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總編的狐貍作家 > 第十三章

總編的狐貍作家 第十三章 作者 : 可樂

    【第九章】

    一開始余若騁以為,杜若歡只會是他生活里的一個小插曲,卻沒想到她在與影劇圈里頗具分量的資深編劇見過面后沒多久,便被招攬進對方的編劇團隊里,開始編劇的實習。

    這段期間,她一有空還是往出版社跑,用無數個疑問占用了余若騁下班后的時間,他與陶湘湘相處的時間被切得七零八碎。

    眼見陶湘湘越來越落寞、安靜,余若騁越來越愧疚……

    這一天,午餐時間,杜若歡看著坐在對面的男子當著她的面神魂不知飛到哪里去,她敲了敲桌子,佯怒的開口:“哥,你一星期才抽出這么點時間跟我吃飯,還當著我的面走神,不會覺得太過分嗎?”

    聽到她的抗議,余若騁回過神,語帶歉意的說:“抱歉。”

    杜若歡嘴上抗議,但見他動起筷子吃飯,漾開笑容積極的為他布菜,“要神游等吃完飯回到你的辦公室再神游,跟我吃飯就要好好的吃。”

    余若騁看著她嘴角揚笑,沒有半點因為他心不在焉的沒禮貌行徑而不開心,他不得不承認,杜若歡很懂得拿捏與人相處的分寸,很懂得怎么做才能討人喜歡,莫怪爸媽都很喜歡她。

    他定了定心神,專心吃飯,邊聽她說著實習編劇的甘苦談。

    “對了,后天我們劇組在中部山區要拍開場戲,你去不去?”

    余若騁知道她說的是出版社前年賣出的版權,他一直掌握開拍進度,也與作者參與過劇組的取景會議,只是沒想過要到現場去。

    看來帶杜若歡的資深編劇應該十分看好她,才會把這難得到現場親眼看著文字轉換成影像呈現的機會給了她,對她應該是很好的經歷。

    “中部……這來回需要費點時間……”

    見他不是十分感興趣,杜若歡如實說出心中想望,“老師抽不出時間,哥,你就抽個空陪我去嘛!”

    沒想到她會提出這樣的要求,余若騁有些為難。

    這陣子因為杜若歡的出現,他已經夠少時間陪陶湘湘了,如果再陪她走一趟中部又無法帶陶湘湘一同去,他心里實在過意不去。

    見他久久不答腔,杜若歡開口又說:“哥一直是拚命三郎,也不休假的不是嗎?我這些年一直在國外,沒機會好好看看臺灣的風景,我們就搭個伴,玩個幾天,放松放松,如何?”

    “歡歡,我手上有個案子還在處理,沒辦法臨時……”

    大略猜出他的想法,杜若歡退而求其次。“好吧好吧!那就當天來回也行。反正我們未來的日子還長,我也決定留在臺灣,多的是時間可以去。”

    余若騁依舊沉默。

    杜若歡死死盯著他,小心翼翼地問:“哥,你討厭我嗎?”

    這突如其來轉了方向的問句讓余若騁有些摸不著頭緒。“什么?”

    杜若歡手撐著下巴,表情很是疑惑。“我的個性是人來瘋了些,專做不在計劃里的事,是讓人有些困擾。但……哥沒女朋友不是嗎?看起來也不像是討厭我,那為什么總這么難撩?”

    她說這話時沒半點害臊,倒是余若騁因為她這一番話,面色微赧,腦中沒來由的浮現陶湘湘的臉。

    這些日子以來,他與陶湘湘的關系一直處于她施恩、而他受恩的狀況,久了,他竟沒去想過他們這樣的關系,其實跟一般男女朋友無異。

    不同的是……陶湘湘不是人,是只狐貍精。

    想到這一點,他想起陶湘湘說兩人“人妖殊途”時落寞的神情,想起杜若歡出現后,她的郁郁寡歡,那瞬間,他的內心熱血沸騰,下意識便吐出一句話來——

    “我有女朋友。”

    他的答案讓杜若歡有些錯愕。“真假?”

    這樣一來,就可以解釋為什么余若騁和她在一起時,總是不知不覺走神的原因了。

    畢竟她認識余若騁的時間不長,也沒喜歡他喜歡到非他不可的地步,因此她只是有些失落,卻沒讓自己難受太久。

    “所以……女朋友沒答應就去不成啰?”

