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郎君請負責 > 第三章 于氏盜例錢

郎君請負責 第三章 于氏盜例錢 作者 : 唐歡

    重陽節之后一連了幾天雨,陰陰的,董慕妍覺得全身像患了風濕,肌酸骨疼,懶洋洋的沒了力氣。

    自從見了澹臺浚一面之后,她便總是憶起那日的情形。

    那日他與她說過話沒有?彷佛不發一言,只是那般嫌棄地看著她,雖然陪著她們姊妹燒了香,還送她上馬車,可終究沒跟她道一語。

    他倒是跟董慕麗說了幾包客氣話,惹得董慕麗嫣然一笑,就像他倆才是未婚夫妻,而她在旁只是礙眼的路人。

    有什么辦法呢?事已至此,她不得不承認,自己給董慕麗了,不論董慕麗使了什么手段,贏就是贏了。

    嫉妒也好,羨慕也罷,總之這輩子,這個男人大概與她無緣。

    “小姐,暖手爐。”蓮心遞過一個小手爐道,打斷了她的沉思。

    “天還沒有多冷,這個時候就用暖手爐太浪費了。”董慕妍回神道,“那些炭得等到冬天用才是。”

    “小姐放心,”蓮心道,“重陽節府里發了過節的例錢,我娘新置了一簍銀霜炭,夠用的。”

    “哦?”董慕妍終于寬了心,“那便好。”

    本以為在發例錢的事上,慶姨娘又要苛待她這個小院,沒料到這次慶姨娘倒大方,讓她甚感奇怪。

    “這北院是全府最冷的地方,”蓮心抱怨道,“小姐病時,慶姨娘擅自作主將您挪到這里來,說是大夫往北進出方便,其實不過是想占南院那幾間氣派的屋子罷了。”

    “這里挺清凈的,離她們又遠,”董慕妍倒想得開,“我寧愿獨自住這兒。”

    “一到晚上,風一吹,外頭的樹葉沙沙地響,奴婢都不敢輕易到院子里去……”蓮心打了個寒顫,“她們都說,這里鬧鬼……”

    “鬼?”董慕妍聽著新鮮,“瞎傳的你也信?我們不是在這里住了大半年,哪里見過鬼?”

    “小姐不知道,這里曾經是三太爺的居所,”蓮心道,“三太爺一輩子都沒娶親,一直寒窗苦讀,想求取寶名,可惜最后抑郁而終。聽聞他在世時,每晚這屋里都會傳出女子的笑聲,他也并無待妾與婢女,只有兩個書僮為伴,大伙兒皆奇怪那女子的聲音從何而來……大概櫻非妖即魅,定是狐仙。”

    “不許胡說!”董慕妍瞪她一眼,“神神鬼鬼的,自己嚇自己,依我看,那不過是老一輩的人閑著無聊編出來的故事。”

    “奴婢本來也這般想,可今日打掃,從側屋里竟搜出了這個。”蓮心捧出一本書來,“藏在那舊柜子里頭,是三太爺留下的東西。”

    “一本書罷了,”董慕妍瞧了一眼,“有什么稀奇?”

    “這上面的字也不知是用什么筆寫的,特別纖細。”蓮心道:“奴婢雖識得幾個字,可這通篇古古怪怪,也看不懂寫了什么。”

    “哦?”董慕妍順手拿過來,只看了一眼,不由一愣。

    這……這是來自現代的鋼筆字?

    她怕自己眼花,趕緊對著燈仔仔細細又看了一遍。

    果然,這筆跡絕非毛筆所書,真真切切,屬于她那個時代的產物。

    霎時如他鄉遇故知,董慕妍眼中涌起一片濕熱,心緒起伏不平。

    “小姐,恐怕是那狐仙留的?”蓮心瞧著她神情有異,緊張道,“小姐,您可別嚇奴婢!”

    “別怕別怕…”董慕妍努力鎮定道,“一本書罷了,有什么可怕的?”

