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娘子好威 > 第十二章 富泰郡主找上門

娘子好威 第十二章 富泰郡主找上門 作者 : 簡薰

    最后,在黎老爺子的不忍心中,黎子還跟林姨娘還是留了下來,母子倆梳洗妥當后,去莊氏的春暖閣磕了頭。

    林姨娘是妾室,黎子還未滿十歲,按照規矩,是該跟主母住。

    透過蘇嬤嬤的打聽,邵怡然知道莊氏當下就給了林姨娘一個玉鐲子,給了黎子還一個大荷包。

    而珠老姨娘知道兒子死了,很悲傷,當場就哭了,但見到又多一個孫兒,卻也欣喜,說眼神一直放在黎子還身上,舍不得移開。

    莊氏很平靜,開了后面兩個房間給他們母子,安排丫頭嬤嬤照顧,一切行禮如儀,沒有情緒起伏,黎子還跟林姨娘退下后還吃了一些點心,然后漱洗上床睡了,不到一刻鐘就發出鼾聲,睡得很熟。

    黎子蔚聽到母親沒被影響,稍稍放心。

    回了屋,邵怡然放松下來,這才想起一件怪事,“一個買來的丫頭,怎會知道這些大宅規矩?在廳上還會自稱姨娘,她沒有伺候過主母,居然知道要去磕頭?”

    黎子蔚聽她一提,也皺起眉,“你是說,有人教過她這個?”

    “她的出現也有點奇怪,但又說不上哪里不對。”

    “我也這么覺得。”黎子蔚沉吟,“病到死,然后讓姨娘兒子回來認祖歸宗,這不是黎宗三的個性,他非常愛自己,一旦倒下,肯定馬上回黎家哭求要治病,絕對不會眼睜睜看自己病死的。”

    可要說冒充,又不可能,黎子還的鼻子和黎家人長得很像,且他有黎宗三的書信、玉佩,還能說起黎宗三小時候的故事,他不可能是冒充的,但也因此他們面臨了一個問題——

    三房沒老爺,長兄如父,長嫂如母,所以他們夫妻得照顧黎子還,

    邵怡然忽然覺得頭很大,她現在可能是全世界最懂黎子蔚的人了,黎宗三對大兒子不好,如今卻要大兒子幫忙照顧外頭生的小兒子,而黎子蔚外面有男人,于是她這個老婆得幫忙照顧小叔……

    咦咦咦?咦咦咦?

    邵怡然摸摸自己的胸口,居然不發熱,她不生氣了?

    之前每次講起黎子蔚沉溺小倌館,她都會很生氣,胸口劇烈起伏,常常在腦海中狂揍黎子蔚,幻想著今天一定要跟他提離婚,不能讓他腳踏兩條船這樣好過,可是剛剛居然沒這種沖動了……

    自己接受了這種畸形的相處?好像不是,現在就算黎子蔚想碰她,她也不想跟他有親密接觸,感覺不衛生。

    那是自己對黎子蔚愛情消蝕?好像是……

    對了,她這幾天睡得不錯,雖然之前大受折磨,身體還沒胖回來,神色也還是很憔悴,但已經能一覺到天亮了。

    解脫來得太突然,邵怡然一時間不敢相信,為了測試自己,她開口問,“你天天泡艷華館這都幾個月了,還不膩?”

    黎子蔚有點遲疑,但還是回答,“不膩。”

    “還是莫小倌?”

