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一顆糖拐歐巴 > 第七章

一顆糖拐歐巴 第七章 作者 : 夏晴風

    【第四章】

    “為救一個陌生人,失去寶貴性命會不會后悔?”

    受車子高速沖撞之后,楚可人整個人被拋飛到數尺之外,劇痛只有一瞬,接著

    她感覺自己輕飄飄的,離開了地面。

    那道分不清是男是女的聲音彷佛從很遠的地方傳來,有些縹緲,卻不可思議地清楚。

    她低頭發現自己確實漂浮起來,她看見另一個躺在柏油路上頭破血流的自己……然后意識到自己死了。

    后悔嗎?

    那當下她也問自己,但望向跌坐在斑馬線上的流浪漢,她想她不后悔了……于是她想也不想的,對那遙遠的聲音回答,“不后悔。”

    “你是個好孩子,一定會得到好的報償。我正好路過這里,你想不想活下去?”

    “我能再活下去嗎?”

    “當然,我能夠讓你死而復生,不過有個條件。”

    “什么條件?”楚可人問。

    “最近陽間魔物橫行,剛才的車禍正是因為駕駛被魔物附身,車子才會失控……”

    她疑惑地打斷了對方的話,“魔物?我沒有看到什么魔物啊。”

    “你若答應我的條件,復生后就會看見。”

    “我做得到的話,就答應。”

    “你可以選擇一項能力,復活后用這能力清除作怪的魔物。”

    隨著話音落下,有幾個不同色的球狀光點出現在她面前,她沒多思考,直覺出手抓住白色光點。

    遙遠卻清晰的聲音又響起,“你選了治愈術,很不錯。治愈術修練得好的話,以后也能治愈人界的疾病。而對魔物來說,治愈術卻是劇毒,無須修練就足以讓大部分魔物致命。”

    楚可人沒能再多問什么,便失去知覺。

    等她再醒來,已經轉進普通病房,為她開刀的醫師說,她能被救回來,而且術后復原狀況良好,沒有其他后遺癥,絕對是奇跡。

    能夠自由行走之后,她開始看見以前看不見的事物,人間確實魔物橫行,尤其醫院特別多……

    楚可人的思緒在半年前的意外事件中打轉了一會兒,直到高行遠的聲音將她拉回來。

    “楚醫師,你不止救我兩次,你救了我三次。”

    “我們似乎特別有緣。”她對高行遠說了句,轉而問邵一棻,“一棻,以后能這樣叫你嗎?”

    她問出這句話時有些不好意思,她不善與人拉近距離,但邵一棻跟她有一樣的遭遇啊,讓她忍不住想更親近對方一些。

    “當然可以,我以后也叫你可人,行遠跟我提過你的名字。”

    “你跟孟律師是不是也有其他能力?”

    邵一棻笑了,反問:“你遇到的神仙是不是讓你選技能?”

    “對,我選了白色光點,神仙說那是治愈技能,對付普通魔物綽綽有余。認真說,這半年來,我遇上的魔物沒有一個能從我手里逃脫。”

    邵一棻感慨了聲,“比我跟辰陽當初選的攻擊技能強多了。”

    高行遠聽著怔望邵一棻,又轉向楚可人。

    這么玄幻離奇的事,她們卻用稀松平常的語氣聊著,彷佛是隨處可見的日常瑣事,他感覺世界觀都被改寫了。

    一旁的凈凈卻是聽得津津有味,接著補上一句,“神仙只幫助好人,爸爸、媽媽是好人,楚阿姨也是好人。”

    楚可人對孩子溫柔一笑,今天之前她以為自己大概這輩子都只能一個人面對魔物,孤軍奮戰到老,她從沒想過對別人提及離奇的經歷,更沒想到這世上還有其他人跟她遭遇相同。

    她忽然有些慶幸,今天答應章漢翔的邀約。

    “章先生,謝謝你今天邀請我來這里。”楚可人真心誠意的說。

    “以后你叫我行遠吧。你是救了我三次的救命恩人,再喊我章先生實在太見外,以后我也喊你名字可人,不喊你楚醫師了。”高行遠笑得善意滿滿,讓人輕易就卸下防備。

    “好。”楚可人依了他。

    邵一棻來回打量楚可人與高行遠,看出了兩人才剛在“郎有情妹無意”的男女關系初始階段,有意幫忙高行遠一把,于是問楚可人——

    “可人,你星期天晚上有空嗎?我想邀請你到我們家吃飯,介紹你認識我先生,以及一位教會牧師。”

    “好啊。這星期天我不用值夜班,正好有空。”楚可人飛快答應了邀約。

    “那星期天晚上讓行遠去接你,他常到我們家吃飯。我們約晚上六點,好嗎?”