    “這上面到底寫了什么?小姐的神情如此驚駭,奴婢怎能不害怕?”蓮心十分緊張。

    “若真是妖魅留下的,這大概就是她日常所書的手札吧。”董慕妍胡亂敷衍。

    “妖魅也寫手札?”蓮心大為困惑,“寫什么?莫非是勾引三太爺的法子?”

    “待我仔細讀讀再說,”董慕妍苦澀地笑道,“一時半會兒也說不清楚。”

    “哦……”蓮心呆了呆,又道:“小姐,若真有勾引男人的法子,你可得好好學學,把澹臺公子的魂勾過來啊。”

    噗,這丫頭,都這個時候了,還有閑心提這個?

    說來,蓮心母女待她真算盡忠盡責,只怕世間再也找不出第三個待她如此好的人了。

    “大小姐——”

    伴隨著這聲叫喊,外面傳來篤篤的敲門聲,像是董老太太房里金嬤嬤的聲音。

    這么晚了,金嬤嬤緣何來此?

    董慕姸與蓮心詫異地對視一眼,蓮心連忙將門打開,果然是金嬤嬤肅然地站在那里。

    “嬤嬤,”蓮心打招呼道:“何事啊?”

    “老太太想請大小姐到她房里去一趟。”金嬤嬤答道:“蓮心,你也一并過來。”

    “祖母為何喚我?”董慕妍總覺得金嬤嬤的神情透著些古怪。

    “大小姐去了便知,”金嬤嬤只道:“趕緊動身吧。”

    這語氣不太客氣,但董慕妍與蓮心顧不得多想,便匆匆往東院去。

    此刻已過亥時,東院卻依舊燈火通明,想來確實是出了大事。

    董慕妍入了東院的廳堂內,就見董老太太端坐在其間,慶姨娘也陪侍在側。而最令她意外的,是蓮心的母親于氏正跪于堂下。

    “娘!”蓮心大吃一驚,低聲喚道:“娘,這是怎么了?”

    “你們來了,”董老太太道:“剛審了于氏,她承認偷了賬房的例錢,說是拿去買了銀霜炭,送到你們北院去了。”

    “什么?”董慕妍駭然,“祖母,怕是有誤會吧?好端端的,我奶娘她斷不會做這樣的事啊!”

    “于氏伺候你多年,手腳一向干凈,我本來也不敢相信,”董老太太道:“可她親口認的,不如,你親自問她?”

    “奶娘,這究竟是怎么了?”

    董慕妍急步上前依扶起于氏,然而于氏卻長跪在地不肯起來。

    “老奴對不住大小姐,”于氏淚流滿面的地道:“那日去庫房領過重陽節的例錢,看到桌上多了一份,一時沒忍住便順手藏到了袖子里,老奴是想著給大小姐過冬用的……”

    “你這老貨!”董老太太喝斥道:“自己貪心認貪心便是,為何要攀扯慕妍,說是為了她?”

    “老奴確實是為了大小姐——”于氏執意道:“老太太,說來怕您不信,這年來,慶姨娘苛刻太小姐,月例處處克扣,東西從不給足!老奴若再不想些辦法,只怕這個冬天大小姐就要凍死了。”

    “你胡說!”慶姨娘變了臉色,“我何曾敢怠慢大小姐?你一個賊奴的話,誰會相信?”

    “大小姐請替老奴作證,這年來,我們北院缺食少衣的,這可有冤枉了姨娘?”于氏呼道。

    “大小姐,請替我娘作主!”蓮心在一旁聽了,撲通跪下道:“我娘向來忠心,若非為了大小姐,斷不會做這等糊涂事啊!”