    “嗯。”

    很好很好,到現在還不覺得火大,邵怡然繼續問:“那里人多,你也不換個人,說不定別人更好看呢。”

    “我又不是為了求美貌,我是跟他有話說。”

    “不是啊,你去都去了,好歹去見見人家口中上品小倌,我聽說莫小倌在那里面只能算一般,既然要花錢,當然找最好的。”

    “人跟人之間講求緣分,我跟他有緣,這就夠了。”黎子蔚頓了頓,“跟你也是,你們是我這輩子最大的幸運,怡然,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再給我一點時間,真的,我會解決的。”

    邵怡然轉過頭,內心罵了一句臟話,但她真的不生氣了,聽完剛剛的話,如果早十天,她會氣得全身發抖、腦子發熱,然后在腦海中用狼牙棒打得他倒在地上起不來,可現在她只有一種感覺——啥?是喔。

    原來釋懷是這樣子,真神奇。

    讓她在不知不覺中喜歡上他,又不知不覺放下他,哈哈哈,看來老天對她不錯,讓她只掙扎了三四個月而已。

    之前沒離,是因為惦念著他以前的溫柔,跟幻想他會回頭,現在說離婚?可以,他已經不在她心上了,她也不會被約束,她自由了。

    開心開心,感謝自己的堅強,從苦苦棦扎到破繭而出,不是花幾年,而是幾個月,她覺得自己很棒,舍下了那些舍不得,不再因為他的不忠而暴怒、哭泣,不用再背負那些負面情緒,整個人變得好輕松。

    這是黎家,沒道理離婚還住這,她得先讓蘇嬤嬤去外面找個合適的宅子,找個一進三大房好了,前庭后院寬敞些,重點是要有水井這才方便。

    等房子跟家具都打點妥當,這就跟他提,他不允許也沒關系,她有的是方法,讓她想想,祖父在戶部的那個門生叫什么,陳……陳品思?對,好像就這名字。

    他不離,她就讓陳品思弄個判決文件,官府核準的和離書,到時候孩子歸她。

    等兩年,身體恢復了,就找個俊俏面首繼續生孩子,她才十六歲呢,大好人生正要開始。

    “黎大人,黎夫人。”倪氏身邊的魯嬤嬤一路跑進來,十分慌亂,一點也沒有管事嬤嬤的威嚴,剛推開塥扇進入,便嚷道:“快,快點換衣服,富泰郡主來了,指名要找您呢。”

    邵怡然正在繪制新家家具,聞言傻眼,“嬤嬤可是聽錯了?”

    “沒錯,馬車已經進門了,夫人趕緊打扮起來。”

    邵怡然心想,魯嬤嬤不會沒事跟她開這種玩笑,連忙放下筆,木樨迅速開了衣柜,選了才送來幾天的夏衫,鳳尾綢緞上衣,月華裙,想到面對郡主不能疏忽,于是選了冰晶頭面,一套十二樣全上了。

    照照玫瑰銅鏡,邵怡然覺得面色不太好看,畢竟知道黎子蔚泡艷華館后,她這幾個月吃不好睡不好,身體瘦了許多,眼睛下面的黑眼圈,也不知道何時會消,真討厭。

    到了大廳,富泰郡主一身華貴宮服居中而坐,氣勢驚人,黎老太太跟倪氏陪著,兩人都萬分緊張,黎老太太更是一副隨時要暈倒的樣子。

    邵怡然連忙上前行禮,“妾身邵氏見過富泰郡主。”

    富泰郡主抬抬手,“免禮。”

    “謝郡主。”

    “聽說黎家園子還不錯,黎夫人帶我逛逛吧。”

    “是,郡主請。”

    入夏了,天氣漸漸悶熱,但今天天氣不錯,天很藍,微風沁人舒暢。

    園中滿是綠意,紫白相間的夏堇沿著石板路兩側種植,一直延伸過去,更往旁邊是參天大樹,有幾縷陽光透過樹梢,映在地上。

    時節還早,雖然有太陽,但不熱,走道荷花池旁的竹籬上,纏著盛開的雙喜藤,一叢一叢,粉色的,黃色的,恣意盛開,富泰郡主看了一下,“這園子我看也普通得很。”

    “黎家是商戶,自然比不上王府。”

    “抬起頭,讓我看看你。”富泰郡主皺了皺眉,“我是不是在哪里看過你?皇太后的壽宴上?還是趙夫人的春宴?”

