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不良嬌妾 > 第八章 重拾幸福的生活

不良嬌妾 第八章 重拾幸福的生活 作者 : 春野櫻

    睜開眼,看著安安穩穩睡在自己身邊的春恩,霍曉濤不自覺地松了一氣,卸下心中大石,果然是真的,不是夢。

    昨晩太醉、太累,在經過了那些如幻似真的對話后,他又慢慢地失去意識睡著了,方才醒來時,他一度以為自己只是作了一場又驚又喜的美夢,直到看見她面上帶著甜甜的微笑,依偎在自己身側安睡,他才確定一切都是真的。

    有什么好懷疑的呢,他曾經認為不可能的事已經活生生發生在自己身上,又豈有理由不會發生在別人身上?

    從前見她沉迷于那些穿越劇或穿越小說時,他總是嗤之以鼻,不以為然,可一年多前,他嗤之以鼻的事發生在他身上,一年多后,又發生在她身上。

    這是老天爺的安排嗎?以為已經陰陽兩隔,再也不會重逢的兩人,居然在相隔一年后,先后來到這兒,而且又是一對夫妻。

    他感謝老天爺的安排,給了他再一次的機會,雖然他已經成了霍曉濤,她也已成了賀春恩,但他還是他,她也還是她。

    想來都覺得好笑,他原先還驚訝自己能對別的女人動情,卻沒想到那個人還是她。

    他忍不住握著她的手,將它拉到嘴邊,溫柔地在她手背上吻了一記。

    “嗯?”她幽幽轉醒,發出微弱的聲音。

    他眼底充滿愛意地注視著她,耐心地等著她蘇醒。

    終于,春恩慢慢地睜開眼睛,回過神來。

    “醒了?”他聲音低啞,飽含磁性。

    她恍神了幾秒,想起昨晚的事,露出懵懂的神情望著他,“都是真的吧?”

    他唇角勾,“都是真的。”

    她憨憨地一笑,“幸好是真的,我好怕是夢。”

    “不是夢。”他將她攬在臂彎中,低頭在她額頭上吻了一下,“你追著我來了。”

    她給予一記甜笑,然后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爬了起來,目光凝視著他,問:“對了,你……不,我是說霍曉濤他發生了什么事?自從我宿在賀春恩的身子后,發生好多不尋常的狀況,我總會想起一些事,很破碎、很片段。完全兜不起來。卻又莫名地感到惶恐……”

    她急切地想知道在霍曉濤跟賀春恩之間發生了什么事,“霍曉濤是怎么死的?你記得嗎?”

    提及霍曉濤的死,他神情變得很嚴肅,“霍曉濤是被賀春恩毒殺的。”

    聽到這話,她心臟忽地一陣緊縮,她只記得賀春恩別戀霍碧山,卻完全不記得毒殺親夫這一段。

    天啊!賀春恩居然做出這么可怕的事情來?

    “別一臉罪惡感深重的表情。”他輕撫著她的臉頰,安撫她,“賀春恩毒死的是霍曉濤,我雖是霍曉濤,卻不是霍曉濤,你看著是賀春恩,但也已不是賀春恩。”

    “我……我好難受……”

    “傻瓜,我只是我,你也只是你,我們……誰都不是。”

    他說得一點都沒錯,他們都只是宿了霍曉濤跟賀春恩的身子,不必概括承受之前的種種,他不可能會怪她,她也不需有莫名其妙的罪惡感。

    只是,想起賀春恩竟毒殺寵愛自己的丈夫,她就有點毛骨悚然,是什么原因讓一個女人做出這等可怕的事?只因為別戀?可就算除掉了丈夫,她又怎么可能跟已婚的小叔開花結果呢,別說是古代,就算是在未來,這都是無法見容于世的,與其說賀春恩狠毒,不如說她愚蠢。

    咦,慢著!她想起崔姨娘曾交給賀春恩一些藥,還要賀春恩一天給霍曉濤喝一盅,當時她以為霍曉濤之所以能病愈,是因為服了崔姨娘給的藥,可現在所有事情互串起來……

    不會吧?難道說崔姨娘給的不是救命的湯藥,而是害命的毒藥?那賀春恩不知道她給霍曉濤吃的是毒藥嗎?