    董慕妍心中火氣翻騰,腦中嗡嗡錚鳴,好半晌沒了言語。

    “大小姐、大小姐!”于氏和蓮心不斷地喚她。

    “祖母……”董慕妍啞聲道:“奶娘確實是為了我,還請從寬發落。這一年來,北院領了多少例錢,置辦了多少東西,蓮心都有記賬,我們北院的確入不敷出,祖母若不信,可親自查查。”

    “對了,買銀霜炭的錢,奴婢也一并記了賬的,”蓮心連忙道:“老太太,若我娘親真是為了她自己偷的錢,大可私藏了,哪里會用來添置北院的所需呢?”

    “姨娘說要給我們做冬衣也一直沒做,”董慕妍看了慶姨娘一眼,“我身上這件,還是三妹妹送的。”

    “真有此事?”董老太太凝眉,轉頭問道:“慶姨娘,果真如此?”

    “老太太——”慶姨娘心虛地身子一顫,“都怪妾身平素忙昏了頭,沒照顧好大小姐,有些事情本以為交給下人去辦就可,東西原也是給足的,誰知道下人們個個倦懶,從中謀私,不僅騙了妾身,更委屈了大小姐的院里。”

    她這張巧嘴真會推卸責任,三言兩語就把自己給摘出來了。

    “到底是誰從中謀私,克扣了北院的東西,你可要查仔細了,給我交代清楚,”董老太太道:“這件事,不能就這樣糊里糊涂的就混過去了。”

    “是,是,”慶姨娘點頭哈腰,“妾身連夜去查。”

    “于氏,”董老太太思忖了片刻,道:“你為著你們大小姐做了這等偷盜之事,雖情有可原,但罪不可恕,就罰你在柴房關上三天,打二十板子,好好思過。”

    “是。”于氏伏地感恩道:“謝老太太輕罰,奴婢罪該萬死!”

    董慕妍總算松了口氣,然而想到于氏年邁,還得受二十板子的刑,又忍不住隱隱擔憂。瞧著蓮心那焦慮的眼神,大概與她一樣忐忑,然而,這已經算是不幸中之萬幸了。

    馬車在董家大門前停下,澹臺浚思忖了一會兒,命車夫駛到北邊的側門去。

    今日,他來見董老太太,正式提退婚的事,畢竟這不太光彩,為了董家的顏面,還是低調些從側門進出比較妥當。

    然而他萬萬沒想到,今日董家連側門外都如此熱鬧,也不知發生了什么,熙熙攘攘擠著一群下人,私語紛紛。

    沒多久,便見一口棺材從府里邊抬出來,一個小丫頭全身縞素,扶著靈柩,雙眼腫得像核桃,大概是哭得太久,再無半分掉眼淚的力氣。

    “公子,”車夫開口道:“估計是董家哪個奴婢剛死了,真觸楣頭,咱們方才不該走這條道的。”

    “不礙事,你過去跟門房通報一聲。”澹臺浚吩咐,“請董公子出來接一接咱們。”

    車夫點頭,領命飛快地去了。

    澹臺浚在馬車中等待之余,細細打量了車窗外的情形。

    他發現董府這情況甚是奇怪,死了個仆婢,一眾圍觀的人好歹曾與之相處過,卻無半分悲戚表情,倒有閑情指指點點閑言碎語,也不知道什么緣故。

    那個身穿孝服的小丫頭大概是棺中人的女兒,她孤零零站在太陽底下,一無兄弟姊妹相互扶持,二無親眷好友慰問,楚楚可憐,也不知她是哪一房的丫頭?

    澹臺浚慶幸自己早已決意與董家退親,家風如此薄涼,這家的主人能好到哪里去?

    當然,慕暄還算不錯,畢竟身為男子,不必埋在這深宅大院里被拖累,泯滅了天真。

    “浚哥哥——”

    忽然聽到董慕暄的聲音,原來他已得了通報,從大門后繞道快步而來。

    “浚哥哥,”重慕暄見了他,急道:“這里是下人進出的地方,你如何能在此?”

