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霸王妃(下) > 第五章

霸王妃(下) 第五章 作者 : 子紋

    【第十三章】

    罕伯澤精神颯爽,神采奕奕的下了朝,看到他大步走來,木顯榕輕易看出他的大好心情。

    “上朝還挺有趣的!”

    段頌宇拉著她轉到角落,擺脫那些總是在四周晃來晃去的侍衛,又四下觀望了下,確定附近都沒有人后,直接將她臉上的青布拉下,然后將她壓在柱上,抓住這片刻的隱私,低下頭,吻住她的唇。

    她一驚,還來不及反應,他便放開了他,一臉得意。

    “王子!”她急忙拉起青布,“若再如此,屬下要生氣了!”

    “好啊。”他不是很在乎的說,“我有沒有跟你說過,你生氣起來很漂亮?”

    “你……”她啞口無言了。

    他揚聲大笑,這才說出心情很好的原因。“今日尹帕向我下跪。”

    木顯榕聞言非常訝異,“是嗎?”

    段頌宇點頭,“父王果然是明事理之人,原本他還打算宣你上殿,讓尹帕親自賠罪,不過我說尹帕若真心悔過就免了,以此回絕父王。看來今日的事,可以大大挫挫尹帕的銳氣。”

    或許可以,但更有可能會令尹帕更加惱羞成怒,木顯榕不安的想。公主一向仗著自己神似死去的王后而備受寵愛,所以驕縱難以管教,現在算是公然跟大王子鬧僵了吧

    “走,”渾然未覺她的擔憂,段頌宇朝她努了努下巴,“我要去看我母妃。”

    “是。”木顯榕恭敬的跟在他身后。

    母親這個名詞對段頌宇來說已經很遙遠,在二十一世紀,他七歲那年,他的母親便因為癌癥過世。

    母親的影像在他心目中早已模糊,他只記得一個畫面,就是在他第一天上小學時,她在他的臉頰輕輕印上一個吻,而那一天過后,她便進了醫院,從此再沒有醒過來。

    沒想到現在陰錯陽差來到這里,他不單有了父親,還有母親。

    他的父親氣宇軒昂,是個令人敬佩的王者,母親呢?大唐公主,應該是個溫柔婉約的大家閨秀吧?他更加期待了。

    轉進一個回廊,入目的景色令他微楞了下,只因他彷佛走進了另外一個世界。

    這里不再是傳統的西域土生建筑,而是用上好的梨花木為建材,建造成古色古香的南方建筑,雕梁畫棟,曲橋橫跨底下的人造湖,亭、臺、樓、閣,無一不美。

    “這里︱好美!”

    “是啊!”跟在他身后的木顯榕也認同,“當年國王迎娶永和公主為妻,特別從南方請來大批建筑工匠,建造此一宮殿,名為永樂宮,讓公主雖身在異鄉也能看到熟悉的建筑,一解思鄉之情。至于這池子,正好建在地下涌泉上頭,所以終年不涸。”

    “沒想到我父王還挺會把妹的!”

    “把妹”

    他揚首一笑,“就是討好、追求一個女子的意思。”

    “可是這一切并不是茴月王的主意。”

    “不是”這倒令段頌宇意外了。

    “是死去王后的主意。”木顯榕進一步解釋,“茴月王與王后自小青梅竹馬,感情甚篤,當年大唐天子提議合親,原本茴月王打算拒絕,但王后要王上以大局為重,所以王上才點頭娶了公主,唯一的條件,就是雖然永和公主貴為大唐公主,但只能為妃。因她來自東土,于是賜封日妃。”

    “我知道︱日、月、星三位妃子,我的母妃是日妃,凡昭為月妃所出,至于那個刁蠻公主則是星妃的掌上明珠。”他把之前惡補到的消息說出來,當然,說給他聽的還是白克力。

    “是啊。”兩人登上拱橋,就見盡頭的涼亭坐著一位雍容華貴的美婦,身旁兩個宮女也是唐裝打扮,拿著大大的芭蕉扇輕搧著。

    永和公主穿著一件青色絲綢做成的上衣,腰帶把長裙高高的束在胸部,裙子外加件小袖上衣,遠遠看去,更添一絲優雅柔美的姿態。

    段頌宇沒有想過她長什么模樣,但是她的背影卻勾起了他腦海深處遙遠的回憶,當她轉頭,看到她的五官,他更是倏地失神。

    她的臉竟然神似他早逝的親生母親!就好像從他小心收藏的相片中走出來的人似的,連臉頰上因淡淡一笑而乍現的酒窩都一模一樣。

    他的眼底閃著激動,單膝跪在她前頭,“母妃!”