    不,她肯定是知道的,因為當霍曉濤在毒發時曾經求賀春恩他,可她卻冷冷看著他的生命一點一滴地消失,不為所動。

    賀春恩知道自己給霍曉濤吃了什么,她是鐵了心要他死!

    看她突然出神,臉上及眼底都有著復雜的情緒,他警覺地問:“你……想起什么了?”

    她緩過神來,定定地望著他,“我、我不確定那些記憶幾分是真,幾分是假。”

    “說來聽聽。”他神情淡然地道。

    “我記得崔姨娘給了賀春恩一些藥,并要她每天給霍曉濤喝一盅。”她說:“我不確定這里的『他』指的是不是霍曉濤,可是除了霍曉濤,賀春恩沒給誰熬過湯藥。”

    聽著,他臉上沒有一絲的驚色,她想……他心里早已有譜。

    “你知道了什么,對吧?”她怯怯地問。

    “我不是跟你說過嗎?親情對某些家族來說是不切實際的奢求。”他苦笑道:“我哥哥、姊姊跟妹妹為了爭權奪利,雖不至于對自家人下毒,但也是機關算盡,殺人不見血。”

    她為他感到難過,過去的他,遇到兄弟姊妹為了爭產而不顧惜情分的事,現在的他又……

    “我想起這件事情時,還天真地以為霍曉濤是吃了崔姨娘給的藥才痊愈的,原來……”

    雖然人不是她殺的,可她還是莫名地有種歉疚感,“你就是因為這樣才把賀春恩母子倆趕出承明院的吧?”

    “我只記得賀春恩給霍曉濤下了毒,但并不知道這是她一人所為,還是受人指使。”他說:“為了自保,我必須遠離所有可疑的人。”

    “那么子琮他……”她一臉的欲言又止。

    “他怎樣?”他眼底閃過一抹黠光,“你是想那小表是不是霍曉濤的親骨肉?”

    她用力地點點頭。

    霍曉濤輕輕彈了她額頭一下,好氣又好笑地道:“你使用人家的身體,卻什么都記不得,也太不負責任了吧?”

    春恩一臉無奈又無辜,“我也不想這樣呀,可能是撞到頭,傷到腦了吧。”

    “這跟賀春恩的傷無關,根本是你自己金魚腦。”他說著,徑自笑了起來。

    她難為情卻又不甘心地噘起嘴來,嗔道:“我哪里是金魚腦啊?我不也慢慢地想起一些事了嗎?”

    他寵溺地望著她,“放心吧,那小表是霍曉濤的骨肉,賀春恩也不是一開始就厭棄霍曉濤的,只不過霍曉濤性子無趣呆板,又因為體弱多病而無法滿足她,她才……”

    “什么?”她陡然一震,驚羞地瞪大眼睛:“你是說她是因為欲求不滿才……”

    看著她那羞紅的臉,他忍不住地逗了她,“你也是女人,應該明白的。”

    她漲紅著臉,羞嗔一句,“我才沒有那種困擾呢!”

    “可不是?”他眼底閃過一抹狡黠,一把圈住她的頸子,“我以前可都把你喂得飽飽的。”

    提及以前的事,春恩腦袋瞬間發燙,滿臉通紅。

    他將唇瓣貼在她耳畔,聲音低沉地道:“欸,自從我們離婚后,我就停機到現在。”

    她羞怯地看著他,“少、少來了,你哪可能忍那么久?”