    余若騁并不討厭杜若歡,甚至這段時間相處下來還滿喜歡她給人的感覺,舒服、自在,像是已經認識了很久一樣。

    或者該說他對她的感覺像是妹妹,因此見她臉上黯然失落,他竟有些心軟。

    “就……當天來回。”

    峰回路轉的決定讓杜若歡開心得臉都亮了起來,她真心道:“哥,下次你介紹你女朋友讓我認識,我得好好謝謝她把你借我這么久!”

    余若騁見她興奮之情溢于言表,有些莞爾,但想到之后要介紹陶湘湘給她認識,這……可讓他苦惱了。

    出發這一天是萬里無云的好天氣,陶湘湘的心情卻十分沉悶復雜。

    “余若騁,我真的不能跟你去喔!”

    昨晚余若騁已經跟她解釋過今日與杜若歡的行程,也說了不帶她同行,是怕她現在的法力并不穩定,就怕一個閃失出差錯,讓她的真實身光曝光,會醸成不可挽回的局面。

    陶湘湘明白,心里卻是莫名不安,舍不得他離開。

    見她臉上明顯失落、一副像被他遺棄的可憐樣,余若騁既心疼又心憐,語調放得柔軟似水。“湘湘,乖乖的等我回來,我有很重要的話要對你說。”

    感覺到他的溫柔,陶湘湘主動圈住他的腰,將臉埋在他胸前,感受他的體溫與氣息,許久后,她才問悶的開口:“我只要你留在我身邊就好。”

    聽她悶悶的聲音,余若騁唇邊的笑弧加深,沒好氣地問:“不想知道我要跟你說什么很重要的話嗎?”

    因為杜若歡的出現,陶湘湘這陣子再度陷入修行人不該感受的愛恨怨嗔癡當中。

    杜若歡與他似乎很有話聊,興趣相同,聊起書聊起電影,全是一些她所碰觸不到、無法理解的專業世界。

    他與杜若歡在一起似乎很快樂。

    不像她,能為他做的少得可憐……

    相較下來,杜若歡能給他的遠比她多很多,或許杜若歡就是他這世的姻緣,契合是天定的。

    也因為這些想法,她多怕余若騁想對她說的是再見……

    想到這些,她幾乎不敢面對現實地眨掉浮上圓眸的霧氣,咬著粉唇,執勘的惱應:“我不要聽!”

    余若騁覺得表白的事要慎重,這么短的時間表白,還來不及開心就要暫時分開,太空虛了,所以他才想著等今晚回來再告訴她,可瞧瞧陶湘湘一副不想面對現實的模樣,他倒是很好奇,她的小腦袋瓜在想什么。

    “真的不聽?”

    “不聽。”

    余若騁見她如此堅定,忍不住莞爾,又不想提早破哏,只是揉揉她的發頂,說:“反正也不是現在能說的事,晚點我們再聊。”

    陶湘湘靠他的懷里連吭都不吭一聲,他沒好氣地開口又說:“我都要出門了,不親我一下嗎?”

    聽到他的話,陶湘湘嘟著嘴抬起頭,踮高腳尖,雙手攀著他的頸項,羞怯地送上自己嬌嫩嫩的甜唇。

    但礙于時間,余若騁在肺里的空氣快用盡的那一瞬間離開她的唇,拉開彼此的距離。

    他以拇指輕撫著她的唇,聲音粗嗄道:“乖乖等我——”

    陶湘湘沒等他把話說完,拉下他的頭,又是一陣狂吻,心中卻是難受的想掉眼淚。

    或許今晚就是她與余若騁的最后一夜了……

    日落西山,車子平穩的穿梭行駛在山路上,白日涼爽的風因為山上驟降的溫度,透著一股寒意。

    隨著時間一點一滴流失,余若騁掩不住遍心似箭,給人一種焦躁的感覺。杜若歡瞥了他一眼,問:“晚上有約會?”

    訝異這小丫頭又是一語戳中他的心事,清俊臉龐微赧地應了聲。

    瞧他那赧然的模樣,杜若歡打趣道:“哥,你之前都是怎么藏著情緒的?知道你有女朋友后,你的一舉一動在在透露著『我想快點回家見女朋友』的訊息?”

    余若騁的確是滿心滿腦牽掛著陶湘湘,卻不知道自己像個剛談戀愛的小伙子,這么輕輕松松就露餡了。

    他沒好氣地橫了她一眼。“你現在膽子倒是變大了,竟敢調侃起你哥來了?”