    重逢的喜悅寫在永和公主的臉上,她伸出手摸著他的臉,喜極而泣,“伯澤……你可回來了!”

    “是,讓母妃擔心了。”

    永和公主輕搖了下頭,眼角泛著淚光,“看你好,母妃就好了。”

    離開大唐,遠嫁西域,來到陌生的環境,唯一的依靠除了夫君之外,就只剩下唯一的兒子,她的心不大,只希望見他平安快樂。

    段頌宇伸出手摟住落淚的美婦,一點也不覺得別扭,因她和自己的母親實在太像了。

    木顯榕看著他們母子,也忍不住紅了眼眶。

    “母妃,請你見一個人。”他伸手抹去永和公主臉上的淚,“你一定得要見見她!”

    木顯榕看到他的目光投來,不由得一楞。

    “過來。”他對她微微一個點頭。

    這是不對的!她現在一身男裝,在外人眼中,她的身份是禁軍統領,但是他眼神中流露的情感太過露骨。

    “讓本宮猜猜,”永和公主打量著臉覆青布的木顯榕,“是木將軍吧?”

    “母妃真是聰明絕頂!”

    永和公主失笑搖頭,“不是母妃聰明,而是這個宮里沒有秘密,人多自然嘴雜,木將軍因忠心護主毀了容貌的事,早就傳進母妃耳里了。”

    看著眼前慈祥的女人,段頌宇并不想選擇欺騙,但是現在的情勢,他卻不得不瞞著她。

    “抬起頭讓本宮看看。”

    深吸了口氣,木顯榕抬頭。

    永和公主直視著她一雙靈活的大眼睛,贊道:“好一雙美麗的眼睛!本宮可以從我兒的神情中看出你對他的特別,這些年跟在他身旁,辛苦你了。”

    “這是屬下的職責所在。”她不是沒有見過這個王妃,不過那已經是孩提時候的事,這個日妃娘娘還是一如印象中的優雅柔順。

    “起來吧。”

    永和公主才開口,段頌宇便伸出手,一把將木顯榕扶起。

    看著兒子自然的舉動,永和公主眼底閃過一絲光亮,木將軍飛快的收回手的動作也落入她眼中。

    木將軍有一雙美得攝人魂魄的眼睛,雖是個男人,但是站在兒子身旁,卻有種惹人愛憐的嬌柔氣質。

    這樣的嬌柔︱會招來災禍。永和公主不由得在心中嘆了口氣,只不過看著兒子的模樣,若他真動心︱他不會聽勸的。

    “坐下吧。”斂下心神,她若無其事對兒子說。

    段頌宇立刻依言落坐,看著圓桌上的棋盤。

    “母妃跟誰對弈啊?”

    “窮極無聊,打發時間而已。”她微笑回應。

    “不如和兒臣玩幾局?”

    此話一出,永和公主登時驚訝的瞠大眼,一旁的木顯榕也好不到哪里去,因為他明明根本就不會下棋!

    看她們的表情,段頌宇很快就明白,那個原本的茴月國大王子根本不會下棋,不過既然現在他已經取代了他,當然得做他自己。“兒臣在閑暇時曾試著玩了幾次,漸漸有了興趣,請母妃驗收兒臣的棋藝吧!”

    永和公主這才欣慰的笑開,擺了棋,兩母子便你來我往的廝殺了起來。

    因棋興濃厚,兩人一下起棋,時間就過得飛快,不自覺日已西下。

    就在此時,一串細碎的腳步聲傳來,木顯榕首先收起專注在棋盤上的視線,看向遠處走在一行人前頭的罕尹帕。

    “是公主。”她低聲提醒,“還有……星妃。”

    聽出她話語當中的謹慎,段頌宇微側過身,就見穿著一身藕荷色輕紗,戴著綠色蓋頭的罕尹帕走在前頭,身后還跟著一行侍女。

    看她臉上的表情,八成是因為早上在正殿受到的屈辱而來的。

    懶懶收回自己的視線,他將手中最后一顆棋子放下,“母妃這次又輸給兒臣五個子兒了。”

    永和公主見了,輕擊了下掌,“還真是……幾年不見,你不單懂事了,就連棋藝也精進不少。”

    “總不能老是長歲數不長腦子吧!”他爽朗一笑,“那豈不是枉為人了嗎?”