    邵怡然第一次去艷華館抓奸是二月,距離現在已經過去三個多月,郡主不記得她也不奇怪,交換一下立場,要不是自己記得富泰郡主的稱號,恐怕也不認得她。

    正想著坦白好,還是含糊好,富泰郡主身邊的嬤嬤便小聲提醒——

    “郡主有次去艷華館找黎大人,那時前頭有個小少爺說要找莫小倌,郡主還跟那位小少爺擠一個房間。”

    富泰郡主一臉恍然大悟,“我就說有點眼熟,原來是在艷華館看過。”

    邵怡然尷尬道:“讓郡主見笑了。”

    “也沒什么好笑,我自己也跑去了,對了,是有這回事,那天你很早就走了,怎么,也是去找黎大人的嗎?”

    見邵怡然一臉為難,富泰郡主又笑說:“是我得唐突了,不找黎大人難道還找那個小倌。”

    所以郡主到底來黎家做什么?邵怡然滿頭問號,卻是不能開口問。

    東瑞國官商有別,雖然不清楚富泰郡主的爹是哪個王爺,但不管怎么樣,皇帝都是她伯父,她小小一個穿越女可惹不起,古代平民沒人權,此刻就算富泰郡主沖上來賞她兩巴掌,她也只能謝謝郡主教誨。

    富泰郡主細細審視她,“我記得你也才生產過后沒多久,怎么這樣瘦?這腰比一般大姑娘還要纖細多了。”

    不就是因為黎子蔚那豬哥腳踏兩條船,她又傷心,又氣憤,又舍不得,自己折磨自己,就變得這么瘦了,如今可是她兩世人生最瘦的時候,可能還不到四十公斤,每次綁完腰帶,都還剩出一大截。

    富泰郡主繼續道:“眼圈也深得很吶。”

    就睡不著咩,翻來覆去一整晩,每天都這樣,心里好像壓著一塊大石頭,怎么樣都輕松不起來,最嘔的是,睡著后還會夢到那天抓奸的情景,總會浮現黎子蔚跟莫小倌在講商秧變法笑得不行的畫面,她傷心得醒來后都氣得咬被子。

    “外人說黎大人敬重妻子,溺水三千,只取一瓢飲,院中沒有妾室通房,不過我看黎夫人也是有苦難言,我可有說錯?”

    對啦,對啦,揭人家瘡疤很愉快吧,混蛋郡主,但你要知道一件事情——我已經不是昔日的我了。

    邵怡然早就脫胎換骨,黎子蔚已不在她生命中,她現在只注重兩個子,兒子跟銀子,有了這兩子,她可以過得踏實又幸福。

    黎子蔚?滾一邊涼快去,姑娘以后要一次找幾個俊俏面首,讓你知道厲害。

    富泰郡主繼續說:“原來你就是那日跟我在艷華館搶房間的人,怎么,想去看看莫小倌長什么樣子,還是說黎大人不聽你的勸?”

    男人喔,色字當頭,九頭牛也換不回,邵怡然自問長得不差,不過莫小倌有另一種好看,至于談論什么的,她實在很不懂,商秧變法她也懂啊,王安石變法她也懂,她還能講到戊戌變法呢,最后一個就算莫小倌再有才,也不可能知道的,因為是清朝的事情,東瑞國并不存在于她所知的歷史上,但從官制和民風來看,和宋、明兩朝較為接近。

    邵怡然和莫小倌比,自然是邵怡然勝,可是沒用,人一旦喜歡上另一個人,就什么都有趣,商秧變法哪里好笑了,但因為一起談論的人是意中人,才能讓他開懷大笑。

    這個邵怡然懂,結婚以前,自己給他繡個老鷹荷包,他就高興得要命,現在就算自己給他繡個披風,他都不會那樣喜孜孜的。

    不過算了,反正自己也不在意他了,他開心就好,只有一點,若是要搶兒子,她是絕對不給的。

    “我今年十五,元宵過后在皇宮的祈福會上,第一次看到黎大人,他那時站在萬監正后面兩排,我在想那人到底是誰,后來問了人,原來是夏官監侯七品,官職小得很,可是他站在那邊卻是那樣好看,我誰也看不見,只看見他。”