    “無妨,”澹臺浚微笑道:“本想省些麻煩,倒是沒料到今日這北側門似乎也不太方便。”

    “死了個嬤嬤……”董慕暄頓了頓,猶豫片刻才道:“是我大姊姊的奶娘。”

    澹臺浚一怔,頗為詫異,“怎么這般突然,記得你說過,大小姐生病后一直是奶娘在照顧,我還以為這位嬤嬤身體很好。”

    “這于嬤嬤患有哮癥,但在我家多年,一直瞞著,想來是怕我們嫌棄她有病,會催她還家。”董慕暄解釋,“前兩天她犯了事被關在柴房里思過,沒料想柴房灰塵重,還藏了幾只野貓,而不知她是吸了塵灰,還是貓毛鉆進鼻子里,一口氣便沒喘過來。”

    澹臺浚恍悟道:“我聽說過這哮癥,確是如此的,平時倒沒什么,就怕這些塵埃。”

    “我大姊姊也是命苫,”董慕暄嘆了一口氣,“大伯母去世沒多久,這奶娘便算是她跟前第一親近的人了,竟然也去了……”

    “大小姐現下如何了?”澹臺浚不由關切,“方才我看到個扶靈柩的丫鬟,可是這于嬤嬤的女兒?”

    “對,那是蓮心。”董慕暄道。

    馬車的位置擋住了董慕暄大半個身子,側門外一群下人皆在看熱鬧,沒注意到他近在咫尺。

    蓮心依著禮儀,先磕頭燒了紙,待和尚念了往生經文,便與幾個漢子將母親的靈柩扶上靈車,一路灑淚往郊外的墳地而去。

    盡避是下人,這喪事辦得還算像樣,想來于嬤嬤好歹是大小姐的奶娘,又死于非命,再不濟董家也得出些銀兩,以免生了閑話,落人口實。

    “今日真是不湊巧,”澹臺浚有些心軟,便道:“不如我改日再來給董老太太請安吧。”

    “浚哥哥,來都來了,先喝杯茶再走吧。”董慕暄攔住他,“我祖母也等了半日,不提別的,見一面也好。”

    澹臺浚思忖片刻,終于點了點頭,“也好,反正事情總要說的,遲早都一樣。”

    這門親事遲早要退,他也不想再惺惺作態,讓董家還存有希冀。有時候心中一時的慈悲,或許會招來日后更大的怨恨。

    當下了馬車,隨著董慕暄一道入得府門,繞過三進三重的庭院,長長的回廊后便是董老太太居住的東院。

    “給老太君請安——”澹臺浚見了長輩,行了大禮。

    “澹臺公子快請起。”董老太太親自上前扶住他,“公子是貴客,不必如此客氣。”

    “今日登門拜訪,實在是唐突了。”澹臺浚道:“剛從江左回來,也沒備什么禮物,不過有些江左的特產,據說有助養生,還望老太君不要嫌棄。”

    “公子就是心細,”董老太太贊賞道:“慕暄也剛從江左回來,卻不曾給老身我帶回點什么。”

    “祖母不是說過我人回來就好嗎?”董慕暄在一旁呵呵笑。

    “慕暄,把你大姊姊叫過來吧,”董老太太道:“難得澹臺公子在此,他倆有什么話,可當面說說。”

    “是,”董慕暄與澹臺浚遞了個眼神,“浚哥哥請先喝杯茶,我一會兒就回來。”

    澹臺浚自然懂得,這意思是讓他趁這機會把退婚的事向董老太太道明,以免一會兒董慕研來了,當面啟齒,增生尷尬。

    “澹臺公子,”董老太太見他托著茶盞凝神不語,便道:“可是這茶泡得不對味?”