    “也得有對象才能開機呀”說著,兩只眼睛像是餓了三個月的豹子見著羔羊般地注視著她。

    迎上他那彷佛燎原野火般的眸光,春恩心中那頭小鹿都撞得腦震蕩了。

    “自從跟你分開,再沒有誰讓我動過心思……”他俯身,鼻尖觸著她的鼻尖,溫熱的氣息徐徐地吹在她臉上。

    雖說這身體里宿著的是她熟悉的男人,可那么久沒有親密的接觸,他還換了張臉,她真有那么一點點不自在。

    “現在……現在不是時候吧?而且你……你不會覺得是在跟另一個女人親熱嗎?”

    他忍不住笑出聲來,“這樣不是很刺激嗎?”

    春恩一把推開他的胸膛,羞惱地看著他,“果然是你,這么不正經。”

    “小猴子。”他笑意微微一斂,收起臉上的謔笑,正經八百地道:“你跟我都必須面對一個事實,我們的身體已經消失在這世上了,你得習慣我這副軀殼,我也得習慣你的。”

    “那……我該怎么叫你?你又要叫我春恩還是……”

    “有外人在的時候,你就按規矩來,閨房里……你愛叫我什么都可以。”語罷,他欺近她,渴望而熱切的唇立刻擒住她的唇瓣。

    這吻有熟悉的感覺,熱情但細致,溫柔,跟他喝醉時那粗暴的吻完全不同。

    這真的很不可思議,他們在二十一世紀相隔一年死去,然后又在這里重逢,盡避各有了新的面容、新的身分,還是深深被彼此吸引著……也許這就是老天爺巧妙的安排吧!

    前一次,他們因為各自的脾氣及性情,消磨了彼此的愛,終至分開,雖然內心都懊悔不已,卻因為不愿放下身段及尊嚴,從而錯過了一輩子。

    其實他們都缺乏智慧去面對一件事,那就是——向你心愛的人表達愛意及歉意,并不會損及自尊。

    老天慈悲,給了他們再一次的機會,這次,她不會再做出讓自己懊惱的決定,不管將來發生什么事,面臨什么困難,她都要用愛、用包容、用智慧及修養,力求圓滿。

    “老公……”她輕輕地捧住他的臉,讓他的唇稍稍離開自己。

    聽見這熟悉的一聲老公,霍曉濤忍不住倒抽一口氣,唇角露出一抹藏不住的幸福與歡悅,“怎么了?”

    她深情而真摯的雙眼,率直專注地凝視著他,“我愛你。”

    他先是一頓,旋即展開笑顏,他沒回她同樣的三個字,卻以更熱切、更霸道、更強勢的吻回應了她。

    就在被她吻得腦袋一片空白之時,外頭傳來拔尖又稚嫩的童音——

    “娘!

    霎時,霍曉濤眉心一擰。

    “小少爺,別……”貞平焦急又刻意壓低的聲音從屋外傳來,“你爹娘還睡著呢。”

    “我要找娘,娘為什么自個兒跑來跟爹睡覺?子琮也要!”子琮氣呼呼地抗議著。

    “小少爺,咱們先回去吧?”小茉也勸著。

    “是呀是呀,小少爺,貞平先帶你去學堂好不好?”

    “不要,我要找娘!”子琮不依。

    春恩聽著,心想再不出去,子琮怕是要沖進來了,于是,她果斷地撥開他的手。

    他一臉懊惱地看著她,低聲道:“別出去。”

    她也壓低聲音,“再不出去,貞平跟小茉就攔不住他了。”說著,她翻身坐起,快速地整理好身上的衫裙。

    他面上沒有一絲笑意,只有好事遭到破壞后的懊惱及悻然。

    “你也快起來穿衣著履吧。”她邊穿上繡鞋,邊催促著他。

    霍曉濤臉不情愿地坐起,依著她的指示著裝。

    春恩著裝完畢,回頭見他還臭著臉,忍不住笑出聲來,“你這是什么表情?”

