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總裁咬一口 > 第八章

總裁咬一口 第八章 作者 : 可樂

    【第五章】

    “盼盼,我已經等你很久了。”

    歐陽盼盼羞澀的看著那張在眼前放大的俊臉,捂著像是要跳出胸口的心,結結巴巴地問:“你、你你靠這么近要做什么?”

    男人揚起如粉櫻般的薄唇,修長的指撓著她的頰,一雙釋放強力電流的眼看著她,“小傻瓜,你說呢?”

    他他他……靠得好近,是想親她吧?

    噢,天呀!好害羞,上次不小心親到了,這次想親,還問什么問?叫人家怎么回答呀?

    ……

    歐陽盼盼這才發現,原來剛剛自己做了春夢!

    她暗暗在心中發出唾棄自己的哀號。

    她和尹潤晨的那個吻只是意外,但后座力也太強了,居然讓她春心蕩漾到做春夢?

    被好友抓包,她窘得直接否認。“沒有!我、我卡到陰。”

    “沒有?”魏怡然勾著她肥嫩嫩的肩頭,露出了然的賊笑。“歐陽盼盼,我剛剛遇到奶奶,奶奶說你最近去幫少爺做藥膳,還說了,你跟那個少爺小時候的恩怨糾葛……”

    意外得知這件事,魏怡然體內的八卦魂都被勾起來了。

    歐陽盼盼心虛的赧紅了臉,下一秒沮喪的撐額。“厚,奶奶怎么連這個也說了啦!”

    “怎么,不可以讓我知道?常言道,有了異性沒人性,說的原來就是你這種人。”魏怡然露出遇人不淑、泫然欲泣的夸張表情。

    歐陽盼盼的臉從醒來就一直處在高溫的狀態,她窘著臉又結巴了。“什、什么有了異性沒人性,我跟那個少爺又、又沒怎樣,說、說什么啦!”

    “沒怎樣?”魏怡然露出不置可否的表情。“瞧你心虛的,說沒什么,誰會相信?”

    “心虛?我現在的樣子看起來哪有很心虛?哈哈哈哈,應該是我沒睡飽……”說著,圓圓的眼兒飄呀飄的,就是不敢直視好友的眼睛。

    但魏怡然是誰?豈會被她這拙劣的小伎倆給糊弄過去?

    她瞇起眼睛,掐住她嫩嫩的雙下巴。“說,你是不是跟少爺搞上了?”

    搞?她這是交了什么朋友,怎么用詞強烈到讓她的小心臟沒辦法負荷。

    “搞、搞什么?我、我要起床了。等一下沒排到隊別怪我。”

    她終于想起她和魏怡然今天約了要殺去臺中吃排隊美食。

    魏怡然不急了,她現在對好友的發情過程比較好奇。“盼盼,你喜歡上人家大少爺了厚?”

    “喜歡?哈哈,怎么可能啦!”

    “怎么不可能?你跟他從小一起長大,感情又那么好,長大后重逢,當年那小小的火苗,因為你近水樓臺的悉心照顧,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的費洛蒙加持,絕對會天雷勾動地火,情火燎原,一發不可收拾!”

    聽著好友那亂七八糟串起的情境,她竟莫名其妙跟著心跳加速,腦中浮想聯翩。

    但幸好理智還在,歐陽盼盼沒好氣地推開她。“你言情小說看太多,快滾開,我要去刷牙洗臉啦!”

    “歐陽盼盼,不要自欺欺人!”

    歐陽盼盼啐了她一聲,進了浴室,看到鏡中圓臉酡紅的樣子,她用力拍了拍臉。

    或許她和尹潤晨小時候真的感情不錯,但那畢竟是小時候的事。

    長大后重逢了,尹潤晨的模樣的確讓她驚艷,但現實的差距以及兩人身型的差距,讓她即便有一絲心動,也不敢行動。

    不管男人女人都一樣,說什么外表不重要都是騙人的。

    因為男人要的都是世俗標準下的美女,雖然她不覺得自己胖有什么不好,且胖得很開心,但她很有自知之明。

    不用喜歡誰,不被誰喜歡,她喜歡自己、愛自己,一樣可以過得很好!

