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一抱換金主 > 第三章

一抱換金主 第三章 作者 : 蕾絲糖

    許承瀚的表情沒有任何波動,他看著陳鈺琦微紅的眼眶,好似委屈的不是民眾而是自己,這種替別人而痛,有著悲憫心的人令他費解,也令他反感。

    他冷傲地回答,“沒有利益的事情,元利集團沒有做的必要,從今天起,我們集團不會再給你們仁愛協會半點捐款。”

    “你……”她還有話說,突然注意到許承瀚后方,小智和小威正生氣地沖來。他清楚這兩個小朋友的個性,肯定是認為他是壞人,想教訓他。“小心!”

    陳鈺琦伸手推了他一把,本來只是不想讓他被小朋友沖撞到,沒有想到卻不小心將他推向放著西紅柿的物資箱,許承瀚猝不及防,重心不穩跌進了裝滿西紅柿的紙箱,紙箱當場解體,而飽滿的西紅柿在他的屁|股下被壓成汁,他身上滿是西紅柿汁還有西紅柿肉,身上的西裝和褲子全毀,臉頓時黑了。

    洪仁峰因為事情發生得太突然根本來不及搭救,也傻眼在當場。

    “啊!抱歉,抱歉……”做錯事的陳鈺琦漲紅臉,手忙腳亂地伸手拉起他。沒報到仇的小智和小威互看一眼,賊笑一下,既然社工姐姐出手了,那一定要幫她一把的!

    誤解了陳鈺琦的行為,這兩個小子在她拉起許承瀚時,忽然從她背后推了一把。

    “啊!”她尖叫,把許承瀚撲倒在地,兩人的頭還撞在一起,不約而同地哀號一聲,重點是他們的姿勢是男下女上,曖昧得很。

    “從我身上離開!”許承瀚扶著被撞疼的頭,那表情兇狠得像想吃人,雙眼也噴出火。

    “抱歉,抱歉……”她尷尬的想當場找個洞鉆,起身時直覺伸手要扶東西,結果不小心抓到裝著大陸妹的箱子,雖然她即時伸出另一只手撐住沒讓箱子倒下,但也掉下了幾顆大陸妹砸到許承瀚的頭上,有幾片葉子還因此插在他頭發上。

    她發誓,他看見他氣到頭頂冒煙了……

    不知道從誰開始,先是零零落落的笑聲,接著是一堆人跟著笑出聲。

    畢竟前一分囂張跋扈的男人在下一分鐘連續出糗三次,任誰看到都會忍不住笑的。

    “噗。”洪仁峰雖然拼命忍,但最后還是忍不住笑了。原諒他,從小到大他沒看過這樣子的許承瀚,真的很新鮮啊。

    “我很抱歉……我真的不是有意的。”陳鈺琦又再次對坐在地上的他伸出友誼之手。

    “把你的手拿開。”他狠瞪著她的手,好像那是巫婆的手。

    她尷尬地收回手,“剛才是意外,不會有第二次啦。”

    許承瀚拍開自己身上的果肉和頭上的大陸妹葉子,站起來后居高臨下地瞪著她,皮笑肉不笑地問:“我可以殺了你嗎?”這輩子還沒有人敢讓他出這么大的糗,她是第一個。

    她頭皮發麻,趕緊退后幾步,“總裁,冷靜、冷靜啊……”

    “冷靜?立場反過來你能冷靜嗎?”他的眼神掃視過在場所有在笑的人,“笑什么!”

    “好了,大家別笑了!”洪仁峰努力把笑聲止住,端起臉,喝止大家繼續笑。

    笑聲總算停了,許承瀚回過頭,咬牙切齒地說:“我保證你從今以后絕對無法從我們集團拿到半點捐款!”

    聽到這句威脅,陳鈺琦呆了一下,“你不是本來就要停止捐錢了嗎?”

    他瞪得更兇了,恨不得當場咬死她,“那好,我收回那句話,轉告你們主任,

    要我恢復捐款也是有可能的。”

    “真的?”她睛睛一亮,沒想到他氣歸氣,理智有恢復了一咪咪。

    “對。”他靠近她,一字一句吐在她臉上,“但、要、你、親、自、來、提、案!”

    陳鈺琦瞪大眼,有倒大霉的預感。哇喔,從他的語氣里,她相信他絕對是要她去元利讓他狠狠羞辱一番。

    傻子才去咧,她陳鈺琦不干這種事的,不干!

    “我等你!”他冷笑一聲,然后甩頭就走,洪仁峰趕緊追上去。

    目送許承瀚的背影消失,陳鈺琦回頭的第一件事就是追殺小表頭,“小智!小威!”

    “哇,快跑啊!”小智抓著自己的弟弟快跑。

    小威邊跑邊為自己伸冤,“社工姐姐,我們只是幫一把而已,其他壞事都是你做的,不甘我們的事!”