    “味道甚好,”澹臺浚直言道:“還請老太君見諒……今日晚輩的來意,想必老太君早已知曉了……”

    “嗯,是為了退婚的事吧?”董老太太也不羅嗦,“按理呢,老身我該勸一勸的,不過這是你們兩個孩子的事,還是你們自己先說清楚的好。”

    這推出去的舟又被推了回來,對方言明不作主,要他自己去對董慕妍講,顯然并不希望他退婚,若他臉皮薄些,意志動搖,怕是今天也開不了口了。

    “當年定這門親事之時,曾有我母親的鴛鴦玉佩為聘,”澹臺浚道:“老太君別怪晩輩小器,若別的聘禮倒罷了,可這玉佩是我母親的陪嫁之物,如今父母皆已亡故,晚輩想留個念想。”

    董老太太沒料到他態度如此堅決,面露遲疑。

    “那玉佩并不值什么錢,”澹臺浚道:“晚輩真的只是想留個念想,還望老太君成全!”

    董老太太臉色一沉,想說不出其他反對的話來,只淡淡道:“東西不知擱到哪里了,想來是在慕妍房里,老身還是那句話,你們兩個自己先說清楚,若慕妍肯了,老身我自然不會為難你們。”

    若董慕妍不愿意呢,這門親便卡著不退了?

    澹臺浚發現,他往日在朝廷上說話進退得宜,偏偏在這董家,或許因為理虧心虛,聽到這話,半晌都吐不出一個字。

    “那玉佩尋不著了。”忽然門外有個女子道。

    婢女們打起簾子,董慕妍緩緩步入屋內,她竟然也是一身素服,幾日不見,臉上瘦削了一圈,神情尤其憔悴。

    “慕妍!”董老太太甚不悅,“來了貴客,你怎么穿得這般?”

    董慕妍遠遠立在門邊,并不上前,只施禮道:“祖母,奶娘去世,我受她養顧之恩,不能不報,但祖母在堂,我這一身打扮確實不敬,還請祖母成全。”

    “你既如此念及恩情,我也無話可說,”董老太太嘆息一聲,朝她招手,“過來吧。”

    “素服不祥,怕沖撞了祖母,”董慕妍并不上前,“祖母有什么吩咐,只管說便是。”

    “我讓你過來,是想讓你見一見澹臺公子,”董老太太道:“你既然在屋外已經聽見了,我們也不必多言,那玉佩究竟在哪里?”

    “本該在我房里的,可我病了這一場,卻怎么也尋不著了,”董慕妍道:“今天聽聞澹臺公子要來,我早想著該把它還給澹臺公子的。”

    “怎么會尋不著了?”董老太太詫異,“你仔細找過沒有?”

    “原是奶娘替我收著的,”董慕妍道:“她這一去,東西我也不知擱到哪兒了,等蓮心從山上守靈回來,我再叫她尋一尋。”

    她真的打算還給他嗎?或這只是拖延退婚的借口?澹臺浚瞧著那張雪色的臉,卻猜不出答案。

    “這樣吧,你帶澹臺公子去你那北院再仔細尋尋,”董老太太道:“也怕澹臺公子多心,疑你誆他。”

    “晚輩不敢——”澹臺浚連忙道

    他明白,董老太太這個提議是想讓他倆單獨相處一會兒吧?可惜事已至此,又能改變什么?

    若說他態度真有改變,或許是因為今日對董大小姐多了一分同情。往昔她刁蠻傲慢,與此刻的楚楚可憐大相徑庭,他確實有些不忍心。

    但就算如此,退婚之事他絕不會猶豫。

    董慕妍遲疑道:“我那屋里沒收拾呢,怕怠慢了貴客。”

    “不礙事,”董老太太卻執意道:“不過小坐片刻,一盞茶的功夫,我知道蓮心不在,你那里諸多不便,但澹臺公子既然來了,不能讓他白來一趟。”

    “是……”董慕妍只得點了點頭。

    澹臺浚瞧著她似有難言之隱,彷佛不太愿意請他到北院去。按理說,他也不該與她單獨相處,然而這般拖延下去,對雙方無益,既然董老太太允許了,不如就爽快些,也顧不得禮數。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郎君請負責最新章節 | 郎君請負責全文閱讀 | 郎君請負責TXT下載
山东群英会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