    尹潤晨一連幾天,分了好幾個時段處理公事。

    公事討論告一段落,一連在在線見他幾天的秘書,看著他的氣色,禁不住好奇地問:“總裁,您最近身體是不是好了許多?”

    經秘書一問,尹潤晨這才驚覺,自從吃了歐陽盼盼的藥膳之后,平時虛軟得像果凍、恨不得天天躺在床上的感覺消失了許多。

    尹潤晨還沒回答,便聽到秘書開口又說:“您才吃了幾天藥膳?這個胖胖小姐的藥膳也太厲害了。”

    秘書金胤凡是他在在線自學網認識的學弟。

    兩人同系,但不同的是,金胤凡活躍在大學校園,他則是因為身體關系,不得不宅在家。

    他可以順利在網上自學拿到文憑,這個熱情的學弟居功厥偉。

    聽他講起歐陽盼盼,尹潤晨這才想起,差不多到吃晚餐的時間了,卻沒看到那肉肉的棉花糖身影出現在面前。

    無由來的,腦中閃過一絲想法。

    是因為昨天意外的肢體碰觸才讓她缺席嗎?

    想起她的唇、她肥軟、帶著香氣的身體,尹潤晨感覺陌生的熱燙感隨著想象竄了出來。

    討論完公事,金胤凡顯得放松許多,在計算機另一端,不斷的探頭探腦。

    “咦,時間差不多了,怎么今天還沒看到胖胖闖進來?”

    沒聽見他的回答,金胤凡看見他的學長總裁那張白皙面皮透出一層紅暈,他擔心的問:“總裁,您不舒服嗎?臉好紅,您快點下線休息吧!”

    尹潤晨因為他那一句話,連忙拉回神智,不自在的悶應了聲后關上計算機。

    他懊惱的將臉埋在掌心嘆了口氣,不明白自己怎么會被一個棉花糖女孩擾得心思大亂。

    這時,敲門聲傳來,他的心一緊地抬起頭。

    小香一進門便接收到少爺投射來的那一記狠厲眼刀,嚇得語無倫次。

    “少、少少爺,吃、吃吃飯了。”

    沒預料到進門的不是歐陽盼盼,他問:“那個胖女人呢?”

    不會真的因為昨天那個意外不敢來了吧?

    他的身體似乎對她的藥膳很有感,如果她不來了,他又要恢復生不如死的果凍人狀態嗎?

    小香面對白著張閻王臉的少爺,心里不禁埋怨起歐陽盼盼來。

    都怪盼盼小姐請假,害得她得面對可怕的少爺。

    “胖……盼盼小姐請假。”

    “請假?”意思是還會再來啰?

    看著少爺臉上的表情不知為何瞬間柔和了許多,小香急忙把話說完:“是的。盼盼小姐說她同事出了車禍,她幫忙代班,今天請假。藥膳食譜是她Line給管家,請大廚做的,少爺趁熱吃。我、我等一下來收碗。”

    一說完話,小香擺好東西,像逃難似的退出了房間。

    尹潤晨看著茶幾上冒著熱煙與香氣的藥膳,有想吃東西的食欲,卻又莫名覺得有些乏味。

    是因為沒看見歐陽盼盼煩著他、纏著他,盯著他把食物吃完的關系嗎?這個可能讓他突然間打了個寒顫。

    這個女人是會妖術嗎?或是他的日子真的太貧乏,才幾天,他居然想念起她的存在?

    因為地球暖化的影響,氣候變異大到讓人無法理解,白天還是熱情艷陽天,怎么才到晚餐時間,天空就噼哩啪啦下起大雨,老天彷佛還怕這雨勢不夠精彩,硬是多劈了幾道閃電、打了幾聲響雷。

    歐陽盼盼在雷雨交加中被司機送到尹家。

    司機撐著巨無霸雨傘護送她到門口,一到門口,便看到管家拿著大毛巾在等她。

    “這么大的雨,盼盼小姐您辛苦了。”

    下這么大的雨她其實想過繼續請假,但她連幫同事代了兩天班,實在不好意思再晾著尹潤晨不管。

    雖然……她這幾天也把藥膳食譜給了管家,請尹家的廚師照食譜煮,但她就是莫名的覺得愧疚。

    “少爺這兩天還好吧?”