    腳步聲停在涼亭外頭,他沉穩的目光看著永和公主,就見她臉上表情依然平靜。

    “再跟母妃下一局如何?”彷佛沒有見到到訪的一行人,她逕自說道。

    段頌宇微笑,這一瞬間明白這位公主或許外表柔弱,但是內心絕對不若她外表所呈現的模樣。

    “好啊!”他立刻擺棋,“就聽母妃的意思。”

    站在亭外的星妃一行人看沒人打算理會她們,面子有些掛不住,但又不能就這么掉頭走,不得不出聲喚道,“姊姊!”

    聽到這聲叫喚,永和公主臉上這才漾出一抹恬靜的笑,視線柔柔的落在亭外的一行人身上,“妹妹,你來了?”

    “是。”星妃盡避不悅,也只能微微一福身。

    “賜坐。”永和公主對身旁的侍女說道。

    “姊姊不用客氣。”星妃淡淡回絕。“妹妹這次來,是有一事想要姊姊給個交代。”

    “是嗎?”她臉上依然恬靜,不顯太多思緒,“妹妹請說。”

    看著四周的景色,星妃的眼光不由得一冷。這里是茴月國宮殿中她最厭惡的一個地方。

    明明他們就身處在茴月國內,死去的王后和眼前這個大唐公主卻硬是把居所弄得像是中原一般,像什么話

    雖然東方大唐勢力如日中天,但是茴月國也不遑多讓,她一向自傲于自己回族的血統,她的高祖還是協助茴月國先王平定天下的最大功臣之一,因為傲于自己的身份,所以她打心底不屑漢族文化,對于這個永和公主,更是打從心眼里瞧不起!

    她的目光看向一旁戴著青巾的男子,就見對方跪拜在地。

    “這位就是木將軍?”傳聞中有勇有謀的男人,她知道自己的愛女心系于他,只不過若是他的忠心不能屬于她們,這個人就留不得。

    “將軍,”罕尹帕朝著面覆青巾的木顯榕走了過去,“聽說你受傷了?”

    “謝公主關愛,”她急忙把頭垂得更低,就怕尹帕會突然伸手除去自己臉上的青巾,“已經無妨。”

    “別躲!”她不悅的蹙眉,“讓我!”

    段頌宇立即起身,橫出手臂,擋住她的路。

    罕尹帕立即瞪向他,“王兄這是做什么?”

    “怕你嚇壞我的愛將。”對她,段頌宇也很不客氣。“女人家還是矜持點的好。”

    “王子。”木顯榕輕聲喚,搖了下頭。公主都已經不好得罪了,更何況還有一個星妃在旁……

    星妃乃是死去王后的親表妹,相貌神似死去的王后,所以備受茴月王寵愛,也因為如此,星妃才氣焰高張,罕尹帕也能恃寵而驕。

    就算看出木顯榕的不認同,段頌宇還是擺明了不讓討厭的女人再朝木顯榕跨進一步。

    “母妃!”罕尹帕幾次想閃過他的阻擋都閃不過,氣得重重跺腳,看著母妃,要她替她出頭。

    星妃眼神一冷,正打算開口斥責,卻沒料到

    “真是抱歉,本宮累了,”永和公主先發制人,“想回寢殿休息,妹妹若有事,就長話短說吧。”

    在這風刀霜劍的宮庭里,她很明白就算無害人之心,也得要學會防御,不論是在大唐,或是茴月國。

    “關于這事,”礙于多雙眼睛在看著,星妃也不好發火,“姊姊可得好好問問咱們的大王子。”

    “怎么”永和公主輕挑了下眉,狀似一臉困惑的看向兒子,“大王子得罪了星妃娘娘嗎?”

    段頌宇直截了當的與星妃面對面,“伯澤愚昧,不知何事得罪了娘娘?”