    他邊聽著外頭子琮、貞平跟小茉說話的吵雜聲,邊翻了個白眼,咕噥道:“所以我討厭小孩。”

    “你鬧什么孩子脾氣?”春恩走到他面前,捧住他的臉,甜笑道:“咱們多的是時間。”說罷,她彎下腰,主動地在他唇上吻了一記。

    獲得她的安慰之吻,他稍稍平了怒氣,說道:“今天就搬回來,我等不及了。”

    春恩害羞地笑了,點了點頭,旋身便走了出去。

    半天不到的時間,霍曉濤已著人將遇月小筑里春恩跟子琮的物品全搬回承明院,并把最靠近主屋的一間房間布置妥當,成了子琮的寢室跟書房。

    子琮下學后便被帶至承明院,知道以后可以跟娘親一起住在承明院,他歡喜極了,還說要去告訴落珠堂姊這個好消息。

    至于空置的遇月小筑還是歸春恩所有,做為工作坊使用。

    當晚,一家三口人一起用膳,和樂融融。

    許是興奮過頭,子琮直到子時才終于睡下。

    哄睡了他,春恩回到主屋,霍曉濤已在等她了。

    “小表睡了?”春恩一進屋里,他便擒住她,將她緊緊地攬在懷里。

    “總算是睡了,他實在是太開心了。”她望著他,道:“他一直渴求著你的父愛。”

    迎上她期許的眼神,他嘆道:“我答應你,我會好好學習當一個父親。”

    “嗯。”春恩滿意地點點頭,“真乖。”

    霍曉濤注視著她,眼底隱隱燃起兩團愛火,雙臂箍住她的腰肢,聲音沙啞地道:“我這么乖,你怎么獎勵我?”

    說罷,他一把將她抱起,邁步走向內室。

    春恩凝望著將自己抱回暖帳里的他,他換了一張容貌,她也是,但她還是看見了原來的他。

    當她發現自己愛上霍曉濤時,她原以為自己終于能放下葉杰修,自己的心終于能再有所寄托,可搞了半天,原來她還是愛上他。

    直至這一刻,她才知道,她可以愛上他八百遍。

    當霍曉濤將春恩放在床上,并欺近她時,她的身體不自覺地緊縮起來。

    “你怎么了?”他俯視著眼底閃爍著不安的她。

    “我有點緊張……”她誠實以告。

    “為什么?”他蹙眉,問:“因為我換了一張臉?”

    “不……”她伸出手撫摸著他的臉龐,“我還能在你眼中看見原來的你,只是我已經很多年沒……”

    聞言,霍曉濤笑了,“那你把今晚當是我們的……第一次吧。”

    她瞋了他一眼,“你老是不正經。”

    “嘿。”他如熾的黑眸定定地注視著她,“看著我。”

    “我正看著。”她說。

    “一直以來,我都把你照顧得很好,不是嗎?”他道。

    春恩不加思索地接話,“簡直把我當女兒、當寶寶一樣。”

    她吃不完的、不喜歡的東西,他都幫她吃棹,她失眠時,他再怎么困也會陪她熬夜,她胃痛睡不著,他會輕輕揉著她的肚子,哄著她入睡,她不肯乖乖吃藥,他會生氣……

    “不管現在我成了誰,你又成了誰,我還是會照顧你。”他撫模著她柔軟的粉頰,溫柔一笑,“上一次我們分開了,這一次……我絕不會再放開你的手。”說罷,他低下頭親吻她的唇。

    她輕輕的將手舉起,放上他寬闊的肩頭,回應著他溫熱的唇。

    星火瞬間燎原,彷佛已等了一世紀般,他迫不及待地將她緊緊圈在臂彎里,他用力,甚至有點急躁地熱吻著她羞悸的唇瓣,一秒都不肯分開。

    春恩原以為自己會無法全心投入,畢竟他們已許久不曾接觸,又都已經換了另一副軀殼,她竟重拾起那曾經的感覺及記憶。

    之后,他們相擁入睡。

    他不再作那個惡夢,她也已憶起了往昔美好的種種。

    天未亮,春恩已幽幽轉醒,身邊的他,雙手緊緊扣著她,像是擔心一放手,她就會消失般。

    這一切是多么地不可思議,她曾以為跟他的緣分已斷盡,卻沒想到穿越了幾百年的時空,他們還是得以相守。

    在她的注視下霍曉濤微向地睜開眼睛,聲音帶著點沙啞,,問道:“天亮了?”

