎呀!嫂夫人不僅美貌,連手藝也不得了!”許姓富商吃了口三鮮丸子,想嘲諷一下都找不到借口。“這味道比起最近雅昶小集的名菜來,毫不遜色呢!”

    “許兄!你怎么拿嫂夫人的手藝和那雅昶小集比呢!”陳姓富商話中有話,眾人聽了全不懷好意地笑了。這句話表面上是在贊美她手藝比外頭好,但事實上是誰比誰,還說不清呢!

    李昶妮當然聽得出其中含意,她仍維持著煦如春風般的微笑,淡淡道:“貴客們謬贊了。妾身與雅昶小集的當家有些交情,常與其交換廚藝方面的心得。雅昶小集里的幾道菜,還是出自于妾身的建議呢!”

    她在心里吐著舌。哼,她就是老板啊!雅昶小集的每一道菜,當然都有她的創意在!

    這番話說出來,又是另一輪的驚訝。他們都知道雅昶小集已隱然是名門貴族進出的地方,沒點身分背景想訂位比登天還難,老板又神秘,人人都以自己能進出雅昶小集為榮,想不到柳初真居然與老板那么熟?

    武聿擎是另一個驚訝的人。他只知自己的愛妻是雅昶小集的什么VIP,但卻不知道她和店主的交情這么深?

    在某些人耳中聽來,這根本是吹牛了,陳姓富商有些不服氣地說:“嫂夫人真是風趣,呵呵呵,要我說,我和這雅昶小集的老板還是八拜之交呢!”

    他顯然在暗諷她光講一些無法證實的事,根本就是吹牛。

    不過李昶妮可是有備而來,她指著其中一道菜,“比如這道鳳梨蝦球,諸位老爺可試試看是否與雅昶小集的味道如出一轍。”

    鳳梨蝦球這道菜,上頭淋的美乃滋可是她從現代帶來的創意,外頭的餐館即使想學也學不來。幾名富商都去過雅昶小集,對這道美食自然印象深刻,一試之下,無不瞪大了眼。

    一模一樣!這下,誰也說不出反駁她的話。

    然而他們今天來,可不是來讓她夸耀自己的!眾人無言地對看一眼。

    許姓富商又舊事重提,專刺她的弱點。“嫂夫人好手藝!街坊傳言嫂夫人從小犯傻病,如今看來應是傳言過于夸大了……”

    他不說傳言為假,而是暗示她的病只是好了不少,但本質上還是傻的。

    武聿擎眉頭一皺,又想發火,李昶妮卻輕輕按住他的手。

    這場筵席,一方面是想替他出口氣,另一方面也想洗脫自己傻妹的名聲,因此她當初才會說服他答應,而且還要求他千萬得忍住脾氣,看她怎么解決這群人。

    “既是街坊傳言,又怎么可信呢?”她毫不動氣,反而溫和地回應,“聽說許員外曾經因收租的事欺壓良民,打死過人……傳言陳員外的兒子還有龍陽之癖……這些街談巷議也當然都不能做準,各位說是嗎?”

    李昶妮在心里冷哼。在他們來之前,眾人不好的傳聞她可是都先透過武聿擎及下人們查了個全,做足準備全力反攻呢!

    用這么溫柔的聲音,說出這么有攻擊力的話,還開口的人都中槍了,眾富商當然都尷尬地不敢再多說什么,就怕矛頭接下來指到自己頭上來。

    幾名賓客鬧了個沒趣,無言以對了半晌,最后許姓富商苦笑著搖頭,“確實,街坊傳言不可信,許某今天受教了。”

    眾人點頭稱是,皆覺得自己今天真不只是踢到鐵板,而是自己送上門來讓鐵板砸,即使飯菜再好吃,也不敢多留,草草用餐后便急忙告辭,走得一個不留。

    瞧他們落荒而逃,武聿擎不禁覺得好笑。

    “看來你真的頗有手段。”他搖著頭,打從心里佩服起她。這個妻子總是給他驚喜,在各方面的表現,都和他當初想象的弱質女子不同。

    “難道你希望我真的傻?”她調侃地反問,頭上金簪搖動,瞧起來確實比平時衣著樸素時更有氣勢。

    “我只希望你在一個地方傻就好了。”他意有所指,眼神很是曖昧。

    知道他在暗示兩人第一次結合時,她在床上的青澀無助,李昶妮不由得大窘,使性子地直打著他,引得他哈哈大笑。

    果然,不管如何華服盛妝,她還是她呀!