    星妃看著他,眼帶不悅,“先不論王子做錯了什么,現在就單憑你身為茴月國王子,見到我卻不知下跪請安這點,就知也沒長進多少。”

    “是啊,”結果段頌宇一點也沒有被激怒的樣子,反而認同的點頭,“伯澤是沒啥長進,畢竟伯澤本就是個無能庸俗的王子。但尹帕可不同,敢問聰明、貌美、知所進退的茴月國公主,怎么見了我母妃也不知要下跪請安?”

    星妃聞言,臉色立刻變得難看。

    罕尹帕也沒有料到會被反將一軍,更加生氣,“你胡說什么!”

    “胡說言重了吧,若我胡說,那星妃娘娘不也是胡言亂語了?”他逕自說道,然后倏地冷下臉來低斥,“你還不跪下!”

    罕尹帕頓時進退維谷,只能再度找救兵。“母妃啊—”

    “算了。”永和公主淡淡的替她們母女解了圍,出聲緩頰,“都是自家人,那些繁文縟節就省了吧。”

    “是啊,自家人︱母妃說得極是!”段頌宇與永和公主相視一笑,在母親的眼眸深處看到了欣慰之情。

    “妹妹就把來意直說了吧。”永和公主轉頭道,“到底大王子怎么得罪了尹帕?”

    “姊姊難道沒有耳聞,在凈水沙洲他傷了我的尹帕”

    她眼眸微斂,“是有聽說。伯澤,你怎么說?”

    段頌宇銳利的目光射向星妃,“娘娘現在是來向伯澤興師問罪的?”

    “興師問罪本宮不敢。”星妃神情一冷,“只不過尹帕是金枝玉葉,從未受過這般屈辱,身為她的王兄,你做得太過份。”

    “關于此事,父王也知情,今日早朝父王也已經做了處理,現在說到我母妃跟前,娘娘是想怎么樣?”他不客氣的反問。

    “只是要你母妃給個交代,不是說你們東土一向以禮待人,王子的禮與規矩呢?”

    “別把我母妃扯進來,”他懶得浪費時間跟這對恃寵而驕的母女對話,“不如咱們一起到正殿去面見父王,讓他來評評理吧。”

    星妃沒料到他會出此招,還當他是以前那個怕事的小表頭,不禁一楞,“……你竟然拿國王來壓我”

    “伯澤不敢。”他的聲音平靜,不帶感情,“伯澤只不過是未做賊,心不驚,若娘娘和尹帕真如此理直氣壯,見父王又何懼之有?”

    罕尹帕的臉色不由得青白交錯。“母妃,他就是這種不遜的態度,還拿刀試圖要殺了我!”

    他冷冷的瞄了她一眼,“別提醒我,我也很后悔這件事。”

    “那還不向我賠罪”以為他終于怕了自己,她傲氣凌人的說。

    段頌宇卻冷哼,“我只是后悔那天為何要聽木將軍的求情之詞,婦人之仁的放了你一馬,我實在應該好好修理你一頓,看你還敢不敢如此放肆。”

    罕尹帕頓時倒抽了一口冷氣。

    “伯澤,”永和公主出聲輕斥,“你失言了。”

    嘴一撇,他索性站起身,“母妃,兒臣送您回寢殿吧。”

    “妹妹,”永和公主站起身,看著一臉僵硬的星妃,柔柔一笑,“若是大王子有所得罪,還請妹妹大人大量,別跟孩子計較。”

    星妃冷著臉,拉著不悅的女兒,看著他們一行人離開。

    “母妃!”罕尹帕氣得直跳腳。

    “你還看不出來嗎?”星妃看著女兒,恨恨的說,“他已經不再是以前那個伯澤了!”

    “……什么?”

    望著遠去的一行人,她眼底閃過陰沉。

    她有一子一女,偏偏兒子并無大志,自愿鎮守邊陲,早早遠離宮廷,成不了氣候,所以她把希望放在尹帕身上,還以為最大的威脅會是月妃的那四位王子,沒想到……

    罕伯澤,一個她從不看在眼里的無用之人,竟然也有威脅她的一天!那個木將軍,還真有化朽木為柱的神力啊……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霸王妃(下)最新章節 | 霸王妃(下)全文閱讀 | 霸王妃(下)TXT下載
山东群英会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