    她搖了搖頭,“還沒,你可以再睡一會。”

    他微微閉上眼睛后,又緩緩地睜開眼睛看著她,“怎樣?”

    “什么怎樣?”她問。

    他眼底卻有一抹狡黠,“有吃飽嗎?”

    她嬌瞋他一眼,“你真是……”

    “房里,我想說什么、做什么都可以。” “這一年多來,我很努力在調養、鍛煉這副身子,表現應該不俗吧?”

    她嬌羞地推開他,“正經一點啦。”

    “我就想對你不正經。”

    她雙手一撐,頂住他的胸膛,一臉正經地道:“喂,差不多該下床了,你昨天用宿醉為由沒去照云院請安,今天呢?”

    他唇角一勾,壞笑道:“今天就用延續霍家香火為由,你覺得呢?”

    “現在不是像從前那樣,只有咱們小兩口。”她一本正經地訓起他,“現在你是霍家大爺,住在霍家的大宅子里,家里上上下下幾十口人,不能像從前那樣想幾點下床都可以。”

    聽到這話,他眉頭一皺,道:“你居然變得這么嘮叨了。”

    “我只是有認知,知道自己現在是什么人,身在何處。”她說完,推開他,坐起身。

    霍曉濤不甘心地躺在原位。

    春恩抓起一旁的褻衣穿上,忽地想起什么地轉頭看著他,“喂,你打算怎么做?”

    他微怔,“什么?”

    “就是崔姨娘那兒。”她秀眉微皺,露出憂慮的表情,“若毒藥真是她給的,你……”

    “我沒有證據。”他說著,收起那一派輕松跟慵懶,“雖然我幾乎可以確定是她,但這一年多來,她跟霍碧山都安分守己,一點馬腳都沒有露出,現在唯一的證據就只有你的記憶。”

    “記憶算不上是證據。”

    “是的。”霍曉濤坐起身,神情略顯嚴肅:“霍碧山性子急躁,容易壞事,但因為有崔姨娘看著他,他倒也沒再鬧出么事來。我宿了霍曉濤的身子后他因為有所顧忌,始終跟賀春恩保持距離。”

    “我看應該也是崔姨娘一直告誡著他。”春恩若有所思地道。

    他攬著她的肩,溫柔地問:“想什么?”

    春恩眼底蒙著一層愁色,“我只是想起翠堤跟珠落。”

    “蘇翠堤是個笨女人,但也是個好女人。”

    “可不是?”她輕聲嘆,“對她來說,霍碧山是她一生的依靠,要是這靠山沒了,不知道她要如何活下去?”

    “你同情她?”

    “當然。”她幽幽地道:“如今她腹中孩子都快出世了,要是……”

    像是已經猜到她的心思般,他問道:“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迎上他精明、彷佛什么都瞞不了他的黑眸,她蹙眉輕嘆,“我是想……如今崔姨娘他們縱有想法,也不敢輕舉妄動,所以……”

    他打斷她,“雖然發現賀春恩跟霍碧山有不尋常的關系,也早猜到真正的幕后黑手是誰,但因為對賀春恩沒有半分感情及顧惜,也就不在乎她及她背后的人是否會因為計劃未成,或者利益分贓而有什么糾紛內訌。

    “我是個工作狂,你也是知道的,霍家有這現成的基業讓我發揮所長,我哪有時間去應付那些私下運作的力量,再說了,他們害不死我,還對脫胎換骨、變了個人的我有所顧忌,倒也相安無事。”

    “是啊,既然他們也沒再存什么壞心眼,多一事不如少事,就算了吧。”

    聽著,霍曉濤用眼尾余光瞥著她,唇角一勾,那眼神像是在說“你真是太天真”了。

    見狀,她問道:“你是不是想說……我很天真?”