    近來,天下第一牧場武家的八卦有越演越烈的趨勢。

    幾名富商到了武家做客,發現傳說中的傻女柳初真不僅不傻,反而聰明過人,還長得國色天香,幾乎是所有男人向往的女人。

    武聿擎一夕之間成了京城里人人稱羨的男人,每當他上街、談生意,甚至只是路過,都會有人湊上前來攀談,常常會提到他的妻子多么賢良淑德、貌美如花,令他聽了心頭滋味萬分復雜。

    貌美如花……或許有,賢良淑德……把這京城的女子拿來排個名次,她還真不知道排不排得進前一百人。

    只有他知道她真正的美,更只有他知道這女人多么會裝蒜!

    由于邊疆外族似乎有開戰的意圖,朝廷開始整備軍隊,向武家牧場訂了三千匹戰馬,因此武聿擎忙得不可開交。幸好先前牧場的管理做過一番改造,且牧場為此早有準備,才不至于一下子陷入大亂。

    武聿擎忙死了,李昶妮卻更忙,她的雅昶小集儼然成了京城里最熱門的地方,由于那里高官云集、客戶眾多,滿足了這個人未免就得罪了那個人,因此她得在暗處處理這些人際上的瑣事,同時還得不時地推陳出新,在菜色或促銷上弄出一些新花樣,因此往往只要武聿擎一出門,她后腳就跟了出去,再派個眼線在府里,讓她能在夫君回府前,先一步進門。

    她以為如此一來,夫君會以為她總是乖乖的待在家里,誰知百密總有一疏。

    這天,武聿擎突然在工作中回到府里,卻發現她居然不在,而發了好大一頓脾氣。

    在全府人心惶惶時,經眼線通報,終于趕回府里的她,見到的就是武聿擎黑著一張臉坐在廳內,而四周的傭仆沒一個敢靠近,每一個人看到她回來,都是松了一口氣的表情,不敢做聲地直往廳里指指點點。

    李昶妮不禁覺得好氣又好笑。這男人像頭猛獅一樣的咬遍他身邊每一個人,事實上卻只是這龐然大物在用他暴烈的方式撒嬌,只要她順著毛摸,猛獅一樣會變成懶貓。

    “親愛的夫君,你這模樣嚇死人了!”幸好,她聰明地從雅昶小集包了份點心回來,正好借花獻佛,還沖了壺茶一起親自送到他面前。

    “你去哪里了?”一見到她,他的表情仍然難看,但至少語氣沒那么兇惡了。

    “我?我只是出去逛逛嘛!否則你要我一個人整天關在家里,像坐牢一樣什么事都不能做嗎?很可憐呢!”她裝著可憐。

    確實,以她的才能及個性,在府里是待不住的。不過,眼下京城里關于她的傳聞太多,他更不希望她在外頭惹人注意,因此即使被她可憐兮兮的模樣打動了,他依舊是板著一張臉。

    “你難道不知道大家都在談論你的事?你這么一出去,萬一—”他告誡的話才說到一半,就被她打斷。

    “我才沒那么笨呢!我現在出去,都是乘轎的呀!誰會注意到我?”她確實也沒說謊,進出雅昶小集的女眷,哪個不是乘轎?為了轉移他的注意力,她笑吟吟地奉上茶點。“你瞧,我還沒忘了替你帶些點心回來!”

    瞧了眼她借花獻佛的東西,武聿擎的火氣確實消了點,但另一方面的疑竇卻又被她勾起。

    “又是雅昶小集的糕點?”他伸手拿過她遞上的東西,卻是順手擱在桌上,覺得先搞清楚他的疑惑比較重要。“我記得府中宴客那天,你說你和雅昶小集的當家挺熟的?”

