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美男如獸 > 第十四章

美男如獸 第十四章 作者 : 可樂

    兩人決定成親的大喜事,整個鏢局以及魯家大宅全沉浸在喜氣洋洋的忙碌當中。

    一開始,眾人對于這對看似已成親許久,恩愛有加的夫妻要再度成親而感到一頭霧水。

    那接踵而至的疑問,讓冷烈不得不對外給套說詞。

    他只說當年日子過得苦,親事辦得草率,如今有了一點成就,他希望再給妻子個風光體面的婚儀。

    他這套說詞,徹底在整個城里炸開,未許婚的閨女間有句“女子要嫁當嫁鷹郎”的話在流傳,意思不言而喻,更間接讓整個城里的未婚、已婚男子肩上多了沉重的負擔。

    對于自己成為城中焦點,冷烈本人當然無所覺,日子照過,鏢照接,妻子更是照樣捧在手掌心疼。

    只是任誰都沒想到,在離成親不到十日的光景,因為一場偶遇,兩人的親事硬生生被擱置了。

    這一日,易少凝才從魯家離開,這大街還都沒走透,卻被一個垂著頭的中年男子給撞上。

    易少凝沉浸在喜悅中,心思也沒多專注,被這一撞,竟踉蹌往后跌了一跤。

    那中年男子發現自己把個姑娘給撞倒了,急忙回過神,迭聲道歉。“真對不住,姑娘您沒事吧?”

    易少凝當街跌了這一下有些赧然,狼狽起身,卻在看到對方的那一瞬間,驚詫不已的愣住。

    “全叔?”

    那名喚福全的男子見到她,嚇得魂都沒了,腿一軟,也跌坐在地上地指著她,顫聲道:“六、六小姐…你不是已經死了嗎?”

    這會兒不是大白天嗎?

    他怎么會倒霉到見鬼了?

    見自個兒把對方給嚇成這樣,易少凝急忙解釋,“全叔,你莫驚,我沒死,沒死。”

    福全怔愣了好一會兒才緩過神,吶吶地說:“沒、沒死?可夫人說,六小姐上云氤山救老爺時下落不明,極有可能是死了。之后,老爺派少爺去搜山,也沒找到六小姐……”

    聽到爹曾派哥哥去山上尋她,易少凝有一些動容,一些安慰。

    她的直覺沒錯,爹就算不待見她,可至少沒棄她不顧。

    思緒起伏間,易少凝感覺路人對著他們指指點點,她于是問:“我的事說來話長。倒是全叔你怎么會來這里?是回家鄉?或遠行至此?有找到落腳的客棧嗎?”

    以往福全跟著當家主母柳氏對這個庶出小姐極度不以為然,壓根兒沒將她當主子看待。

    可如今見她一臉關切,溫柔的迭聲迿問,福全想起過往,不禁感慨萬分的流下眼淚。“報應啊!一切都是報應啊!”

    見他情緒激動,一時間也問不出個所以然,而她太想知道家里的狀況,思量片刻便領著他回鏢局暫坐。

    福全跟著易少凝走到掛著大大匾額,寫著“飛鷹鏢局”四個大字,門口兩側還各自立著威嚴無比的石獅子。

    他疑惑地問:“六小姐,您帶我來鏢局做什么?”

    他的話才落下,便看到有個丫鬟紅著眼從門口沖了出來。“夫人,您又晃悠到哪兒去了?魯家的春菊說您早離開了,可我等不到你……還以為……還以為……”想到那個可能,她哽咽的說不出話來。

    瞧梅香哭哭啼啼的夸張模樣,易少凝暗暗在心中嘆息。

    果然是冷烈親自挑選傍她的丫鬟,緊張她的程度簡直跟他沒兩樣。

    她好脾氣地摸摸梅香的臉安撫。“沒事,就是路上遇到故人。你乖,擦擦眼淚,快去給客人沖壺茶,弄些茶點到偏廳來。”

    丫鬟接收到命令,飛快抹干眼淚,點頭如搗蒜的辦事去。

    “全叔,讓您見笑了,這邊請。”

    福全看著眼前的高門大戶,聽著丫鬟說的話,這才驚覺此刻的六小姐已非昔日易家那個存在感極為薄弱、不受人待見的庶女!

    為了親事,冷烈近日接的全是當日可往返的鏢,回到府中已是夜深人靜、萬籟俱寂之時。

    回到鏢局大門,冷烈翻身下馬,守門的護衛立即喚來小廝,替大當家把馬帶回馬廄歇息。

    冷烈踏進大廳,管事立即躬身迎上前。“大當家您回來了,要吩咐廚房備夜宵嗎?”

    “不用。今日局里無事吧?”

    “一切如常。倒是夫人今天領了個故人回來,在偏廳坐了一下午,還留了那人用完晚膳才走。”他遲疑了片刻才接著說:“夫人還跟賬房支了一張銀票……”

    聞言,冷烈神情一肅,俊眉微攏地問:“故人?還給銀票?”

    “小的問過夫人,夫人只說是娘家舊仆,其余的沒多交代。”

    管事這些話讓冷烈心里更加疑惑,易少凝早就跟京城的易家斷了聯系,會有故人找上門要錢,這也太奇怪了。

    他想不明白,又問了管事些細碎雜務,便讓他退下歇息。

    冷烈抱著滿腹疑惑回到寢房,發現屋里的燈燭還亮著。

    決定擴大鏢局的生意后,他經常離家走鏢,易少凝則是習慣性地等他回府,親自伺候他梳洗、用夜宵,兩人才親親密密的同床共枕。

    之后鏢局的生意越發穩定,他走鏢的路程越拉越長,少則三天,多則十天半個月,他便不讓易少凝等他回來再睡下。

    而今夜易少凝反常的行徑,讓他感覺事情有些不對勁,心莫名不安。

    冷烈推門入房,值夜的丫鬟一見著他,立即問:“爺回來了,要用夜宵嗎?”