    邵怡然傻眼,皇室中人果然厲害,跑到正妻面前示愛了,自己現在要說什么,“我也覺得他長得很好看”,“不,他沒那樣好看,郡主抬愛了”,怎么回答都很怪。

    還是繼續裝死吧,她總覺得富泰郡主只是來找一個人傾吐這段時間的心事,而不是真的要她表達意見。

    “我跟母妃說想嫁給他,可后來才知道他已經成親,年前嫡長子剛出生,我是郡主之尊,下嫁給七品官已屬委屈,又怎么可能當平妻呢,但是我愿意啊,盡避上頭有個嫡妻,我卻不認為那個嫡妻敢欺負我,只要黎大人懂得疼惜人,名分又算得了什么,齊國公的嫡孫再好,我卻是不喜歡他。”

    邵怡然心想,如果富泰郡主真的嫁來當平妻,自己當真沒膽子給她臉色看,當成姊姊伺候都不夠,得當祖宗供著。

    雖然不知道齊國公的嫡孫是什么人物,但能通過王妃考驗的,應該差不到哪里去,而且齊國公府的環境以及來往親戚,也比較符合郡主的檔次。

    在東瑞國,官家商家的小女兒們來往并不妨礙,但要說到婚姻,恐怕就沒那樣簡單了。

    “母妃拗不過我,只好允了,偏偏這時候卻傳出黎大人不要妾室通房的原因是他好龍陽,我不信,派人跟了他幾天,發現他天天去艷華館,偶而去棋室、琴室,都是找好看的清秀少年服侍,你說,我怎么能忍得下這口氣。”

    我這正妻都能忍下,你也一定行,而且搞了半天原來富泰郡主喜歡黎子蔚,人帥真好,祈福會往那里一站,郡主就非君不嫁了,邵怡然心中如此腹誹著,半晌后,又想勸她想清楚,畢竟這個男人不愛女人,您嫁給他,是做不成夫妻的,只能當普通小伙伴。

    富泰郡主細細審視她,“看你的樣子,也是飽受困擾了。”

    邵怡然心想,那是以前,姑娘我現在已經看開了,不過我不會嚷嚷得讓人知道,至于離婚后黎子蔚的臉要往哪里擺,那是他自己事情。

    蘇嬤嬤已經找到一間宅子,前主人是個讀書人,院子格局很不錯,坐北朝南,有井有灶,一進四間大屋,后頭有罩房,院子也寬廣,就是太久沒人住,得重新油漆,家具那些得換過,園子方面正在找人整修,她要種植滿園花香,一年四季都有花開。

    旁邊一個富貴嬤嬤勸道:“郡主,您也看見黎夫人了,這般消瘦憔悴,總不可能是裝出來的,您還是嫁入齊國公府吧,至少齊國公府的少爺懂得疼人,夫妻才能和和美美,日子才能過下去啊。”

    富泰郡主咬咬下唇,“可黎大人明明有兒子……”

    “哎喲,我的郡主,生兒子跟疼惜人那是兩回事,喜歡在外頭玩,也不妨礙傳宗接代,郡主當然可以入黎家,可是您要知道,這樣的婚姻只有苦,只有等待,只有眼淚,老奴敢跟您說,再過一兩年,黎夫人肯定會再生,但那是因為黎大人需要兒子,不是因為黎大人喜歡黎夫人,黎夫人現在的樣子,就是您以后的樣子。”

    喂,你這個嬤嬤說話怎么這樣難聽啊,她人還在這里呢,是啦,黎子蔚是個渣男,但不代表她必須當苦命女好嗎!什么從一而終,滾一邊去,姑娘有錢,又青春年少,偏偏要享樂青春。

