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元帥的逃妻 > 第六章

元帥的逃妻 第六章 作者 : 艾希

    【第五章】

    那年他十歲,而當今皇上墨詩才九歲,還是太子,進入太學需要伴讀,皇上便下令選他做侍讀,同時還有年僅九歲便人盡皆知的京城第一才女、禮部侍郎劉大人之女,劉素欣。

    丹鳳眼兒中總是閃著狡黠的光芒,劉素欣那與年歲不符的早熟與智慧,令兩個男孩子驚嘆。

    而私下,尹兆麟與劉素欣相處時間較長,兩人可謂青梅竹馬。沒有身分等級的差別,兩人可以無所禁忌的談論任何事物。隨著年歲增長,他們一起探討國事,探討東榮軍事,探討天下大計。

    “我想成為東榮史上最有名的女人。”劉素欣與牟晴川一樣有抱負,甚至比牟晴川多了幾分銳利之氣,多了想要天下臣服的霸氣。

    然而這種霸氣在當時并未使尹兆麟厭惡她,反而十分欣賞她的直率。隨著時間的流逝,那樣的欣賞里又多了幾分兒女之情。

    很難有男人不對劉素欣感到心動,她不僅美貌而且極有才華,擔得起第一才女之稱,又溫柔知禮,待人處事更是圓滑靈巧,是古今不可多得的奇女子。

    尹兆麟也一直以為劉素欣在等他開口,等他建功立業之后,去向她家里提親。那時的他覺得,劉素欣是最適合他的女子,而劉素欣過了及笄之年仍舊拒絕了所有上門求親的青年才俊,更讓尹兆麟相信她對他并非無情。

    然而在他十九歲、墨詩繼位一年之后,劉素欣就進入后宮,成為鳳儀天下的后宮之主,東榮國母。

    他心灰意冷,將自己關在家中,更加努力的研究兵法,很少見到她,那份感情也漸漸放下。

    但還是有關于她的不少消息傳到他耳中。例如她入宮年余便生下的皇子被封為太子;例如她始終恩享帝寵,六宮粉黛皇上只疼愛她一人;例如她統領后宮,將宮闈之事打理得井井有條,輔佐皇上處理國事……

    若墨詩能真正對她好,能給她幸福,那他愿意退出,畢竟她說過,她要成為東榮史上最有名的女人,而皇后這個位子,更是不少女人的夢想。

    墨詩也確實寵愛她,力排眾議要她一個女子參與政事協商。況且近年來,皇上的身子越來越不好,本就體弱的他得病包加頻繁,而太子實在年幼,為了防止宗室奪權,多種事便落到她頭上。

    她一介女流,卻承受了多于一般男人的責任與壓力,讓他也不得不佩服。

    當年讓他參軍便有她的主見在其中,似乎兩年前退兵,也大概是她的意思,更讓他有些不解。

    事到如今,已經過了六個年頭,他想,他應該可以完全放下她,放下那段感情了。但在偶然間聽到她的名字,知道要見到她這個人,心湖總也忍不住蕩起一絲漣漪……

    胸口一沉,在夢境中回憶過去的尹兆麟緩緩睜開眼。

    枕著他胸膛的那顆小腦袋上兩只清亮的眸子目不轉睛地看著他,里面的純凈坦然讓他有幾分愧疚。一雙纖手從被子中伸出,替他撫平眉間的皺痕。

    “你的夢里,沒有我……”趙靈兒淡淡說出一個事實,不悲不憂,彷佛那絲毫不關她的事,卻淡然得讓尹兆麟心悸,讓他忍不住去思索,這么一句簡單的話語后面,是否還有什么潛在的話語。

    趙靈兒只是單純,并不笨,更何況在他的引導下識得情滋味,對他的觀察又如此細致入微。

    “我……”

    “你似乎很不高興,對皇后……很介意。”

    三天前,皇后親自攜帶圣旨來到潼州,宣布東榮整頓兵力,休養生息,還說以后的作戰她也要參與其中。

    尹兆麟實在氣不過,本想向她敘述詳情,分析利弊,卻被皇后的人以舟車勞頓、需要休息為由攔在門外。

    他氣沖沖的回來,三日里不曾出院,今天中午更是用過膳便將她拉到榻上午憩,一直睡到日頭偏西。

    他緊緊地抱著她,將臉埋進她秀發中。

    “以前與她,有過交情。”他緩緩說道。在那樣一雙純凈眼兒的注視下,他無法說出謊言,于是就將兩人的過去簡要說來。

    “所以……你心里還有她,對嗎?”趙靈兒趴在他胸膛上,耳朵貼近他的心口,聽著他沉穩的心跳。

    尹兆麟哪會聽不出她語氣中的委屈?他以手指抬起那張小臉兒,眼中分明已有銀光閃爍。

    “或許有,也或許沒有,畢竟是有過一段感情。但她在我心中,遠遠沒有你來得重要,更不如你占的分量多……”眼前這個,是他允諾要共度一生的人,是真正屬于他的人,他怎么敢辜負于她?

