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從婚條件 > 第十章

從婚條件 第十章 作者 : 喬湛

    【第九章】

    一整天,丁寧的工作狀態都不是很好,滿心想的都是游書陽臨走前說的那一句話,幸好今天輪到她在坐診門診那邊,不然以她這樣的狀態,根本沒辦法好好給病人動手術。

    一到下班時間,她便再也無法等待,提著包包就直奔醫院的地下停車場。

    這么大的停車場,想要找一輛車太難了,她只好主動打電話給游書陽,電話剛響起,身后不遠處就傳來了一陣聲響,她轉過頭去,很快的認出他的座駕,猶豫了數秒,她抬腳往他的方向走去。

    “你要跟我說什么?”剛一坐定,她就迫不及待的開口。

    “怎么,急著跟你的新男友約會?”他一開口就是滿滿的諷剌。

    沒有理會他的陰陽怪氣,她看著車子的前面,再次問道:“你到底要跟我說什么?”

    “當我的床伴。”他再次開口,猶如平靜的湖面丟下一顆石子般,激起了一道波瀾。

    “你說什么?”太過突兀的話語,令丁寧懷疑是否自己聽錯了。

    “經過了昨晚,我發覺自己依然很迷戀你的身體,而你的身體也是這么告訴我的。”他平靜地望著她,絲毫不覺得自己剛才說的話有什么問題,語氣平穩得沒有起伏,“所以我們只當床伴,與愛無關。”

    從震驚中回神,她語帶責備地問他,“游書陽,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我很清楚。”他語氣平靜的不像是在說自己的事情,“我們可以不干涉彼此的私生活,但只要我有需要,你就必須來陪我。”

    “游書陽,你憑什么認減會答應你這么荒謬的要求。”她噔他。

    他無視,瀟灑的聳了聳肩,道:“除非你真的不在意昨晚的事情被人知道?”

    她是個倔強又高傲的女人,要是被人知道她分了手還和前男友上床,她一定承受不住?而游書陽似乎就是篤定了這一點,才敢提出這么不公平的合約。

    “還有,我為你付出了這么多年的體力服務,你總該回應一點什么給我吧。”他的唇角扯出一抹冷酷的弧度。

    丁寧心一擰,置于膝蓋上的小手也不自覺攥得更緊了,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后,突然問:“你不怕崔洛洛知道嗎?”

    “我當了那么多年的好男人,也該膩了。”

    不是聽不出他的嘲諷,但丁寧卻選擇沉默,過了好一會兒,她才又重新開口,問道:“你……喜歡崔洛洛嗎?”

    “你介意?”他平淡的語氣中藏了一絲不易察獅試探。

    “我不介意。”像是在掩飾什么一樣,她否認得極快。

    丁寧沒想到,她和游書陽不當男女朋友,卻當起了床伴,或者更正確一點來說,他們現在真的只是床伴關系,她不用負責他的感情。

    說起來,她又為何要如此作賤自己呢,真的是因為害怕他將兩人那晚的事情捅起來嗎?相處多年,她很清楚他的性格,他并不是會做那種事情的人,那她為什么明知道卻還要答應他呢?

    她不想承認,卻不得不承認,是她的私心在作崇,她還愛著他,哪怕只是不明不白的關系,她也不想錯失和他在一起的機會。

    ……

    一個多小時后,游書陽的車子穩穩滑入泰安醫院的地下停車場,剛停好車,丁寧就率先開口道:“我先上去了?”

    這一次,游書陽沒有像平時一樣答應,而是迅速停好車,然后走到她身邊,拉起她的手,道:

    “一起上去?”

    “游書陽……”她掙了掙自己被他握在掌心的小手,神情怪異。

    “怎么了,我不能牽你的手嗎?”她扭捏的樣子令他不爽。

    “我們已經分手了,這樣會很奇怪。”以前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候,她最喜歡和他手牽著手了,只是兩人現在的關系已大不如從前,很多東西早已不同。

    聽了她的話,游書陽內心頓時一沉,松開了她的手。

    雖然他什么也沒說,但她知道他生氣了,只是他在氣什么呢?因為她不肯給他牽手?可是兩人現在已經不是以前的情侶關系了,那種只有情侶間才會有的親昵行為并不適合他們,更何況……這里還有一個崔洛洛。

    想到這,丁寧的內心就浮現上一絲又酸又澀的感覺,但為了不議他發現,她故作鎮定,看著前面的電梯。

    不一會兒,電梯到了,他們走進去,到達一樓的時候,陸陸續續有醫院的同事進來,看見他們,先是打了招呼,接著又像是想到了什么,臉上不約而同的露出疑惑的表情,紛紛好奇這對緋聞男女怎么會同時出現在電梯里。

    難道他們復合了?剎那間,游書陽和丁寧已經復合的消息在醫院的各個科室散播開來。

    方卉聽到了,忙趁著中午吃飯的時候向好友求證,“寧寧,這是真的嗎?”