    他愛憐地輕捏了她臉頰一下,“是很天真。霍家家大業大,崔姨娘也已算計多年,她不會就這么罷手。”

    “但也不會輕易出手。”她說。

    “是沒錯。”這他認同。

    崔姨娘跟眼皮子淺、手段可笑的霍碧山不同,她沉著內斂,行事謹慎,做過的事幾乎都不留下蛛絲馬跡,若不然,他早就掌握到她謀害霍曉濤的罪證。

    這一年多來,他也暗中追查著一些事,雖然不甚積極,但也有所斬獲,可不管怎么查探,那些線全連不到崔姨娘身上去。

    她所做之事,全是經由他人之手,自己的雙手可于凈了。

    “春恩,”他沉沉一嘆,“如今我有了你這個牽掛,任何可能危及你安全的人或事,我都不會輕忽。”

    “若你逮了崔姨娘母子,翠堤跟落珠該如何是好。”她憂心地道:“你也明白現在不是二十一世紀,她們是依靠著姨娘母子而活的。再說了,在所有人的眼中,霍曉濤并沒有死,甚至活得比以前健康,若說他們意圖毒殺霍曉濤,誰信?”

    聽著她這番話,霍曉濤也覺得有點道理,當初他們給賀春恩的毒藥并無存貨,就算她指控崔姨娘給了她毒藥,崔姨娘也可說那是補藥,畢竟他把“霍曉濤”這個人活得可健康了。

    春恩僅能提供的只有口頭的指控,根本無法對他們進行任何的制裁,弄不好……連自己都得攤上。

    “那好。”他做了一個不得不的決定,“死了霍曉濤跟賀春恩,成就了你跟我,讓我們兩人再續未竟的前緣,嚴格說起來,崔姨娘還是咱們的貴人,這事……我就不追究了。”

    聞言,春恩欣喜地道:“太好了!”

    他眉頭一皺,故作吃味,“你這是替誰高興啊?”

    “翠堤、珠落,還有未出世的孩子。”她說著,眼底有著感激,“我替他們謝謝你。”

    瞧她為了蘇翠堤母女及蘇翠堤未出世的孩子這么高興,他有點哭笑不得。

    “我丑話說在前頭。”他對人性著實沒有信心,于是給自己的寬宥留下伏筆跟空間,“若他們有個風吹草動,我可不會輕饒。”

    “不會的。”她粲然一笑,天真地道:“只要給糖吃,他們不會吵的。”

    只要給糖吃,他們不會吵的。

    春恩的這句話給了霍驍濤靈感,讓他想到一個可以讓崔姨娘跟霍碧山這兩顆未爆彈暫時不會引爆的法子。

    他主動向霍騰溪提議將一家染坊跟一家織坊交給霍碧山打理,再每月從天羽織的總營收中提出百分之三的分成給霍碧山。

    霍騰溪不解他為何有此舉,畢竟霍碧山不成氣候,他也未有讓他們兄弟分家的打算。

    可霍曉濤卻以霍碧山需要磨練,并朝自立門戶的目標前進來說服霍騰溪。

    霍騰溪雖有疑慮,但最終還是答應此事。

    霍曉濤突然提出此議,崔姨娘及霍碧山驚喜之余也不免產生疑惑,可突然多了一家染坊跟一家織坊,加上之前由他打理的一間織坊,他手上有三家工坊,總歸是值得歡喜的事。

    第二個月拿到分成共計一百兩,霍碧山驚訝不已。

    天羽織的盈虧素來都與他無關,這一年多來看著霍曉濤一家一家的展店擴張,實際上有多少進帳,只有霍曉濤知道,如今收到這分成再回頭一算,天羽織的收益可真是驚人。

    收到霍曉濤著人送來的一百兩銀子,霍碧山理當高興,實際上,他心里不舒坦極了。

    他派三喜去知會崔姨娘到向陽院一趟,不多久,崔姨娘來到向陽院,進到他的書房,看見案上亮顯晃的白銀,她不由得一怔,“這是……”

    “姨娘,這是第一個月收到的分成,一百兩。”霍碧山道。

    知道霍曉濤按月分成給霍碧山,崔姨娘樂見其成也很期待,但她真沒想到,百分之三的分成竟是如此可觀的數目。

    “一百兩。”她趨前看著案上的一百兩銀子,難以置信地道:“這只是百分之三?”