    趙靈兒卻默默推開他,從他身上爬起,緩緩穿好衣物。

    “怎么了?吃醋嗎?”他跟著起身,恍惚間似乎看到那張小臉上有一種他從未見過的冰冷神情。

    趙靈兒賭氣似的下床,“才沒有!”說到底,當初他也不過是基于責任才娶了她,就算床笫間如何親密,她也很難相信他會愛上這樣一個自己。

    尹兆麟笑嘆,女人的心眼兒就是這么小,哪怕是單純如小靈兒,竟然也會吃醋,還為了這種陳芝麻爛谷子的小事吃醋。

    他打算再說幾句好話好好哄哄她,門口卻傳來一道尖細的聲音:“尹元帥,皇后娘娘花廳有請。”

    那是皇后身邊的王公公。

    “本帥還有要事未及處理。”一提到劉素欣,尹兆麟的口氣明顯不好。

    “娘娘要說的也是要事,是有關近日都護府遭到刺客侵入的事。”

    尹兆麟瞇眸,聽出了言外之意。這段時日,的確有不少刺客入侵,還差點傷了小靈兒,確實是一件重要的事。

    就不知為何皇后方到此地不久,就已經知曉且如此透徹?

    思考良久,尹兆麟才道:“知道了,本帥過會兒就過去。”

    “是的,元帥。另外,娘娘還請屋里那位姑娘一同過去,說是要見見元帥的夫人。”

    尹兆麟一愣,看向聽完此話也是緊張不已的趙靈兒。

    這是趙靈兒第一次出現在眾人的視野中。

    眾人從凝神屏氣到明顯失望的嘆氣聲,以及隨后而來的竊竊私語同樣傳入尹兆麟耳中,讓他心頭窩著火。他體貼地緊緊拉著趙靈兒的手,明白從小獨自生活,從未見過如此多的人,她肯定吃不消這些不善的,打量的,甚至是輕視的目光。

    花廳外,幾個大內侍衛站在門旁,齊刷刷地向他行禮。“參見元帥!皇后娘娘已經在內等候多時。”

    尹兆麟擺擺手,便拉著趙靈兒走了進去。

    皇后劉素欣端莊地坐著,面朝花廳門口,優雅地喝著茶,一派的雍容富貴。立在一旁的是牟晴川,手里端著的茶在兩人進屋時放在下座桌幾上。

    趁著間隙,她偷偷打量著那個縮在尹兆麟身邊,一看就是沒見過大場面的小村姑,柳眉皺起,心下更是鄙夷。

    這般平凡的女子,本該是連尹兆麟的靴子都摸不到,卻為何迷惑了他,讓他為她神魂顛倒,還與她成了親?

    “參見娘娘。”尹兆麟看了看劉素欣,便拉著趙靈兒跪下。

    乍一見到劉素欣,尹兆麟的心被狠狠地震了一下。

    她……比以前瘦了許多。是不是鎮日忙于國事而無暇顧及自己身體?還是皇上病情惡化讓她寢食難安?

    心里的問題一個接著一個冒出,他開口想問她,卻有一道君臣間的鴻溝擺在面前,讓他只能對她行禮作罷。

    真的再也回不到那時的年少懵懂了吧……

    “免禮。”一雙如玉一般的手將名貴的茶杯放到桌上,劉素欣慵懶地抬頭,看了眼他身后的小女子,最終將視線放在尹兆麟身上。

    “謝皇后娘娘。”尹兆麟坐下,讓趙靈兒站到自己身后。

    “聽說元帥成親了?”

    “是。”尹兆麟目視前方,淡然道。

    “那既然是元帥夫人,就請姑娘也坐下吧。”

    趙靈兒低頭,坐到尹兆麟身邊。

    “本宮倒是沒有料到。”劉素欣似有似無地試探道,“元帥的眼光倒是如此獨特。也不知這位姑娘是哪家高門大戶的閨女?今年貴庚?父母高壽?”