    “什么是真的?”沒頭沒腦的一句話讓丁寧丈二摸不著頭腦。

    “就你和游醫生的事情啊,你們是不是復合了?”方卉一臉著急。

    丁寧聞言,握著筷子的手一頓,抬頭看向好友,問:“你從哪里聽來的?”

    “拜托,現在整個醫院都傳瘋了好不好,就你這個當事人還被蒙在鼓里。”

    這也怪不得她,誰讓她這個外科醫生太忙了,一上辨就被安排了好幾臺手術,讓她想聽到八卦的機會都沒有。

    沒得到好友的回答,方卉忍不住又問:“寧寧,到底是不是真的?”

    “不是。”說完,丁寧垂下限瞼,掩去眼底的憂傷。“但有人說今天看到你和游醫生一起坐電梯從停車場上來。”

    “我們只是在路上遇見了,游醫生好心送我過來而已。”說著,丁寧不由的在心里罵了游書陽一句,因他一時的任性,害她要找借口。

    “真的只是這樣嗎?”方卉有些懷疑。

    “當然。”丁寧笑得有些勉強,可是她自己沒有察覺,“如果我們會復合的話,也不會等到現在了。”她現在和他只是床伴關系而已。

    “那還好。”

    “還好什么?”方卉的反應令丁寧有些奇怪,難道方卉不希望她和游書陽復合?

    方卉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丁寧,這才翕翕雙唇,小聲說道:“前兩天我去行政大樓那邊送資料,不小心從院長辦公室那邊聽到了某些消息……”

    “什么消息?”丁寧不是愛八卦的人,只是方卉此時的表情告訴她,這個消息或許與她有關。

    “就是……”方卉咬了咬唇,臉上露出一抹難色,“游醫生好像馬上就要和崔洛洛訂婚了?”

    突如其來的消息,讓丁寧如遭雷擊,整個人瞬聞動彈不得。

    “寧寧,其實我一直很希望你和游醫生可以復合的,可是現在……”說到這里,方卉發現丁寧一臉木然,知道她內心一定很不好受,于是主動伸出手,握住好友的手,柔聲安撫道:“寧寧,雖然不知道這件事是不是真的,但不管怎么樣,我都會在你身邊的。”

    手心傳來的溫噯感覺讓丁寧回過神來,不想方卉為自己擔心,她緩緩的朝她咧開一抹笑,卻不知笑得比哭還要難看。

    這一天到底是怎么熬過去的,丁寧不知道,她只知道,她的心好痛,像是被人用刀子在心窩處狠狠的刨下一個口子般,痛得她快要呼吸不過來。

    下班的時候,游書陽給她來過電話,可她沒接,而且還關了機,這個時候,她最不想見到的人就是他。甚至可以說還有點恨他,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一邊跟別的女人訂婚,一邊又可以跟她在一起。

    這一刻,丁寧終于坦誠面對自己的內心,她之所以會同意他那個荒謬的要求,答應當他的床伴,無非只是想跟他在一起而已,哪怕是這種令人不堪的名分,她也甘愿。

    可如今,她連最后的資格也要失去了,因為他很快就要訂婚了,很快就會成為別的女人的丈夫,還會成為一個孩子的爸爸,或許更多。

    游書陽不是沒聽到醫院里有關他和丁寧之聞復合的傳聞,但他不想澄清什么,甚至覺得就讓大家認為他們復合了正好,這樣他就不用再煩惱著她厭倦了兩人目前的關系之后,他又該找什么樣的名目將她栓在自己身邊。

    沒錯,他是故意的,故意以當情人為借口,就是想讓她回到自己身邊,哪怕她對自己沒了愛情,他也要霸道的留住她,就算只是擁有她的肉體,他也覺得幸福。

    可他卻忘了,丁寧是個有想法的女人,她理智聰明,卻也倔強,突然傳出這樣的緋聞,她也許會接受不了,所以她一定是生氣了,才會不想接他的電話,是這樣的嗎?

    游書陽陷入了沉默,正猶豫著該不該直接上外科找她,這時他握著手里的手機響了起來,以為是丁寧,他很快的接起,“喂?”

    “書陽,我是媽。”

    “媽,怎么了?”

    “今晚有時間嗎,你回家一趟。”游母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焦慮。

    游書陽察覺了,不覺有些詫異,“媽,是不是家里有什么事?”

    “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情緒太負面了,游母笑了笑,語氣溫柔地說道:“只是奶奶有些事想跟你聊聊而已。”

    “好。”游書陽沒有拒絕。

    掛了電話后,他再一次撥打丁寧的手機,卻依然是關機的狀態,拋下想要去找她的念頭,游書陽決定先回家去,聽聽游母想跟他聊什么。

    游書陽回到家的時候,正趕上晚飯的時間,他在游母的招呼下入座,陪家里一起享受溫馨的晚餐時光。

    餐后,游父回書房接電話了,游母親自去為兒子準備水果,游書陽則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陪游奶奶。

    剛剛在飯后他又打了一次丁寧的手機,卻還是沒開機,這不由的讓他有些擔心起來,迫不及待的想要去找她,于是想到自己這趟回來的目的,忍不住先開口問道:“奶奶,媽說您找我有事,是什么事?”