    話才落下,他突地看到有一團雪白的動物,倏地由一旁的竹林里竄了出來。

    他沒看清楚那一團雪白的動物是什么,腦中下意識的浮起陶湘湘恢復原形的模樣,心口猛地一震,直覺便踩住剎車。

    車子猛然頓了一下,杜若歡嚇了一跳,連忙問:“怎么了?”

    余若騁就著車燈看清那擋在路中央的雪白身影,原來是一只兔子。

    “是兔子……”

    話聲才落,因為他突然踩剎車,原本跟在后方保持著安全車距的車子,在夜幕低垂、霧氣升起、視線變差的情況下,一個反應不及,直接撞上了他的車。

    余若騁的車子毫無預警的被后方車輛一撞,車子沖出山徑的路肩護欄,直直墜下山崖。

    車子一墜崖,重力加上速度讓周遭的景致以快轉的方式掠過眼前,余若騁看向身旁一臉驚恐發出尖叫的杜若歡,滿是愧疚的絕望開口:“歡歡……哥……

    對不起你……”

    乍看到那一團雪球般的小動物沖出來,他直接想到陶湘湘,他不想讓她受傷害!

    所以他踩了剎車,造成這樣的結果,是他的錯!

    隱隱約約中,他看到杜若歡淚流滿面地朝他搖頭,然后在高速中失控墜下的車子轉瞬間就來到谷底。

    他知道,完了!

    當車頭撞上谷底巖石發出吭隆聲響,受到撞擊劇烈而晃動的車體讓安全氣囊瞬間彈開,卻也讓車里的兩人受到劇烈震蕩。

    余若騁被震得頭暈眼花,心中卻哀戚的想著,接下來,直墜而下的車頭撞毀后,車體若歪斜倒地,汽油泄出爆炸起火,他們可能會被燒得尸骨無存。

    腦中閃過各種可能發生的狀況,無奈的是在這當下,他卻是什么也做不了,只能被動的等待那一刻來臨。

    奇怪的是,在那陣強烈的撞擊之后,余若騁只覺得雙耳嗡嗡作響,視線一片模糊,但恍恍惚惚中他竟覺得車子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緩緩抬起,再托正。是因為強烈撞擊產生的幻覺嗎?

    余若騁強撐著不讓自己暈過去,卻在眼角瞥到一抹白色身影時,驚詫不已的瞪大眼。

    陶湘湘飄浮在半空中,雙手做托狀,掌間有一道剌目的熾白光圈。

    是她,是她用她的法力將墜入谷底的車子緩緩托正。

    待車頭已毀的車子穩穩落在地面,余若騁激動的喊:“湘……湘湘!”

    他這激動的聲嗓在陶湘湘聽來,卻虛弱得有如蚊蚋。

    她再度施展法力將車門震開,看到余若騁的那一瞬間,眼淚不由自主的流了下來。

    早上他出門時,他依舊閃耀英俊,穿著西裝的修長身形沐浴在晨光里,美好的讓她的心怦然失控。

    她對他的愛并沒有因為時間的流逝而減少,反而因為那一世又一世,反復的追尋、重逢,層層加深至無可撼動的堅定情意。

    如今見他的額頭撞了道口子,汩汩的血流下將那張好看的臉染得怵目驚心,她心痛如絞,疼得幾乎要死去。

    她強忍住心痛的感覺,施法將他與杜若歡一同帶出車外,看著剩一口氣的兩人并躺在巖石遍布的地面,不禁恍然失了神。

    人的性命是如此脆弱、短暫而不堪一擊,僅是這么個撞擊,命幾乎就要沒了……

    “湘……湘湘……”

    聽到余若騁的聲音,陶湘湘拉回思緒,走向他,將他抱起躺在自己的腿上,眼淚失控的滴滴答答的落下。

    明明覺得自己只是受到撞擊,余若騁卻有種連說話都覺得吃力的錯覺,感覺到她的眼淚不斷落在臉上,他想抬起手替她擦眼淚,手卻沉重的不聽使喚,怎么也舉不起來。

    許久后,他才擠出聲音,虛弱的說:“別、別哭……我沒事……”

    他這模樣,怎么會是沒事的樣子呢?

    感覺他的生命力一點點在流失,陶湘湘止不住眼淚,哽著嗓道:“都是你,如果讓我跟,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了!”