    聽得出她話里的嘲諷,尹兆麟悄悄握起拳頭。“娘娘,這些都是微臣及內人私事。娘娘今日要臣來,不是要討論這等家長里短的小事吧?”

    “將軍何須如此激動?本宮只是想要好好了解一下這位姑娘。本宮十分好奇,到底是怎樣一個女子,可以迷倒我東榮第一元帥?”

    “娘娘!”尹兆麟眉頭緊皺,終于把目光放到劉素欣身上,嚴肅的口氣讓她知道自己現在生氣了。

    靈兒或許不美,但她擁有世上最珍貴的東西……那樣純潔的心靈,這就是他喜愛她的理由。在他心中,再美再媚的女子都比不上她。

    奈何一向聰慧的劉素欣卻好似沒有看到他的臉色,仍是不緊不慢地說道:“本宮問的只是些小事,將軍何須動怒?為何不讓這位姑娘自個兒回答?還是姑娘身有殘疾,因而只能讓元帥代答?”

    趙靈兒聽到這,趕忙慌張地站起來。“回、回娘娘的話,我、我沒有殘疾……”

    還沒等她結結巴巴的說完,兩邊就有不少奴仆嗤笑出來。

    趙靈兒難堪地低頭,小臉窘得發紅,眼睛除了自己的腳尖哪兒也不敢看,一雙細手緊緊捏住自己的衣衫,關節處幾乎泛白。

    尹兆麟再也忍不下去,倏地站起,就要拉著趙靈兒離開。

    “哎,尹元帥,哪去?本宮可還未允許你們離開呀……”

    “皇后娘娘,莫要欺人太甚!”憤怒地盯著她,尹兆麟咬牙切齒。

    “呵呵,是本宮的不是,看把這位姑娘嚇的,還請元帥與姑娘回來坐吧。”

    劉素欣以袖掩唇,嬌俏地笑道:“姑娘既然已經是元帥的人,自然便也是我東榮子民,無論姑娘以前是什么身分……”

    她一句話讓趙靈兒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很明顯皇后已經知曉她是北辰人的事實,她的情況她都知曉,方才卻故作不知地問出來,像是故意讓她難堪。

    她話里有話。尹兆麟神色復雜地看著她,發現她眼中的精明一如往常。

    聰慧機敏,一直是劉素欣的優點,也是他欣賞她的地方,但如今,也不知怎的,莫名讓他有些討厭。

    在尹兆麟的安撫下,趙靈兒才戰戰兢兢地坐下,一雙大眼兒只管盯著地上花紋獨特的地毯,再也不敢抬頭看任何人,著實讓他心疼不已。

    一旁牟晴川冷眼看著皇后與尹兆麟之間的洶涌暗潮,心頭雪亮,明白不用自己出手,就會有人除掉那邊那個障礙。

    只是沒想到,就連皇后也對尹兆麟……

    “咱們言歸正傳。”劉素欣總算收斂起笑容,拉回話題。“今兒請元帥來,是討論我東榮的目前形勢,以及行刺都護府的刺客們的來歷。”

    “娘娘請講。”既然話題都轉了,尹兆麟也不好一直板著臉,姑且不再問她是如何知道刺客事件的。

    “元帥可知,那些訓練有素的殺手,全都來自同一個地方?”

    “北辰?”他的出現給北辰帶來重大打擊,想當然耳,北辰為了除掉他這根肉中刺,自然是會動用些陰險手段。

    只是他也沒想到,竟然有那么多的殺手分批潛入,再多來幾次,怕是侍衛就都受不了了。

    “不準確。”劉素欣看了一眼坐立不安的趙靈兒,才道:“是北辰的『百芳閣』。”

    “『百芳閣』?”他從未聽說過。

    “那是北辰皇帝豢養殺手的大本營。里面的殺手是死士,個個武藝高強,身手不凡,殺人于眨眼,冷血無情。

    “北辰每年都要培養大批殺手,且讓他們完成暗殺的任務。由歷代皇帝信任的官員擔任『百芳閣』的閣主,現任閣主革奕,更是一等一的高手,他曾是北辰的刑部官員,下手毫不留情。『百芳閣』的殺手們不僅整治北辰國內的叛黨逆臣,更會謀害像元帥這樣來自異國的威脅。”