    “可以,沒問題。”她笑道。

    邵一棻有些調皮的對高行遠眨眨眼睛,像是在說:我很義氣的幫了你一把嘿!斑行遠了然回以微笑。

    “那我們就約好了,星期天晚上見。到時候我們再聊,現在我讓你跟行遠好好享用下午茶,就不打擾你們了。”

    邵一棻識趣說完,就牽著凈凈的手進甜點店廚房,將一方空間留給高行遠與楚可人。

    楚可人喝了一口溫熱的伯爵茶,茶香在唇齒間漫開,甘甜不澀,是很好的伯爵茶。

    這茶讓她想起以前也曾喜愛喝茶的老爸,還沒變成游民之前,她的老爸是個居家型好男人,她對老爸最深的記憶就是,他下了班回到家,就要先泡一壺好茶。

    然而五歲那年,她家完全變了樣。

    原本雖不富裕但幸福和樂的家,因為一場堡地意外,逐漸支離破碎。

    她爸不愛喝茶了,變得愛喝酒,喝酒后偶爾會發酒瘋,大聲罵人,她媽被他罵跑了,她被丟給爺爺。

    爺爺靠低收入戶的補助與拾荒,勉強扶養她,她那原本愛家、愛她的老爸沒多久成了在街頭居無定所的游民。

    她望向高行遠,看見他眼里仍有幾分愧疚,明白高行遠大概很內疚半年前那場車禍。

    表面平靜的她,在得知半年前那場車禍,自己救的流浪漢是眼前的男人時,不知不覺對高行遠產生了幾分親近感。

    楚可人一向不愛跟他人說太多關于自己的故事,然而她想,她與高行遠之間似乎異常有緣,也許,她可以跟他拉近關系。

    其實半年前那場車禍,改變了她對世界的看法,原本對人保持著距離的她,也開始嘗試與周遭同事建立比較友好的關系。

    人,是脆弱的生物,隨時可能因為一個意外,今生就結束。

    想到這里,楚可人對高行遠溫和地笑了,想對他說,他根本不需要覺得內疚。可是她不知道,那朵善意微笑,在高行遠眼里,開成一朵妖艷的花,讓他的心跳因為那朵微笑陡然失速,他的神思有瞬間迷離恍然。

    穩了穩心神,他終于將問題拋出口。

    “你……那場車禍……你有沒有什么后遺癥?”生平第一次,他發現他居然有沒辦法好好順暢說完一句話的時候。

    他心里在這瞬間有太多感覺……什么樣的緣分讓楚可人接二連三地救下他,這美麗的女子,平常態度看來冰冷,然而她的行為卻如此無私。

    多數人是能離麻煩有多遠就多遠,誰會拼了命、冒著生命危險救一個素昧平生的流浪漢?

    楚可人大概猜出高行遠的心思,笑了笑,難得地對人敞開了心扉。

    “我爸爸曾經是游民。”

    高行遠想都沒想過會聽見這么一句話,楚可人的父親是游民?

    “你沒聽錯,我爸爸是游民,有時候睡公園、有時候睡騎樓。那天與其說我是想救你,不如說當下我想救的是我爸爸。你打扮成流浪漢,扮得很像,以前我爸爸穿的也像你那天穿的那樣,暗色系又臟又舊的衣服。”

    “你父親現在呢?”高行遠發現面對楚可人,他很容易詞窮。他原是想說,她父親現在一定過得很好,有一個當醫師的女兒,生活一定改善了。

    可偏偏望見楚可人有些感傷的面容,那話又說不出口,直覺告訴他,楚可人的父親恐怕已經不在了。

    楚可人給了他微笑,那是抹充滿感傷的笑,然而她開口的語氣卻十分坦然,“我爸在我讀高一的時候,因為肝硬化過世了。”

    “因為你父親生病,你才選擇當醫師嗎?”