    富泰郡主深吸幾口氣,“我以前總不信黎大人好龍陽,想來是害怕自己求證,認為這世界上也有木家表哥那樣,又愛男人又愛女人的,說不定黎大人也是這種人呢,如果是,我勉強忍了,誰讓我喜歡他,可今天來見夫人,見你面色這般沉重,也算讓我死了心,可以專心備嫁準備進齊國公府了。”

    邵怡然真無奈了,果然是皇家中人,講話都不考慮別人的,一下說她憔悴難看,一下說她面色沉重,喂喂喂,這樣真的很沒禮貌耶,她是活生生的大活人好嗎,她聽得見。

    饒是內心不滿,但她臉上還是恭恭敬敬的,老話一句,皇家之人惹不起,皇帝就是郡主的親伯父,她這七品官的妻子,能說啥?

    富泰郡主一個眼神,旁邊一個丫鬟馬上捧過匣子,木樨連忙接過。

    富泰郡主道:“這里面是一枚玉佩,是我小時候皇上賜給我的,送給你兒子,將來若他有難事,讓他拿著玉佩上門,我自會出手幫他。”

    這禮物可貴重了,邵怡然連忙行禮,“多謝郡主。”

    康哥兒,你發啦,天下難事,大概沒幾樣是皇家解決不了的,何況富泰郡主的親哥哥將來會襲爵變成新王爺,將來的丈夫也一定會襲爵成為新的齊國公,她的身分只會更往上抬,更多的榮寵,更多的權勢,這玉佩可是大大有用。

    再者,這是郡主賞下的,也萬萬不能推辭,不然就是對皇家不敬,而這個大帽子扣下來,后果會很嚴重。

    “除非黎大人繼續往上爬,不然我們以后應該見不著了,見你氣色如此灰敗,神色疲倦,也算是讓我死了心,可以好好準備嫁入齊國公府,不然這樣糾纏下去,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是盡頭,看在這點分上,我應該感謝你。”

    呃,好,看在玉佩的分上,她忍。

    康哥兒以后不管讀書還是做生意,有這郡主娘娘罩著,她只想到“小甜甜”的片尾曲,自強有信心,前途光明又燦爛。

    邵怡然回到房間,打開那匣子,只有一個感想,哇!

    來到這邊十六年,過的又是富貴生活,也練就了看好東西的眼力,邵家有錢,黎家也不差,可她沒看過這樣好的羊脂玉,真的就像她在紐西蘭欣賞綿羊秀看到的那樣,晶白溫潤,摸上去覺得指尖傳來絲絲涼意。

    想到康哥兒有這個大靠山,邵怡然忍不住笑了起來,富泰郡主這種情敵多來幾個多好啊,那她就不用為康哥兒發愁了。

    把匣子蓋起,吩咐蘇嬤嬤,“好好收起來。”

    古人睿智,真的是車到山前必有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沒想到黎子蔚每天流連風月場所的結果是,郡主給兒子送了承諾玉佩,想當官能當官,想做生意,有人提點,康哥兒不管選什么,都是康莊大道。

    她想把黎子蔚抵押給富泰郡主了,玉佩再給她一塊,她要給她將來的小棉襖。

    邵怡然喜孜玫的繼續繪制新家縣,其實她一點都不喜歡花梨木做的昂貴拔步床,她要弄個輕紗公主床,滿足她的公主夢。

    塥扇外一陣喧嚷,黎子蔚回來了。

    邵怡然八風吹不動地繼續畫,他現在已經不值得她起身迎接他了。

    這公主床上的輕紗,要用江南產的,料子好,又透風,夏天睡起來才不會熱……

    黎子蔚走到她身邊,揮揮手,嬤嬤丫頭都下去了。

    見屋內被清場,邵怡然覺得奇怪,什么事情?這么謹慎?

    “富泰郡主來過了?”

    邵怡然點點頭,這事情有必要這么神秘?郡主是大人物,恐怕黎家上上下下都知道這貴人來過。

    “她說了什么?”