    “呃……是啊!我是VIP嘛!我跟你說過了。”她打著哈哈。

    “雅昶小集的食物十分特殊罕見,很有你的風格,再加上他們經營的方式似乎你早就和我提過,只是他們落實去做了……這一切,和你有絕大關系,對吧?”

    “是啊……”她笑容快撐不住了。

    “經營一家店鋪這么重要的事,居然完全聽從你的建議,那當家對你的信任,似乎已經不是熟稔二字可以帶過的吧?”話說到這里,他的語氣已經流露出一點酸味。“難道他不知道你已為人妻,你們之間該當有所避嫌,不應私會嗎?”

    聽懂了他的暗示,李昶妮只覺啼笑皆非。她還以為要露餡了,卻沒想到他完全想偏了。“你在想什么呀!那雅昶小集的當家,是個女的!”

    “女的”武聿擎像被人打了一拳般呆住。原來自己吃了半天的醋,全部沒意義?

    “喂喂喂,你該不會懷疑我在外頭有小三……呃,我是說紅杏出墻吧?”她氣呼呼地瞪著他。真想搖搖他的腦袋,真不知道這個古人都在想什么!

    “沒有!”他斷然否認,一方面是關乎他的男子氣概,另一方面,他還真沒這么懷疑過。“我只是擔心你被人騙了!”

    “我有那么傻嗎?”她皺了皺鼻子,有些得意揚揚地昂起下巴,“現在外頭的傳聞里,我可是以美貌與聰慧著稱的呢!”

    “但你以前是個傻子。”武聿擎沒好氣道。

    “傻的是柳初真!我跟你說過了,我現在是—”就在她又要把“李昶妮”這個名字脫口說出時,居然被他沒禮貌地打斷了。

    “好了,別說了。”他似乎知道她想說什么,居然拒絕聽這件事。“你現在就是柳初真,這是任何人都無法改變的事實。就算現在聰明了點,傻的本質也不會變的!”

    這不敢面對現實的臭男人!她瞪了他一眼。不過.她其實也隱約擔心,自己這柳初真的身體加上李昶妮的靈魂,不知會不會出事,如果有個萬一,她和他的相愛說不定最終會成為一場泡影。

    可是這只能看天意了,那是她也不知道的力量,命運要怎么走誰也不知道,她只能把握當下,珍惜每一刻和他相愛的時光。但顯然這男人比她還不敢面對現實,一遇到這問題就回避。

    “中丞府,今早派人來投帖了。”他突然轉移話題,“你父親與兄長明日就到,說是來看你,因為現在京城里對你的形容和你在中丞府里時差太多了……”

    他頓了一下,別有深意地凝視著她,“到時候,千萬記得我剛才說的話,你就是柳初真,就算現在聰明了點,傻的本質也不會變!”

    這番鏗鏘有力的話,令她突然明白過來,在武聿擎內心深處,或許已有些相信她不是柳初真—至少靈魂不是。只是表面上,他怎么也不會承認,也不敢承認,只能用固執與冷漠偽裝自己。

    柳少奇已察覺她的反常,還被她敲詐了一筆,如今中丞大人親自到訪,或許也是聽傳言甚囂塵上,起了疑心,想探知現在的她,究竟是不是真的柳初真。

    而他就是在提示她,在見到親生父親時,別忘了她是柳初真,也別忘了柳初真該是什么樣子,她的聰慧與機智,在中丞大人面前展現,并不是一件好事。

    瞧她沉默了下來,武聿擎知道她已明白自己的暗示,于是上前一步,輕輕摟住她,低聲道:“總之明天你乖乖地當你的乖女兒,其他,一切有我。”

    在他懷里,她感受到了無比的安全感,她真的相信這副胸膛會替她擋風遮雨。因此,內心原本還存在的一絲疑慮,也蕩然無存。

    然而她卻不知道,他必須強硬的原因,是因為他比她更無法忍受分離。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空殼娘子最新章節 | 空殼娘子全文閱讀 | 空殼娘子TXT下載
山东群英会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