    高行遠好想了解楚可人的全部,所有與她有關的人、所有楚可人的喜好,他迫切渴望了解。不過,他殘存的理智提醒他,不能太著急。

    楚可人搖搖頭,“我父親因為肝昏迷被送進急診室,我接到警察通知趕到醫院,急診室醫師只是用遺憾語氣告訴我,我父親剩下時間不多了,健保病房沒空床要等,然后去忙其他病人了,當然這無可厚非。”

    楚可人停了會兒,嘗一口藍莓慕斯,藍莓果香與糖的甜化開一些她心里的苦澀,她才又開口。

    “在同樣一天,有個食品集團的大老板小中風,被送進急診室。當天下午,醫院外面圍了很多媒體記者來采訪,我看到醫院好幾個醫師站在那位大老板身邊。

    “到現在我都忘不了大老板的名字,叫高仁松,很巧剛好跟你同姓。那位大老板被送進急診室后沒多久,在幾個醫師護士的照護下,立刻被轉進病房,我知道對方有錢有勢,住頂級豪華單人房很正常,當然是要病床馬上就有病床。

    “但我看著這一幕,又坐在急診病床旁看我爸,心里有很多感觸……我想當一個無論病患出身貴賤,都能對病患一視同仁的醫師。”說到這里,楚可人安靜片刻,望向木格子窗外。

    周間下午,小巷子里相對寧靜,偶有兩三個行人經過,楚可人視線停在行道樹葉縫間散落的溫暖陽光,難得煩躁的情緒,緩緩平靜下來。

    她平靜微笑,續道:“那天晚上發生一件意外,是我人生另一個轉折點,也是我想成為醫師的另一個重要原因。”

    楚可人挪回視線望向坐對面的高行遠,不知怎么地就想對他說起從不曾對人提起的往事,或許是因為寧靜的店里彷佛是個神奇小空間,讓她放松下來。

    “那天我在急診室陪我爸到晚上,九點多我離開醫院,想回家幫我爸找兩件干凈衣服讓他替換。回去時經過一條小巷,我沒發現有人跟蹤,在小巷子里,我被一個男人從后面抱住,我掙扎尖叫,可是力氣太小掙脫不了。

    “襲擊我的人不知道拿什么從我后腦袋用力敲了一下,我頭昏眼花倒在地上,發不出聲音,有人走進巷子救了我。我記得他兩三下把想侵犯我的男人打暈之后,蹲下來看倒在地上的我,對我說……”

    楚可人沒能說完,高行遠冒出三個字,打斷了她。

    “不可能……”高行遠一臉詫異,又似是陷入自己的世界,說了不可能后,緊接著低喃道:“你可以站起來嗎?你流血了,我送你去醫院,好不好?”

    楚可人聽到,瞪大一雙眼睛,眼底寫滿不可思議,問:“你……是你救了我?”

    那天發生的事,她從沒有對任何人說過,知道這段對話的人,就只有她跟救命恩人了。

    高行遠臉上也寫滿震驚,那天他從醫院出來心情很不好,在街上晃蕩,剛好經過一條巷子口,聽見一聲短促的呼救。

    他往巷子里看去,正好看見一個男人拿著木棍,朝一個看似青少年的人后腦揮打,他快速奔過去,搶下男人手上的木棍,狠揍男人幾拳,沒想到對方弱不禁風,幾下就打昏了。

    他走到呼救的人旁邊,才看清是個少女,她頭發剪得很短,像個男孩子,跟眼前的楚可人完全不同,沒想到居然是同一個人!

    他記得當時楚可人掙扎地站了起來,對他說——

    “我沒事,謝謝你幫我,我等一下要去醫院。”

    他見她后腦傷口流著血,一度想陪她去醫院,卻被婉拒。

    “后來,你去醫院了嗎?”高行遠問。

    楚可人微微一笑,聲音多了溫柔,這個世界真的好小!她沒想到能再遇到當年救她的人,她一直想好好跟他說聲謝謝。

    “我當然去醫院了,我爸還在急診室。不過我沒看醫師,我回家拿衣服時,簡單清理一下傷口,擦了點藥就當沒事了。

    “我想當醫師的另外一個原因是,我想找到你,跟你說謝謝,我本來以為沒希望……真沒想到能再遇見你。高行遠,非常謝謝你。”

    楚可人異常鄭重認真地道謝,弄得高行遠有些尷尬。

    “沒什么,我只是做了一件任何有點正義感的人都會做的事。”

    楚可人非常非常非常認真的看著高行遠的臉,很努力想記住曾經救過她的這張臉,不過她很明白,再努力也不過是白費方氣。

    “高行遠,我很想記住你的臉,可惜我沒辦法。”楚可人語氣充滿了遺憾,

    “你救我那天,我受傷有了后遺癥,我認不出人的臉,所以也認不出你。我當醫師其實有另一個傻氣的原因——想研究自己那天受傷的后遺癥。

    “當時受重擊導致顳葉損傷,那天之后我發現我無法分辨人的五官,每個人的五官都應該是獨特的,但那天過后,在我眼里每個人都變得差不多,所以我認不出你。”

    高行遠驚愕,坐在楚可人對面,久久無法言語。

    許久后,他才有辦法問:“你的后遺癥,能治療嗎?”

