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女王的秘密日記 > 第七章

女王的秘密日記 第七章 作者 : 簡瓔

    午休時間還沒過,羅姞提著兩杯外帶的咖啡敲了敲單澤郁辦公室的門,內心的不平靜全隱藏起來,就像只是單純來討論公事。

    “轉角新開的咖啡館,光是經過就被香味吸引,我自己想喝,順便帶一杯給你。”她若無其事的把一杯咖啡放在他桌上。

    “謝了。”他很賞臉的打開杯蓋品嘗。“確實很香,看來大家下午茶訂咖啡的地方要換嘍。”

    他怎么會不知道羅姞為什么這么突兀的在午休還沒結束就跑來,一定是為了他近午才下的那道人事命令。

    “對了,為什么突然把白俊琬調到特別企劃組?而且組員就只有你跟她,我記得公司并沒有這個單位吧!”她笑笑地問。

    昨天他親臨創意部,后來怎么樣了,她因為進自己辦公室而沒看見,但早上創意部都在傳,說他對白俊琬好像很不同,當時她還不以為意,直到人事命令下來,她才發現真的不對勁。

    明明是他說要刁難白俊琬,讓她自己求去的,才一夜,卻把人調到身邊,擺明了就近照顧。

    “是我媽交代的。”他早已想好說詞,把一切推到劉佩雯女士身上就對了。“她昨晚特別打給我,警告我,如果我敢惡整她的人情包袱就死定了,要跟我脫離母子關系,我能怎么辦呢,只能聽她的。”

    他知道這樣朝令夕改,羅姞一定會覺得很奇怪,也一定會追根究底,所以一定要給她一個說法。

    “原來是這樣。”羅姞故作輕松的說:“就算要替伯母照顧,也不必擺在自己身邊啊,把她調到你辦公室,你不覺得很不方便嗎?”

    她在意的其實是這個,什么特別企劃組就算了,居然要白俊琬進駐他的辦公室,這意謂著他們兩個人將有很多獨處時間,讓她很不舒服。

    “我不覺得。”現在他巴不得二十四小時跟他的琬兒黏在一起,哪里會不方便?他覺得方便極了,太方便了。

    羅姞瞪著他。

    他臉上飄過的是開心不已的笑意嗎?

    他似乎很高興可以跟白俊琬共處一室,難道他昨天對那個女人一見鐘情了?

    白俊琬在外型上的確算是頗有吸引力的女人,但他的品味就只有這樣嗎?白俊琬沒背景沒資歷的,他真會看上她?

    可是,打死她都問不出這么沒自尊的話來。

    “羅姞,謝謝你的咖啡。”他裝忙起來。“我下午跟業務部還有個會要開,我要看些資料。”

    他已經訂了一組全新的辦公桌椅,下午就會送到,他要好好思考琬兒會喜歡辦公桌擺在什么方位,她應該會喜歡靠近窗戶吧?

    “你忙吧!我出去了。”她冷若冰霜的走出他的辦公室,嘔的是,她知道他沒有在目送她。

    “你說——咖啡廣告嗎?”白琬俊系上安全帶,很訝異自己所聽到的。

    事實上,今天她一直很訝異。

    首先,人事主任很親切的告訴她,她從今天開始被調到特別企劃組,組員是她跟總總監,也就是單澤郁。

    下午,她被通知換辦公室,從才待了一天的創意部換到總總監辦公室去,也就是單澤郁的個人辦公室。

    二十分鐘前,跟業務部開完會的單澤郁不由分說的把她帶離公司,說是要去現場看看,要她一起去。

    “現場”是哪里?她一頭霧水,在老爸的耳濡目染下,她只知道案發現場。

    “你應該有喝咖啡的習慣吧?”單澤郁揚起帥氣的微笑問道,很熟練的把超跑開出公司停車場。沒辦法,他在她面前總不由自主的想要要帥。

    他真的覺得自己聰明極了,下對了第一步棋,把她安置在身邊,這樣就可以無時無刻看到她了。

    是啊,他是公私不分、擅用職權,那又怎樣?

    職權不用在這種地方要用在哪里?