    “說了你不喜歡她,看到我眼圈深,又這么瘦,她死心要嫁入齊國公府了,對了,還送給康哥兒一塊玉佩,說以后康哥兒若有事情,她會出手。”

    “你怎么這樣高興?”

    “還不是為了康哥兒,還沒孩子時,只有求孩子,有了又希望他健康,生出來健康了,又希望他聰明,現在不到四個月,我已經開始煩惱他的前途了,現在有人能保證他的將來,那還不好嗎?何況這是郡主給的,也不能推辭,推辭就是不給皇室面子,不給皇室面子后果是很可怕的。”邵怡然頓了頓,“當然,能不用到這玉佩最好,不過難保萬一。”

    黎子蔚勉強一笑,“你是為了康哥兒啊……”

    “不然呢?”希望我為了你嗎?想得美,邵怡然不再繼續話題,開口趕人,“你沒事就去書房吧,我還要畫畫。”別干擾我了,本姑娘沒空。

    見邵怡然拿起筆,黎子蔚抽走放下,“過來這里,我有話跟你說。”

    好唄好唄,當一天和尚敲一天鐘,還是黎夫人,那就聽聽黎大人的話吧,雖然說她對他要講什么,一點興趣也沒有。

    真想打呵欠,一定是剛剛接待郡主,腦力跟體力透支,好想往床上倒啊,然后叫個醫娘來給自己松松肩頸,古代沒有指壓油壓,但醫娘用藥油推拿效果也挺好的……

    “我知道自己這陣子疏忽你,你也不好受。”

    唉,怎么又來了,他接下來要說什么,她都會背了,“我會處理好的”、“再給我點時間”巴拉巴拉,都是虛言。

    邵怡然打起精神,“這我知道,不用講了。”要說也說點新鮮的啊,老鄉。

    “我知道接下來說的話你可能很難接受,但都是真的。”

    難接受?不會啦,我都接受你跟莫小倌難分難舍的事實了,沒有什么不能接受,本姑娘承受力很高的,高到嚇死你。

    能嚇到我就算你贏,邵怡然雙手環胸,心想,來吧。

    “今年元宵過后,宮中有祈福會,萬大人攜帶五個官正,十個五官監侯入宮,當天是大日子,皇族齊聚,一點錯都出不得,所以人人謹慎,也沒人注意到旁邊,是隔了幾天敬王爺、敬王妃讓我過去,我這才知道,富泰郡主喜歡上我了。”

    這算什么,他是在炫耀自己長得帥嗎?帥得讓富泰郡主一見鐘情,還讓敬王爺跟敬王妃把他找去看。

    “皇族郡主要嫁給我當平妻,照說我只有感恩的分,我無法拒絕,也找不出理由,我那時也很為難,想著要怎么跟你講,才不會讓你不舒服,而黎家雖然富貴,卻不可能跟王府為敵,我若拒絕,是把一個家押下去賭王爺講不講理,我的母親,我的祖父,對我和善的大伯父都在這高墻內,說實話,我內心即便不愿意,也不能說個不。”黎子蔚頓了頓,“在這個時代,講的是權勢,不是道理。”

    邵怡然懂,對一個王爺說不要他女兒,黎家大概就完了,王爺只要動一根小指頭,就可以讓黎家傾覆,從此無法爬起來。

    現實不是電影,電影的男主角會癡情說不,然后王爺會成全他們,可現實是,他若說不,王爺會掐死黎家每個人,包括康哥兒。

    如果當時自己知道了,為了一家老小的命,恐怕還會幫忙勸他,你就用你的身體換取黎家上下平安吧,眼睛一閉就過去了,乖。

    可是就結果來說,黎子蔚還是沒娶富泰郡主啊,奇怪。

    “我原本也做好準備,想著要怎么告訴你,才不會傷害你,但萬大人卻跟我說,富泰郡子的性子不好,讓我婚后要小心些,他原是好意提點,卻讓我想起別的事情,于是請人去打聽,打探出富泰郡主果然是個暴躁又占有欲極強的性子,小時候她養的狗對王府庶女親近點,她就把狗殺了。