    他冷凜著眉,不答反問:“夫人還沒睡下?”

    大當家最最在意的是他的娘子,這是眾所皆知之事,這會兒迎向主子那張嚴峻冷臉,丫鬟硬著頭皮回答,“夫、夫人說睡不著……”

    他抿著唇沒說話,好半刻才讓丫鬟下去歇息。

    易少凝聽到動靜,回過神來,這才發現冷烈繃著一張臉,走了進來。

    瞧他那模樣,易少凝心里已經有七、八分底,猜想她家這位冷臉當家應該已經透過手下的人知曉今天的事了。

    她也不賣關子,笑吟吟的拉著他的手說:“我讓人備熱水——”

    “誰來了?”

    一句廢話也沒有,完全是男人單刀直入的果斷行事作風。

    易少凝只得拉著他坐下,老實交代,“我今天在街上遇到全叔。他是易家的仆人,聽他說,我爹生病無法看診,加上家里近來狀況不好,便遣散了一些仆役、丫頭,減少家里開銷。只是家里給的遣銀似乎很少,我便擅自做主,到賬房支了張銀票給他,讓他好回鄉養老。”

    冷烈靜靜聽著,不訝異她會有的舉止反應。

    “你們易家在京城也算小有名氣,怎么會說垮就垮?”

    “似乎是哥哥惹了事,丟了官職,連帶的牽連了爹爹……詳細情況是如何,外人也無法得知。”

    雖說易家不待見她這個庶出的女兒,她也早已做了永不回易家的打算,可真到了這時候,她卻怎么也硬下心腸置之不理。

    易家再無情,她也拋不開那血脈相連的親情。

    今日事情既已發生,他本是想順勢開口問她想法,見她臉色越發沉凝,于是問:“那你想做什么?”

    易少凝擰著眉,思索了好片刻才抬起眼看他,“烈,我想回京一趟……”他對整個易家人,甚至易飛鵬的觀感不佳,更甚至認為像這樣漠視自己骨血的人,即便走了,也無須為他送終。

    可他知道易少凝與他不同,她善良、重情意,就算被辜負,也不計舊惡,是以德報怨的人。

    這答案他并不意外。

    “好,你決定好歸期,我親自送你回去……”

    聽到他要親自送她回去,易少凝內心兀自轉著的恐懼瞬間浮現。“不,你差人送我回去就好,你別、別送我。”

    見她不讓他送,冷烈一張俊美臉龐繃緊,郁悶的兩道俊眉都快打結了。

    “為什么?”

    她凝著他陰晦的神態,一張小臉有著濃濃的憂心。“在京城,你有太多太多不堪回首的過往,我不要你回去感受那些……”

    很明顯的,冷烈內心翻騰的悶火因為感受到她說這句話的心意,瞬間被澆熄了大半。

    “只要有你在我身邊,再晦暗的過去都不足為懼。”說到這里他語氣有些悶的說:“只是這幾日我得為府衙親押一趟鏢,走不開。”

    瞧他掩不住因她而起落的情緒,易少凝心里的甜意泛濫,她看著他說:“沒關系,正事要緊。”

    她嘴上雖然這么說,卻難免有些失落,只是思及冷烈是在為他們的未來拼搏,她不允許自個兒如此依賴著他。

    思緒百轉千回,讓她矛盾得很。

    而矛盾的何嘗只有她,冷烈也同樣掙扎,他思忖了片刻才說:“明日浮云正好有趟鏢要入京,我讓他順道送你回京城,若時間允許,我會親自去接你。”

    “真的嗎?”

    那雙眼因為他的話注入光彩,他萬般愛戀的捧著她的臉,狠狠吻了那張小嘴,再舔遍她的臉才說:“你娘家那邊我只管銀兩的事,需要多少捎封信告訴我,我會讓人送銀票過去,可其余狗屁倒灶的事,你一樣都不能管,懂嗎?”

    易少凝的心因為他的話飛得高高的,又突然被吻,整張臉紅得不可思議。

    她沒好氣地嬌嗔了他一眼,“在說正經事,你做什么呢?”

    這男人,因毒癥引起的獸化并沒有因為毒解了而消失,偶爾不定期會發作——

    或許是那偶爾才會發作的獸化影響,他的某些小動作會不自覺展露出獸性,總讓她有些不自在。

    冷烈將懷里的人兒抱得緊緊的。“想到之后有好一陣子瞧不見你,我悶得心里都痛了。”

    易少凝聽得心窩一陣輕揪,雙臂圈著他的腰,臉枕在他的頸窩,幽聲道:“我回京后別讓我等太久。”

    “鏢局的事我會速戰速決。”說完,他將她抱到榻上,用那足以灼傷她的深情黑眸說:“但床上的事,我們慢慢來……”

    這是她每一次在冷烈獸化時,他最常對他說的話。這會聽到,她一張粉臉窘得都快燒起來了。

    因為這代表她今夜應該不用睡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美男如獸最新章節 | 美男如獸全文閱讀 | 美男如獸TXT下載
山东群英会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