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總裁與前妻 > 第十二章

總裁與前妻 第十二章 作者 : 青微

    蘇子晴被他突如其來的吻著,心跳在頃刻間快得像是無數只小鹿在狂奔。

    半晌,他放開了她的唇,卻將人緊鎖在懷里悶聲說道:“小晴,我不高興。”

    “……”這算不算得了便宜還賣乖?

    “我不高興你出事的時候,第一個陪在你身邊的不是我。我不高興,你用那么親昵的口氣叫著其他男人的名字。我不高興……我只是你的前夫!”

    她撫摸著他的背脊,后知后覺地確認著,“你這是在……吃墨墨的醋?”驕傲如他,可此刻卻毫不猶豫地點了頭。

    蘇子晴的心在那一刻被溢得滿滿的,這個男人是在向她示弱。他是在告訴她,他有多么在乎她。

    “小晴,結婚的時候我說過,我會護你一生。可是我不好,讓你傷心,讓你難過了。”不容她眼神的躲避,韓澤向來倨傲,難得露出這么委屈的樣子,“我第一次覺得我很差勁,居然讓我老婆把我甩了。”

    “可是小晴,我不想放手,不想你離開我。”他將額頭抵在她的肩頭,用著頹然的聲音,悶悶地傾訴著,“韓溪說,神在創造人的時候,把男人的第一根肋骨取下,造就了女人。小晴,你就是我的肋骨。”

    這樣的一句話,擊潰了蘇子晴的心理防線。

    男人的身形高大,明明可以輕易將她整個罩住,此刻卻是顯現從未有過的脆弱。

    她嘆了一口氣,像是認命似的,將韓澤的臉捧起,直視他的眼眸,“韓澤,我并沒有那么重要,沒了我,你也可以過得很好……”

    再一次,韓澤以唇封住她的。唇畔輾轉間,她聽見他說,“我會證明的。相信我,求你。”

    忽然,蘇子晴在唇上嘗到了自己淚水的咸澀。

    他何嘗又不是她的軟肋呢?

    蘇子晴撥弄他頭髪的手慢慢的移到他的頸后,纖指勾纏著他的髪根,視線落在他好看的唇上,將他的腦袋往下壓,主動加深了彼此的吻。

    韓澤的呼吸倏地變得急促起來,眼神也變得深邃,幽深的眸底暗潮洶涌。他攬上她的腰,“小晴,這是你的答案,我可不許你改變主意。”

    蘇子晴將臉埋入他的胸前,聽著他沉穩卻有些脫序的心跳聲。

    ……

    看了一眼時間,韓澤決定自行起床給他親愛的老婆準備早飯。

    親自下廚?韓大總裁倒是想,但作為一名廚房苦手,在看著出鍋后冒著焦煙味的粥后,最終覺得還是老老實實拿出車鑰匙出去買比較正確。

    他的小晴好不容易有了和他復合的意思,要是食物中毒了,他可就得不償失了。

    于是,韓澤滿面春光地出了門。

    在他出門不久后,蘇子晴因為肚子饑腸轆轆悠悠轉醒。房里環顧了一下,沒看見男人的蹤影,喊了幾聲,也沒有得到響應。

    出去了?

    她長吁了一口氣,但余光所及之處全是昨晚一夜荒唐的痕跡,心里又突然害羞了起來。

    蘇子晴羞恥地將頭埋進被子里,扭捏了半天,才整理好心情,自己起床。回頭看了眼,一片狼藉的床單被套,又讓她羞紅了臉。

    將它們統統拆了下來,塞進了洗衣機里,聽到機器運行的聲音,她才有一種毀尸滅跡的安心感。

    昨晚,她和韓澤……她怎么那么沒有骨氣?

    都怪她意志不夠堅定,放縱自己沉醉在那樣的氛圍、眼神里……這下,可真的是剪不斷理還亂了。

    就當她胡思亂想時,門鈴突然響了,蘇子晴彷佛大夢初醒,急急忙忙地跑去開門。只是,無論如何她都不曾想到會再見到那人。

    “媽?”

    韓母聽到她的稱呼,精心描繪過的秀眉立即皺了起來,“韓澤呃?”

    “韓澤、韓澤不在,他……”

    “他不在正好,我有話和你說。”蘇子晴話還沒說完,就被韓母毫不客氣的打斷了。韓母甚至徑自走了進去。

    蘇子晴努力克制著自己微微有些凌亂的呼吸,暗暗掐了自己一下。

    蘇子晴知道韓母一直不喜歡自己,嫌棄自己平凡的出身,當初因為韓澤先斬后奏地帶她去公證結婚,不想傳出離婚丑聞,影響韓氏集團的股價,才勉強接受她做韓家的媳婦,可韓母對她始終是百般看不順眼。

    而婚后韓澤工作忙,蘇子晴不愿意因為婆媳之間的問題去打擾他。所以每次受了什么委屈,也不曾跟韓澤抱怨過。

    誰知,如今離婚了居然還會再見到韓母。

    沒有想到的何止她一人。韓母前兩個月聽到韓澤和蘇子晴離婚的事,她心情很復雜。老寶說,蘇子晴這個兒媳婦勉勉強強能接受,可是她的出身是她這個做婆婆最接受不了的。

    韓家又不是什么普通人家,即使要結婚也會考慮是否對韓氏集團有幫助才是。可是這蘇子晴偏偏是個父母雙亡,也沒身家背景,怎么配得上韓澤!