    “嗯,我有暍咖啡,每天。”白俊琬點點頭,還想不透自己為什么突然換到特別企劃組,他也沒句解釋。

    昨夜她一時沒想到自己跟他的身分已經不像從前,所以態度有點隨便,今天她一再提醒自己,在公司里他是老板,她是領他薪水的,對他要有一定的禮貌,不可以再把他當成隨她搓圓捏扁的單澤郁了。

    “太好了。”他高興地說:“這樣有助于你構思文案。”

    “文案?我嗎?”她很驚訝的問,因為她昨天的一日上司羅姞說過,別妄想幾個月就可以寫文案,大家都是從小弟小妹跑腿打雜開始熬起的。

    “對自己沒信心嗎?”他朝她笑了笑。“我倒是相信你有那個潛力,只是還沒發揮出來罷了。”

    “我一點頭緒都沒有。”她當然希望可以一鳴驚人,只不過她的起步比別人晚太多了。

    “盡避放心,我會教你。”他胸有成竹的微笑:心情就跟窗外那自由飛翔的鳥兒一樣好。

    “還有,你在我面前不需要那么拘束,雖然我是老板,但我也是你的老朋友,你就像以前那樣對我就好,對了,就像昨晚那樣對我。”

    他再三警告自己的舌頭,禁止自己再用哥兒們形容和她的關系,不然他就活生生掐死自己。

    “那樣不好吧?你畢竟是老板。”想到韓湘婷的警告,她就對他的提議敬謝不敏。

    “我說可以就可以,琬兒姑娘。”他嘴角噙著笑,都快吹口哨了。

    那賴皮的笑臉就跟以前一模一樣,讓她的心“咚”的一跳。

    為什么她會有這么奇怪的感覺?

    “對了,你昨晚為什么那么晚了還在外面游蕩,就是這樣才會遇到小偷。”他板起臉說。

    “我不是在游蕩,我是在慢跑好嗎?”她嚴正糾正。“我也沒想到會遇到小偷,畢竟幸福里向來以治安優良著稱,我一直以為在范圍內都很安全。”

    “那你有把這件事告訴美花姨吧?她臉都綠了吧?”他幸災樂禍的問。

    跟她在一起,感覺就是那么輕松、自在,不必刻意想話題,自然有源源不絕的話題冒出來,這是他跟羅姞在一起時從沒有過的感覺。

    “美花姨很沮喪,我安慰了她好久,然后,她一早就召集了里民代表們在開會,討論那個不長眼的小偷怎么會跑到幸福里來,早餐都沒吃,真的是個好里長。”

    “嘿嘿。”這樣美花姨應該就比較沒空管他的閑事了吧?

    “發生了這種不好的事,你在嘿嘿什么?”那什么表情啊?沒漏掉他微揚的嘴角,她不以為然的問。

    雖然想把他當上司當老板看待,可是要她對他畢恭畢敬真的很難啊,問題好像出在他對她的態度就像從前一樣,讓她也隨便起來。

    “這你就有所不知了,琬兒姑娘。”他埋怨地說:“自從我媽移民之后,美花姨就是我媽的眼線,隨時會把我的動靜向我媽報告。”

    “那你應該要高興,有兩個媽媽對你那么關心。”她語重心長的說。

    他小心翼翼的看了她一眼。“琬兒,我是不是讓你難過了?”

    她和她老爸一樣,不能碰觸的話題就是她媽媽,他只知道她媽媽在她國三時離家出走,因為受不了閑言閑語,所以他們父女才會搬家,來到幸福里。

    “沒有啊,你又沒說什么。”她淡淡的強作鎮定,卻直覺想別開眼。

    “那我可以問你一件事嗎?”等待漫長的紅燈時,他深深的看著她。

    她一定不知道她此刻的表情有多僵吧?

    她以為她掩飾得很好,才沒有,這個傻丫頭,無論是想念媽媽還是憎恨媽媽都可以在他面前說出來啊,現在除了他,她還有誰可以說?

    “你問啊。”她的語氣雖刻意的輕快,表情卻更緊繃了。

    他的聲音在寂靜的車內響起。“你這些年有見過你媽嗎?”雖然有預感他要問什么,但真的從他口中聽到,她還是像被電到一樣。

    她深吸了口氣。“沒有。”

    他聽到自己說:“脆弱并沒有罪,在我面前,你不需要隱藏情緒。”

    只是安慰幾句不是他要的,他好想將她輕攬到自己陶前……要命!他什么時候才有這份資格?

    “綠燈了。”心頭瞬間因他的話而盤旋著一股想哭的沖動,逼得她只能用力的深呼吸。

    胃好痛,這是一種心理上的病,只要提起她媽媽,她的胃就像被人拿著刀子攪拌。

    媽媽對她來說是最熟悉的陌生人,一個她不想再提的人。

    而單澤郁這家伙懂什么?說什么在他面前不需要隱藏情緒?他是憑什么說這種話?如果韓湘婷聽到他對另一個女人說這種話,他就死定了。

    看來就算再困難,她還是得設法跟他保持距離!畢竟,時移事改,真的已經不一樣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女王的秘密日記最新章節 | 女王的秘密日記全文閱讀 | 女王的秘密日記TXT下載
山东群英会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