    楚可人淡然笑了,平靜地說:“目前無藥可治,我原打算走神經內科,但進醫學院兩三年后,翻遍各種關于腦傷造成臉盲癥的醫學文獻、研究報告,我漸漸接受我的病無藥可治。我發現我有外科天賦,后來就選擇成為外科醫師。”

    高行遠故作哀傷狀,用幽怨語氣說:“原來從頭到尾,你根本看不出來我這張臉有多帥氣啊!”

    楚可人哈哈大笑,不知為何,她曉得高行遠這么說并不是他有多自戀,認為他的長相異常帥氣,而是想用這逗趣的說法,希望她能開心點。

    其實臉盲癥早已不再困擾她了,剛開始那兩三年,她確實很在意認不出人,但慢慢的,她接受了這個特殊的后遺癥。

    “我確實看不出來你這張臉有多帥氣。”她笑著說。

    “也就是說,不管我現在是一張畫著老妝的臉,或是我原本年輕帥氣的臉,在你眼里并沒有太大差別。”

    “差不多是這樣。不過我知道你貼了a色胡子、戴了灰白色假發,感覺年齡老好幾十歲。”

    “那好!”高行遠振奮地坐直了身子,他的手越過桌面,握住了楚可人的手。楚可人先是驚訝,有一瞬僵硬,卻沒有抗拒他,將手抽出來。

    高行遠神情認真且嚴肅,慎重地說:“可人,我現在沒有女朋友,你愿不愿意跟我交往看看?”

    楚可人笑彎眉眼,“你難道不該先問我有沒有男朋友?”

    “你有男朋友嗎?”他從善如流地問了。

    楚可人眉眼依舊彎彎,對他搖了頭。

    “愿不愿意跟我交往看看?我保證我這張臉非常帥氣,跟你一起走在大街上,絕對不會有人說你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跟我交往吧!我溫柔體貼,還會下廚,家里收拾得窗明幾凈。

    “我很會賺錢,保證讓你衣食無缺。我可以把我名下三輛跑車,全讓你開,你愛開哪輛就開哪輛。當我女朋友,以后你負責開車,我負責養車、養家跟養你。”

    “你再繼續說下去,我會以為你要直接求婚了。”

    高行遠倒是臉不紅氣不喘的接了話,“直接求婚也不是不可以,就是怕你覺得太快了。”

    “確實太快,你并不了解我,不過我愿意跟你交往看看。”

    “謝謝你,你一定不會后悔,對了,有件事我要跟你說,高仁松是我爸爸。”楚可人愣了一下,緊接著眉頭微皺起來,但她沒來得及開口說什么,高行遠立刻補充說明。

    “你千萬別多想,那些偶像劇演的狗血劇情,絕對不會發生在我們之間。”楚可人沒有反駁他,交往只是男女關系的開端,誰知道他們會走到什么程度?又何必現在先煩惱。

    有時心動只是一瞬間,幻滅卻來得很快。

    她聽別人說自己有張極度美麗的臉,現在的她當然分辨不出來,不過她確定在演藝圈里打轉的高行遠,看過的美女一定不少。

    就連他看到自己也會露出驚艷神情,她猜她這張臉,依普世價值來評斷應該確實不錯。

    楚可人非常理智地想著,外貌是一回事,人的本質又是另外一回事,高行遠現在心動,也許僅僅只是因為她的外貌,以及兩人間的連串巧合,相處過后才是最大

    考驗,才知道兩人能不能契合。

    “我們先交往看看吧,合得來才能討論下一步。”楚可人理性的說。

    “我們一定會很合。”高行遠胸有成竹。

    “我差不多該回醫院了。”

    “我送你。”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一顆糖拐歐巴最新章節 | 一顆糖拐歐巴全文閱讀 | 一顆糖拐歐巴TXT下載
山东群英会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