    得知他們離婚的事,韓母雖然覺得意外,但冷靜下來后,以為是自己兒子終于想清楚了,所以還一心要為韓澤重新張羅個門當戶對的婚事。

    可這才過了多久,韓澤居然又跑來和這女人混在了一起了。韓母認定是蘇子晴糾纏韓澤,怎么能不生氣。

    韓母一臉鄙夷地掃視了一周這個簡陋窄小的屋子,有些紆尊降貴地在沙發上落座。

    “媽,我、我幫你泡杯茶……”

    “不用了。”韓母抿了抿嘴角,不怒而威的樣子,和韓澤像極了,“我今日來,不過是有幾句話和你說,說完就走。”

    “媽有什么話要我說?”

    韓母盯著眼前這個不討喜的前兒媳婦,毫不掩飾自己的厭惡,“第一,你既然已經和韓澤離婚了,就別再叫我媽。你叫得出口,我可聽不攉。今后,還是叫我韓夫人吧。”

    蘇子晴臉頓時變得煞白,勉強自己嘴角勾起,“我知道了,韓夫人。”

    “第二……”韓母從皮包里拿出了一張支票甩在茶幾上,“拿著錢,給我躲到韓澤看不到的地方去。以后不要再出現在我們韓家人的面前!”

    蘇子晴盯著那張支票,半晌才發出聲,“憑什么?”

    “你說什么!”韓母沒想到一賈唯唯諾諾的蘇子晴竟然會反駁她的話,當即沉下了臉,“哼!憑什么?你心里難道沒有數嗎?當初你糾纏韓澤,想盡辦法嫁進我們家,我拗不過韓澤,才勉強同意了。可是你看看,都兩年了,你還是一副爛泥扶不上墻的樣子。好不容易,韓澤總算想清楚了,知道你配不上他,和你離婚了。”

    輕蔑地瞅了一眼蘇子晴,韓母又繼續說道:“我要是你,就該有自知之明。你這樣家世的人,本來也就配不上我們韓家。離婚的時候聽說你已經拿了三千萬的贍養費,也該知足了。可你居然又恬不知恥地跑來纏韓澤!如果你是還妄想從他身上撈點什么好處,我勸你別癡心妄想了!”

    一番話,說得蘇子晴內心五味雑陳地翻攪著,苦楚卡在喉間,幾乎讓她覺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我沒有纏著韓澤……從來都沒有!”她喃喃地解釋著,似乎也在安撫自己的情緒。

    可是備偏韓母不肯放過她,“沒有纏著韓澤?那你現在是在做什么?都已經離婚了,還讓韓澤搬來和你住,這算什么……”

    “夠了!”玄關半掩的門被粗暴地推了開來,韓澤冷著一張臉站在那里。

    韓澤親眼看到自己母親對蘇子晴的態度,十分錯愕。

    在他心里,他的母親一直是個大家閨秀的奉行者,舉止優雅,言談得體。雖然嚴肅了點,可是眼前這樣惡言以對的母親,讓他覺得好陌生。

    韓母看到韓澤突然出現,心頭一慌,面上卻還是裝出一副淡定的模樣,“韓澤,你來得正好。收好行李,今天就搬回你自己的住處去。”

    韓澤罔顧韓母的話,他心里眼里此刻只有那個快要哭出來,卻還死死咬著嘴唇,倔強著的小女人。

    他后知后覺地猜到蘇子晴在那兩年的婚姻生活中,受了多少委屆。

    他除了心疼,還有氣惱。氣什么都不說,默默忍受的她,又或是更氣忽略了她,沒有維護好妻子的自己。

    韓澤將蘇子晴拉到身后,直視著韓母,“母親你今天過來做什么?”

    韓母看到他對蘇子晴那副護著的模樣,更是怒火中燒,“你說我過來做什么?韓澤,你怎么這么胡涂,為了這個女人,居然連工作都不管了。你們都已經離婚了,你還跑來她家住,像什么樣子。若是讓媒體、狗仔知道了,報導出來,我們韓氏集團怎么丟得起這個臉!”

    “這是我自己的事,不勞母親你操心!”不冷不淡的回答。

    “你!”韓母氣結,“你是韓氏集團的總裁,你要注意自己的言行,這樣的女人……”

    “母親,請注意你的言行!”韓澤冷冷地回道:“你口中這樣的女人,是我所愛的女人,你侮辱她,就是在侮辱我!即使在你心里,小晴一無是處,可在我心里,她便是我的全部,即便是整個韓氏集團也比不上。今天你所說的話,我不希望再聽到!”

    啪!韓母惱怒的一巴掌,卻絲毫沒有打掉韓澤臉上的堅決。

    “韓澤!”蘇子晴驚呼出聲。

    韓母眼里有著震驚。

    韓澤雖然從來也不和她親近,但還是第一次用這么嚴肅的口吻和她說對話。過了半晌,韓母才一言不發地往門口走去,即使生氣也依然保持著優雅的步伐,“你好自為之!”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總裁與前妻最新章節 | 總裁與前妻全文閱讀 | 總裁與前妻TXT下載
山东群英会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