    游奶奶看著一臉著急的孫子,忍不住打趣道:“怎么,急著跟洛洛那丫頭去約會嗎?下次直接帶她回家不就好了嘛。”

    聽奶奶突然聽起崔洛洛,游書陽顰了顰眉,不解地問道:“奶奶,您這話是什么意思?”

    “雖然你小子的保密功夫做得不錯,但奶奶已經知道了。”看得出來老人家的心情很好,臉上笑容不斷,“洛洛那丫頭雖不是你姜伯伯親生的,但性格討喜,奶奶支持你們在一起。”

    游書陽費了好大的勁才聽明白老人家的話意,一雙劍眉頓時蹙得更緊了,“奶奶,你是不是聽別人說了什么?”

    “不是別人,是你姜伯伯親口告訴我的,他說你現在跟洛洛那丫頭在一起?”

    “奶奶,那只是一場誤會。”

    游書陽知道最近他和丁寧還有崔洛洛三人之聞的緋聞在醫院傳得沸沸揚揚,他之所以從不出面澄清,只是想以此引起丁寧的醋意罷了。可事實上那女人可比自己想象得還要狠心多了,居然一次也沒向他求證過這件事情,最后還是姜東宇提醒他,別做得太過,免得到時適得其反。

    他完全沒想到,這件事情會傳到長年不在醫院的姜伯伯耳朵里,而且還被他當真,為此,他頭一回為自己幼稚的作法感到后侮。

    “奶奶,我一直都只當崔洛洛是自己的妹妹而已,我愛的人是丁寧。”為了讓大家繼續誤會下去,游書陽趕緊表明自己的立場。

    “可是你已經和丁寧分手了。”游奶奶一直都不否認自己不喜歡丁寧,所以知道孫子和她分手后,她一度覺得心情很好。

    “我們沒有分手。”像是怕奶奶不信一樣,他又認真地說了一遍,“我們一直在一起。”

    “你當奶奶是老糊涂了是不是?”游奶奶不高興的瞪著孫子,“如果你們一直在一起的話,你姜伯伯還能說出那樣的話來,而且你姜伯伯還說了,這是洛洛親口向他承認的,洛洛喜歡你。”

    “就算她喜歡我,我也不會喜歡她,我說了,我一直都只當她是我的妹妹般看待。”

    “是不是你中了丁寧的毒,才會看不到別的女人的好。”游奶奶很不滿孫子的態度,“要我說,洛洛這丫頭可比丁寧好太多了,她更加適合當一個好妻子。”

    “奶奶,不管您說什么,我都要跟您說清楚,我愛丁寧,這輩子都只會愛丁寧一個女人?”

    “就算她不愿意嫁給你,你還要繼續愛她嗎?”說這話時,游奶奶的聲調不自覺提升,看得出來老人家是真的動怒了。

    可游書陽卻絲毫不軟化自己的態度,依然語氣堅定的說道:“沒錯,就算一輩子不結婚,我也要跟她在一起。”對于游奶奶怎么知道丁寧不想結婚這件事情,游書陽不想追究,他反而覺得讓大家知道了更好,反正不管丁寧嫁不嫁他,他都要定她了。

    “我不答應!”游奶奶氣得一拍桌子,“我告訴你,前些日子姜伯伯來家里提過,有意將洛洛嫁給你為妻,奶奶已經先幫你答應下來了。”

    “奶奶……”游書陽為自己聽到的這個消息感到震驚,連敬語也沒用上,“你怎么可以那么做!”

    “我是你的奶奶,我有棹利決定你的婚姻大事。”

    “我拒絕。”游書陽控制不住地低吼,“除了丁寧,我不會娶任何一個女人!”

    “游書陽,你想氣死我這個老太婆是不是?”見孫子態度堅硬,老人家氣得不輕。

    在廚房里待著水果的游母聽到外面的爭執聲,連忙走出來,剛好聽見游奶奶的這一句話,真掮心氣壞了老人家,忙跑到她身邊,柔聲安撫道:“媽,別動氣,別動氣,有什么話好好說。”

    “沒什么好說的了,他愛怎樣便怎樣,我老太婆不想管,也管不著!”丟下這句話,游奶奶就氣呼呼的回房去了。

    游母看老人家這回是真的動氣了,忍不住嘆了一口氣,語帶責備地對兒子說道:“書陽,你也真是的,有什么話不能好好說,非得這么氣奶奶。”

    “媽,你什么都別說了,反正我是不會娶崔洛洛的。”將自己的立場表明,游書陽也不管游母還要說什么,起身就往外走去,離開游家。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從婚條件最新章節 | 從婚條件全文閱讀 | 從婚條件TXT下載
山东群英会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