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官夫人升職記 > 第六章

官夫人升職記 第六章 作者 : 橙意

    “所以大人是打算放任您的家奴,頂著南家的名號在外隨便欺壓人?”

    “你且放心,這事我自會去查明,只要弄清事情的全貌,我自會有所定奪。”

    聽到他這么說,苗秀雨抿緊了紅菱小嘴,帶著幾分挑釁地道:“你們這些當官的都一樣,只會打打官腔,我告訴你,這事你若是不肯還我一個公道,我就跟南家沒完!”

    盡避認識她不深,可不知為何,南柏彥就是知道,她這話不是隨口說說。

    閱人無數的經驗告訴他,這個女子的個性剛烈勇敢,絕對不容許半點無理的欺負。

    南柏彥心念一動,伸手解下纏在錦織腰帶上的玉佩,遞給了苗秀雨。

    見狀,苗秀雨一怔,望著那只輕捏著蘭花形狀玉佩的手,心中沒來由的一抽。

    那是男人的手嗎?指頭修長,皮膚白皙,與那塊蘭花玉佩相比,簡直就快分辨不出來是手還是玉。

    “這塊玉佩你拿著,我保證,三天內你若是等不到回音,就拿著這塊玉佩來找我。”

    “平白無故,我為什么要收你這塊玉佩?”她盛氣凌人的問道。

    換作是其他的姑娘,怕是已經羞紅了臉,畢竟男子贈予玉佩有兩種意涵,一是定情,二是作為憑證。

    照理說,他們兩人男未娶女未嫁,實在不該有這樣的舉動,可她不信他,他只好用這塊不離身的玉佩作為憑證。

    不過,她的反應倒是又令他開了一次眼界,想不到還有姑娘不買他的帳,虧得京城里的媒人婆每回見著他總愛說,哪家哪府的千金又為他害了相思病,民間又有多少待嫁姑娘偷偷仰慕他。

    “這塊玉佩是皇上親賞的,我從不離身,背面刻著我的名字,以此為證,我定會將此事查個水落石出。”

    見他目光灼灼,言之鑿鑿,苗秀雨只得伸手去接,不料,兩人交手的那一刻,指尖不經意地觸滑過彼此手心。

    一道奇異而灼熱的感覺,須臾在手心間擴散開來,惹得她心頭一震,趕忙扣緊了玉佩收回手。

    她目光有絲倉皇的移開,反觀南柏彥,那雙銳亮的眼眸依然瞬也不瞬地盯著她,彷佛想看透她什么似的。

    苗秀雨不悅地抬眼回瞪,表情有些賭氣,也沒打聲招呼,握緊著手中的玉佩就往外走,從頭到尾不曾向他行過禮。

    南柏彥側過身,目送那抹帶著怒氣的娉婷身影離去,眸中帶著微微笑意。

    這個姑娘可真是特別,一身木簪布衣,渾身卻散發著怕是連皇親國戚都罕見的自信與傲氣。

    苗秀雨……這名字他記住了。

    至于她剛才提的那些事,看來他得回南家大院一趟,找接下當家之位的堂弟好好談一談。

    那日離開御史府之后,原以為南柏彥不將此事放心上,怕是石子投海,驚不起半點波瀾,為此苗秀雨還苦思了兩天對策,想著該用什么法子逼得南家不得不出面。

    不想,到了第三天,兩名御史府的侍衛,壓著李福以及曾經找苗家麻煩的地痞流氓,上苗家下跪認錯。

    身子不好的田氏,不清楚事情經過,看見那么大的陣仗,整個人嚇得暈厥過去,而苗旺善也沒好到哪兒,臉色發白說不出話。

    從頭到尾都是苗秀雨一人出面,冷眼看著那伙人在她面前齊齊下跪。

    當下她不笑不怒,氣勢凜然的掃了那群人一眼,隨后看著那兩名御史府的侍衛說道:“你家大人就這么點能耐?麻煩兩位官爺回去轉告南大人,我苗家連日來受的屈辱,可不是這些人下跪磕頭就能一筆勾銷,正所謂上梁不正下梁歪,區區南記的二掌柜就敢這樣仗勢欺人,難保這事不會與南家人有關,如果南家真心想賠罪,那就讓南記當家親自過來一遭。”

    在場眾人全被她的霸氣駭住,跪在地上的李福又驚又怵,對自己竟然惹上這樣古怪的女子,當下是悔恨莫及,誰也想不到,她膽子奇大,竟然直接找上南柏彥告狀。

    三天前,南柏彥特地回南家大宅一趟,見了現下當家的南勛霖,也就是南柏彥三叔的兒子,在南家這一輩排行第二。

    兩名南家最出色的男子,在書房相談了兩個時辰,翌日一早,南記藥行難得閉門未開,藥行所有的掌柜與伙計,全被當家二召見。

    初時,李福自然不肯招認,到后來還是南柏彥親自出面審問,李福才嚇得屁滾尿流,不出半個時辰就全招了。

    是以,今日才會有這么一遭,由御史府的侍衛壓著李福等人上苗家賠罪。

    但苗秀雨可不打算領情,雖說南柏彥處理此事的效率極快,可區區下跪道歉又有什么用?這也不能賠償苗家連日來藥膳攤子沒收入的損失,更無法挽回苗家被抹黑的名聲。

    因此,她才會讓侍衛回去轉達這些話。

    苗秀雨冷冷瞟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那幫人,返身回屋前,單手扶在門框上,嘴角微微上揚道:“李掌柜,恐怕你對我們苗家做的,可不是一個下跪就能了事。”