    他點頭,“大哥說要按月給我分成時,我還高興了好一陣子,心想他是不是跟賀春恩重修舊好,心花怒放才會分給我兩家工坊還給分成。”說著,他冷嗤一聲,“看來,他手上是滿滿的一個聚寶盆,卻只給我其中的幾塊糖。”

    崔姨娘也是咋舌,“我真不知道天羽織每個月能有那么多的進帳……”

    “可不是?”霍碧山滿臉憤懣,“他只給我這么一點點,我還當恩賜呢。”

    崔姨娘心里也挺不平衡的,但她心思沉,倒沒表現出來。

    天羽織如今是只月下千蛋的金雞母,可這只金雞母卻是抱在霍曉濤手上,只給他們三顆蛋,他是霍家的兒子,她兒子也是,可她兒子得到的卻遠遠不及霍曉濤,不過回頭想想,自己的兒子不如霍曉濤能干爭氣也是事實,若要強出頭,恐怕會得不償失。

    “碧山,沉住氣。”她目光,直視著他。

    “姨娘,您叫我怎么吞得下這口中氣呢?”他恨恨地道。

    “吞不下也得吞,”崔姨娘好言勸慰他,“如今他掌管整個霍家,你爹對他不只是信任,根本是言聽計從,若你在這時候到你跟前去爭去吵,只會惹得你爹對你更加厭棄。”

    “可是……”

    “你先聽我說,”崔姨娘打斷他,神情冷肅地道:“他這招可高明了,他說服你爹給你兩家工坊跟分成,還說這是為了磨練你,讓你得以早日自立門戶,在別人眼里,他是一個對不成材的弟弟有情有義的好兄長,若你在此時去爭,所有人都會覺得你不知好歹。”

    “那難道就只能眼睜睜看著他抱著那金雞母?”他氣得槌桌,眼底噴出妒恨的火焰。

    “當然不。”她說:“但現在不是時候。”

    “我就是咽不下這囗氣!”

    “兒子。”她拍了拍他的背,語意深長地道:“小心駛得萬年般,霍曉濤早已不是從前的他了,為娘的甚至認為他已知道許多事情……”

    霍碧山聽了,身子一震,“姨娘是說……可他之前也接受我的解釋,現在還將賀春恩接回承明院,怎么會……”

    “我指的不是那件事。”她眼底有著一絲擔憂,“而是賀春恩對他下毒之事。”

    霍碧山一聽,猛地搖了搖頭,“怎么可能呢?他沒死,還活蹦亂跳的,哪會想到賀春恩對他下毒?”

    “要是賀春恩告訴他呢?”

    “賀春恩什么都忘了,不是嗎?”

    “她真的全忘了?”崔姨娘目光深沉且冷厲,“若是她想起來,還告訴他了呢?”

    “那他怎么可能將一個背叛他,還想毒殺他的女人留在身邊?”霍碧山嗤笑一聲,“姨娘,您是精明,可這事您肯定是多慮了。”

    崔姨娘瞥了他一眼,幽幽地道:“我也希望是我多慮了。”

    “姨娘,沒有一個男人能原諒一個背叛過自己的女人,他也不會例外。”

    以她對男人的理解,那確實是不可能,但她總覺得事情有點蹊蹺。

    “總之,你先好好打理那三家工坊,做出成績你爹瞧瞧。”崔姨娘不放心地又叮囑了一句,“還有……翠堤就快生了,你別再到處鬼混免得落人口實。”

    霍碧山頷首答應,“知道了,姨娘。”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不良嬌妾最新章節 | 不良嬌妾全文閱讀 | 不良嬌妾TXT下載
山东群英会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