    “你還說,你還說!”眼見追不到,陳鈺琦脫下自己的鞋子扔,形象盡失。兩兄弟的母親嘆了口氣,“小智,小威,給社工姐姐道歉!”

    “不要!”

    “追得到我才道歉!”

    林淑芬搖頭失笑,對還在排隊的民眾說:“來,我代替陳社工繼續發送物資,過來領吧!”

    物資發放完后,林淑芬回到辦公室,看見陳鈺琦不知何時已經回來了,一臉失魂落魄地趴在桌上。

    “有追到小表頭嗎?”

    “沒有,不過他們的媽媽拼命跟我道歉,我想想就算了,不跟他們計較。”她嘆氣。

    “不過說真的,你讓他出糗真的大快人心啊,哈哈!”

    “別說了,我真的丟臉死了。”

    “可惜,主任還是沒有來得及回來。”林淑芬沉思了一下說,“鈺琦,我在想,那位新總裁可能打從一開始就決定要停止捐款了。”

    “你是說……他特地跑來這里找停止捐款的理由?”

    “有可能。”

    “天啊,氣死人了!”

    “但還能怎樣,捐不捐款是他們的自由,待會我們得上網多找點政府的方案,申請補助,否則我想我們接下來的活動可能辦不成,誰叫我們協會大部分活動支出都是仰賴元利的捐款。”

    “意思是之前我們過得太好了?”

    “是啊,前總裁真的很慷慨,不然其他小型機構是無法像我們一樣混得這么好,僅仰賴政府補助方案是很辛苦的,還得先支出負債,每一筆款項又不一定會通過,現在的我們不過是被打回原形罷了。”

    陳鈺琦垂陣,“再辛苦都沒關系,如果想賺錢,我不會當社工。”

    “我知道。”林淑芬露出微笑,“謝謝你跟隨我的腳步,還跟著我到這個機構這么多年。”

    陳鈺琦眼眶微熱,“我才要謝謝你當年救了我。”

    “傻孩子,那是我應該做的。”遙想當年她還是個剛出社會沒多久的社工,轉眼間已經過了這么多年。

    “待會我會整理好最近可以標的政府方案。”

    “好,你弄好后再跟我報告吧。”

    晚上十一點半。

    公司早就沒人了,許承瀚和洪仁峰才剛下班,許承瀚吩咐洪仁峰先下去地下室熱車,自己則默默來到三十八樓,出電梯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開走廊的大燈,然后走到早上喝咖啡的地方,再一次看向落地窗。

    在這里,可以用最佳的角度眺望他當初被綁架的那座山,還有救他的小女孩所住的城鎮。

    叔父的事父親沒有插手,一切都讓他自己處理。一直以來他就是這樣訓練他,對待敵人不能留情,即便對象是自己的弟弟,他也不在乎,他的冷血,從未變過。

    事情告一段落后,他是有想起她的,望著手里的浣熊英雄徽章,想起她溫暖的擁抱,他想要當能夠救她的達西,如同她救他那樣,所以,他又回到那個有著不好回憶的地方。

    但是,他來得太晚了。

    警察說,他們原本不知道小琦被家暴,小琦一家本來就是被列入觀察的問題家庭,父親長期失業,酗酒成性,常常鬧事,也會打老婆,所以經常被警察關切;而小琦的母親早上撿回收下午去做清潔工,有時候沒空帶小孩就會把小琦扔在警局,也令員警很頭疼。

    后來學校老師發現了小琦身上有傷痕,通報了社會局,社工將小琦帶走另做安置,夫妻倆也因為小孩被帶走而鬧翻,正式離婚,兩人都搬離了這里。

    警察感謝他回來告知他們小琦身上有家暴痕跡這件事情,雖然晚了,但誠意十足,也曾想告訴他小琦的安置單位以及小琦的全名,讓他們見上一面,但是保護性個案不能隨便泄漏資料,他因此沒了她的線索,也失聯了。

    他們的緣分只到這里而已。

    她離開了那個家庭,得到了安全,他放心了。

    可是,他還是會忍不住在空閑時,遠望著她曾待過的地方,希望她過得好。

    一個身心都有傷痕的小女孩,了解他的害怕,伸手救他,多了不起。

    “小琦,如果可以,我還是很想再見你一次,親口對你說聲謝謝……”他從自己的西裝內側的口袋里拿出浣熊英雄徽章,懷念地看著它,這些年他一直將徽章帶在身邊,像是護身符一樣。

    他知道不宜逗留太久,否則洪仁峰肯定又會窮緊張,他將徽章收起來,回到電梯,按下B1的按鈕。

    小琦,是只屬于他的秘密,他不會和任何人分享的。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一抱換金主最新章節 | 一抱換金主全文閱讀 | 一抱換金主TXT下載
山东群英会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