    “祈安郡主不孕,圣上恩準郡馬收妾室,那妾室受寵,祈安郡主偏生性子軟弱,拿那妾室沒辦法,富泰郡主便帶人上門,把那妾室劃花了臉,連帶府中另外兩個通房也一起劃花了;春宴時,見其他姑娘打扮得比自己漂亮,便把人推落水中,嫌棄丫頭梳頭不好看,拉出去就是十個大板,如此事情,層出不窮。”

    邵怡然傻眼,歐買尬,富泰郡主居然這么可怕?狗是人類最好的朋友,親近人是它們天性,居然這樣殺了,自己從小養大的,都沒一點舍不得。

    還有,妾室受寵,只要她對祈安郡主恭敬,受寵也不算大錯,就這樣把人毀了容,古代妾室就是以色侍人,劃花了她的臉,人生再無希望,等于是逼她去死。

    春寒料峭的,姑娘落水后就算馬上被撈起,恐怕也要病上一場;十個板子打下去,只怕丫頭半條命都去了,古代的板子是真的會把人打出血的,還會留下后遺癥,很痛很可怕。

    “諸如此類的事情層出不窮,我想,就算黎家恭恭敬敬對待她,也難保她不會發起脾氣,不過因為狗親人就殺狗,她一旦過門,第一個要下手的就是你跟康哥兒,她嫉妒心這樣重,又如何能容許你們的存在?

    “想到這里,我絕對不能讓她過門,我不能為妻小遮風避雨已屬慚愧,怎么能給你們帶來災難,王府權勢大,我不能拒絕外人眼中的好親事,我只能想辦法讓郡主自己死心,所以我開始去艷華館。”

    邵怡然眨了眨眼睛,啥?她再次確認的問:“你去艷華館是為了讓郡主以為你好龍陽,進而他嫁,這樣又不得罪皇室,又可以保護我跟康哥兒?”

    “是。”

    “那你可以跟我說啊,我不是不講道理的人,你知道這幾個月我過得多寢食難安、多難過嗎?”雖然現在已經不難過了,但想起那些夜不成眠的日子,她就很心疼那個自己,只有被劈腿過的人了解她的糾結跟難受。

    黎子蔚解釋,“我知道她一定會上門會會我的妻子,你若不是面容蒼白,身形消瘦,如何騙得過她?她雖然年輕,卻是在王府中長大的,比一般人敏感,比一般人更懂得觀察,是做戲還是真樵悴,騙不了她,沒有哪個妻子會在這種情況下還面色紅潤,神清氣爽的,我……得折磨你。

    “看你這樣,我也很難過,有好幾次都想跟你講出實情,但為了長遠的日子計較,我只能忍住,直到今天她真的來了,我知道她一定會放棄,才能這樣毫無顧忌地跟你坦白。”

    說完,想摸摸她的頭發,卻被邵怡然伸手格開——

    “別碰我。”

    “怡然……”

    “你以為我會很感動嗎?喔,原來你都是為了保護我,好棒,好贊贊,錯了,如果我現在手邊有棍子,我會打你,黎子蔚,你的坦白太晚了,如果我就這樣跟你和好如初,我會對不起那些暗自哭泣的夜晚,你把我當成外人,你讓我痛苦,你就得付出代價。”

    黎子蔚看著她,確認她不是一時意氣用事后,一向游刃有余的神情出現緊張,“我知道自己沒處理好,不過我不能冒險,怡然,真的很對不起,給我機會,我們重新來過。”

    邵怡然皺眉,“你還沒感覺嗎,你說這些話的時候,我一點感動都沒有,甚至有點想笑。”

    她想起網絡上的一句話——你已經失去本寶寶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娘子好威最新章節 | 娘子好威全文閱讀 | 娘子好威TXT下載
山东群英会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