    他勉為其難地扯了扯唇,“你、你的法、法力還太不穩、穩定……這太、太危險……”

    他的話讓陶湘湘的眼淚掉得更兇,那一瞬間,有個想法浮現腦中。

    這段時間,他們的房中術雙修讓她的法力比起初來時強上許多,難道便是為了今日之事嗎?

    她是來報恩的,擺脫不了的因果循環在不知不覺中又牽引著兩人走到了這一步。

    她又要與他分別了嗎?

    想到這一點,像有把利刃狠狠的剮著她的心,教她心痛難當,卻又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

    陶湘湘咬住唇忍住眼淚,抹掉他蒼白臉上的血跡,握住他骨節分明的大手,安慰道:“你會沒事的,你和杜小姐都會沒事的。”

    彷佛沒聽到她的話,余若騁感覺渾身的痛讓他越來越難集中思緒,像是有一雙無形的手拉著他往下沉,他幾乎無法抵抗那感覺,卻又想到他還有話沒對

    陶湘湘說……一句可以讓她一掃郁郁寡歡的神情,在他面前展露笑靨的話……

    抱持著這樣的執念,他緩緩掀唇:“陶湘湘……我愛你……這是我、我今天……今天早上就想對你說的話……”

    他的聲音微弱得幾不可辨,但陶湘湘卻聽得清清楚楚。

    余若騁說……他愛她?

    她聽清楚了,心跳加速,耳根發燙,心里卻充滿了不確定,顫聲問:“余若騁,你說……你……”她多怕他的話是自己因為太過渴望而產生的幻想,于是不爭氣頓住了。

    眼皮沉得如千斤重,透過那一條眼縫,他模模糊糊看到陶湘湘震驚的表情,心狠狠一凜。

    為什么陶湘湘在聽到他的表白后,并沒有露出可以融化全世界的甜美笑容?

    “湘、陶湘湘……我說我愛上你了……你、你不開心嗎?”

    難道是他會錯意嗎?

    他們之間親密的水乳交融,她看著他時臉上蕩漾的濃濃情感,難道不是因為愛情嗎?

    陶湘湘見他彷佛極為痛苦,兩道濃眉緊蹙的像打結,擔心的根本沒聽清楚他說了什么,只是急慌慌的問:“余若騁,你告訴我,你哪里痛?”

    她迅速托掌,想用法力替他療傷,卻聽到他的聲音傳來。

    “陶湘湘……我說我愛上你了……你、你不開心嗎?你真的……真的只是來報恩……”

    這一刻,他的聲音虛弱得彷佛說出口便會被風給吹散,但她卻聽得清清楚楚、真真實實。

    原來她聽到的那一句話并不是她因為渴望而產生的錯覺。

    那一瞬間,她內心有說不出的感動,唇邊揚起美麗的笑。“余若騁,我愛你,如果不愛你,又怎么會像個傻子,生生世世追著你的后面跑?”那泛著笑意的眼睛卻緩緩落下眼淚來。“可是……可是我們人妖殊途,我們不可能在一起……”

    余若騁聽著她帶著淚意的破碎聲嗓,一字一句敲進耳底,內心激起一圈又一圈甜蜜的回蕩,嘴角揚起笑。“真好……”

    隱隱約約看到陶湘湘臉上的笑容,余若騁只覺得那梗在心口的難受消失了,但因為喜悅,因為虛弱,陶湘湘說的話,一句也沒落入他耳底就暈了過去。

    陶湘湘看著余若騁閉上眼暈了過去,心一凜,知道她再拖下去就來不及了。

    心思一定,她立刻施法治愈重傷的兩人。

    只是陶湘湘雖然在與余若騁雙修后法力漸強,卻在感應到他出事,移形換位來到兩人出事的地點,并將車子托穩,這一連串的動作下,她的法力已弱到無法治愈兩人。

    她可以選擇不救杜若歡,將所有的力量用在余若騁身上,但心善如她,加上她對余若騁的愛,她毫不猶豫的選擇傾盡法力治愈兩人。

    因為即便救活了余若騁,即便兩人相互傾心,但人妖殊途,她永遠不能與他在一起。

    但杜若歡就不一樣了,在她圓滿完成報恩任務離開后,至少有個人可以伴在他身邊,陪他笑、陪他哭。

    他不會是一個人孤孤單單的終老。

    所以,即便耗盡法力,她兩個都得救!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總編的狐貍作家最新章節 | 總編的狐貍作家全文閱讀 | 總編的狐貍作家TXT下載
山东群英会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