    李福聞言,差點暈死過去,由于這件事,他已經被老當家,也就是南柏彥之父,訓斥得老臉無光,老當家更揚言若是不能好好安撫妥當,他就得掃地出門。

    原以為來這里下個跪,苗秀雨就會息事寧人,想不到她竟是個難纏的,就連要南當家親自來賠罪的狂話都說得出口,這下他肯定準備卷鋪蓋走人!

    當晚,侍衛向仍留宿在南家的南柏彥復命,并且如實轉達苗秀雨的話。

    南柏彥正在與南勛霖聊著南家近況,他單手執著白玉茶盞,雙眸低斂,聽著侍衛描述當時的情景,以及苗秀雨狂妄的態度。

    聽罷,一抹微笑躍上嘴角,他緩緩啜了口茶,然后看向一旁的堂弟。

    那名身穿深藍色如意織紋圈花長衫,神韻與南柏彥有六分相似,只是俊美偏陽剛的男子,一直觀察著南柏彥的神情。

    兩人雖是堂兄弟,但過去南勛霖總是視這個堂兄為亦友亦敵,直到南柏彥棄商從仕,由他登上當家之位后,近年來兩人的關系才拉近了一些。

    其實這樣的情形,在富貴之家并不少見,正所謂一山容不下二虎,多少曲曲折折的大宅門里,親人間為了利益爭斗,非到你死我活才肯方休。

    屬于京城中數一數二的百年世家,南氏一直遵循著祖訓,家業嫡傳,多年來家族中雖然偶有雜音,可到底是一路平順的走過來。

    只是誰也沒想到,“家業嫡傳”這一條祖訓,到了他們這一代,就這么被硬生生打破了。

    前兩天,政務繁忙的南柏彥,難得回南家一趟,不想,卻也是為了查案子而來。

    原本他只曉得,藥行的二掌柜為了謀得一份藥膳方子,竟然在外抬出南記的名號胡作非為,具體情形是如何也不大清楚,今日一聽才曉得,會鬧出這些事,竟然是因為一名小泵娘。

    南勛霖剛才可沒錯過,當南柏彥聽見下屬回報時,那雙堪比刀鋒銳亮的黑眸,閃動著何等饒富興味的光芒。

    “堂兄見過那位苗姑娘?”南勛霖好奇地問。

    “她三日前來找過我。”

    “堂兄見了她?”南勛霖不詫異也不行,貴為皇帝跟前的紅人,南柏彥白天上朝,下了朝就上御史臺審案,夜里回到府里還得辦自己手上的案子,他哪來的閑工夫接見無關緊要的市井小民。

    南柏彥嘴角微挑,那表情似是想起什么。“見過兩次面。”

    “兩次?”南勛霖聞言更好奇了。

    “這不重要。”南柏彥可不打算向堂弟透露太多,他行事素來低調,也不喜多談自己的私事。

    “若是不重要,事務繁忙的堂兄,又怎會抽空回來一遭?”

    “事關南家百年聲譽,身為家主,我怎能擱下不理?”

    南柏彥眸光略掀,從堂弟臉上那抹笑,嗅出了他想窺探內情的心思。

    這個堂弟說起來也不是不好,就是年少輕狂,雖然在父親與叔伯的調教下,頗有經商手腕,可到底是年輕,有時太沉不住氣。

    他當然明白,南勛霖是因為他的態度反常,進而才對苗秀雨起了好奇之心,但這可不是他所樂見的。

    腦中浮現那日苗秀雨佇立于窗邊,嘴角微翹的那抹笑,南柏彥心思微分,斂眸尋思片刻,然后在南勛霖詫異的目光下起了身。

    “堂兄這是打算回御史府了?那苗姑娘的事?”南勛霖不禁問道。

    “你管好你的人,其他由我來處理。”身穿一襲蓮紋玄黑常服的南柏彥,淡淡回眸,語畢,頎長的身影出了議事房。

    看著門外逐漸消失于夜色中的人影,南勛霖隨起眼,喃喃低語:“這個姓苗的小泵娘,究竟有多大的能耐,居然能讓堂兄這么上心?”

    從剛才堂兄刻意將話題扯遠來看,想來是不希望他太留心那位姑娘……

    南勛霖緩緩揚笑。

    看來也該是時候,由他這個當家出面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官夫人升職記最新章節 | 官夫人升職記全文閱讀 | 官夫人升職記TXT下載
山东群英会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