    尹兆麟沉默不語。照以往的經驗來說,那些殺手極為難纏。不僅攻擊力驚人,被捕后無論如何受刑都不肯說一句話,甚至寧愿咬破毒囊或是舌頭自盡。

    他本就想到這些殺手是來自某一組織,現如今知道了來自那樣冷酷的地方,心下更是擔憂不已。

    死士,未達目的不善罷罷休,只怕會連累到無辜的人,連累到靈兒……

    “那,依娘娘所見?”劉素欣比他知道的多,這次叫他來顯然已是胸有成竹。

    “本宮確實有條計謀,想與元帥商議,只是……”劉素欣故意拖長尾音,緩緩起身,姿態裊娜地踱步到尹兆麟面前,俯下身,使兩人的距離減到最小,似情人般低語:“現下不方便說明,還希望元帥今晚賞臉,二更至西山短田坡一敘……”淡淡的香氣從她身上傳來,誘人的紅唇在眼前開合,似是故意撩撥。

    從西院回來,趙靈兒一路任由尹兆麟牽著,不發一語。就連吃飯的時候也是,小手微微顫抖著,泄漏些許心事。

    “不要害怕。皇后既然那樣說了,就再不會為難你。”用完晚膳,尹兆麟坐在床上,安撫地將她摟入懷中,親昵地蹭著她發冷的小臉兒。“喲喲喲,那個一向活潑的小靈兒去哪兒了?”

    他最不樂見的,就是她的不快樂,明明能給她幸福的他就在她身邊。

    趙靈兒的小鼻子一抽一抽的,似是在隱忍哭泣。

    “她、她……”她深吸一口氣,才能用比較正常的語調說道:“她好漂亮……好聰明,我、我比不過她……還給你丟人了……”

    聽她在妄自菲薄,尹兆麟臉上一冷:“誰說你比不過?在我心里,你比她要好,還好很多!”

    與劉素欣的心機比起來,他還是喜歡趙靈兒的天真。劉素欣太過強勢,而靈兒對他的依賴,完全滿足了他大男人的自尊心。夫妻間在一起,不需要勾心斗角,只需要簡簡單單地生活就好。

    但趙靈兒哪知他心中所想,只覺得自己實在是比不過劉素欣,不明白自己吸引他的地方在哪里。

    因為這件事,她更加沒有自信了。“可是、可是……”

    “沒有可是!”尹兆麟霸道地將她的腦袋按入懷中,不愿再看到她沒自信的樣子。“你難道還不相信你家相公?”

    “我信你呀……但是今晚……”那個皇后就當著那么多人的面做得那么親密,難道不是對她無言的挑釁嗎?

    “早些休息,今晚我哪兒也不去!”任誰都看得出來,皇后傍晚向他邀約這舉動實在有失妥當。

    半夜三更,一國之母與臣子在郊外獨處,于理不合,于情難容。

    “真……真的嗎?”她的語氣里有著被壓抑后的小小雀躍。

    唉,這個傻姑娘,讓他怎能不寵,怎能不疼?

    尹兆麟一個用力將人帶到床上,壓在身下,呼吸著她淡淡的體香,以此平息心中的煩躁。

    “小傻瓜,當然是真的。相公什么時候說話不算話了?”

    “嗯,嗯。”趙靈兒連忙點頭,乖乖道:“相公從來沒有騙過我……”

    “對嘛。現在,相公來告訴你,如何早早懷上孩子……”

    “要怎么做?”她好喜歡小孩子,也極其希望能有他的孩子。

    尹兆麟不懷好意地笑笑,“當然是……努力再努力了!”

    “哦!”一聲驚呼過后,便是男女間的纏綿不休,隨后嬌吟與粗喘不曾停歇。

    一切應該以眼前為重,過去的就隨它過去吧。

    尹兆麟本以為皇后等不到他的人,便會乖乖回來,進而明白他對靈兒的心意。

    怎知三更時分,李爵匆匆跑來,說是皇后在短田坡遇襲。

    “什么?!”他震驚地站起,“你說皇后一直等在那里,還遇到了刺客?!”

    難不成她如此有自信他會過去?

    他心中有了一絲愧疚。

    “是的,爺,皇后娘娘身邊一位侍衛負傷跑回,請求援兵。”李爵急急道,“爺還是快去吧!小的去給您牽馬……”

    “你帶一隊衛兵,一同騎馬前去,動作要快!”

    待李爵領命離去,尹兆麟看了看床上睡著的小女人,隨即快步走出房門,因而未看到床上趙靈兒轉過身來,臉色冷若冰霜。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元帥的逃妻最新章節 | 元帥的逃妻全文閱讀 | 元帥的逃妻TXT下載
山东群英会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