    雖然在通訊軟件里,她已經跟管家問過了,但她還是忍不住又問了一次。

    “藥膳都吃了,但情緒似乎不太好。”

    “喚,那就好。”那男人情緒不好是常態,不是問題。

    瞧她輕描淡寫的反應和小香每每準備送餐,收餐前的模樣,管家忍不住揚了揚唇。

    歐陽盼盼驚訝的看著平常多半是張撲克臉的管家臉上的微笑,莫名的有種被算計的感覺。

    “笑……什么?”

    “少爺跟您的感情還是不一樣,您不在,小香可為難了。”

    感情?她和尹潤晨只有那一段久到彼此都不記得的兒時情誼,哪來的感情呀?

    想到這里,她腦中不自覺又浮現那天與他肢體接觸的小意外,心跳見鬼的失了控。

    沒事沒事,現代男女誰還會把這一點小碰觸放在心底?

    她別別扭扭的反而顯得自己奇怪,連好友都覺得她看起來像是喜歡上尹潤晨了。

    她都說了,她一個人過得很快樂,沒打算喜歡誰,唯一的愛人是美食!是的,就是這樣的!

    歐陽盼盼做好心理建設,非常爽快的應道:“少爺對誰都一樣,只是我神經粗,沒事,送餐收餐交給我就好。”

    管家聽她這么說,欣慰的點了點頭。

    于是,歐陽盼盼動作迅速的準備好餐點,迎向小香臉上感激涕零的表情,慷慨赴義。

    她神情自若地端著餐盤上樓,卻在腳步來到尹潤晨房間前時,再度不聽話的停了下來。

    她暗暗唾棄自己一萬遍,連做了幾個深呼吸,才鼓足勇氣敲門進了房間。平常這個時間尹潤晨多半在辦公,沒有傳來響應,應該是專心忙著公事。

    歐陽盼盼暗松了口氣。

    她不想驚擾他,只要不要與他有接觸,不看他的臉,她就不會胡思亂想,但……為什么燈是暗的?

    她放下手中的餐盤后開了燈,燈一亮便發現尹潤晨沒在計算機前,而是在床上。

    在睡?

    聽管家說,尹潤晨這幾日的作息跟以往不同,有一天還看他進了健身房。今天這個時間躺在床上,難道是身體不舒服嗎?

    歐陽盼盼擔心的奔到床邊,看著尹潤晨側著身體睡著了。

    意外捕捉到男人熟睡的臉龐,歐陽盼盼失神了將近十秒才回過神來。天哪!她是有這么饑渴嗎?

    都怪尹潤晨睡著的模樣太秀色可餐,沒了平常總是繃著臉的冷峻線條,此刻的他英俊得令人心悸。

    歐陽盼盼的目光由他飽滿的額頭、挺直的鼻梁,最后落在那微張的薄冷唇瓣,想到那日它貼在自己唇上的感覺。

    心……不由一陣激蕩,但就在這時,一記雷聲伴隨著閃電,力道十足的擊碎她不該興起的色心。

    歐陽盼盼,那是重點嗎?

    你到底在發什么花癡呀!

    她連忙斂住思緒,清了清喉嚨開口:“少爺吃飯了。”

    沒反應。

    她猶豫了一下,伸出一根手指點了點他的肩膀,“叮咚叮咚,尹潤晨醒醒呀!到點吃飯了。”

    一樣沒反應。

    她的心一凜,有些擔心的伸手探了探他的額頭。

    幸好沒發燒,但額頭有汗,是身體不舒服冒出的冷汗嗎?

    她有些擔心,更用力推了推他的肩。“尹潤晨,你還好吧?有沒有需要送你去醫院?”

    尹潤晨這幾日身體狀況不錯,那幾乎讓他以為已經恢復正常的美好感受,他不自覺就加重了工作量,只是一到黃昏他便嘗到苦果了,昏昏沉沉的感覺襲來,他不得不結束在線會議,準備小憩一會兒。

    只是他越睡越不舒服,沒多久便聽到一抹焦急的聲嗓穿透混沌的腦子,跟著驚天動地的搖晃襲來。

    他皺著眉,無力的吐出聲音:“別晃。”

    聽到他的聲音,看他病秧秧的樣子,歐陽盼盼松了一口氣,重復剛剛的問話:“你還好嗎?有沒有需要送你去醫院?”

    尹潤晨看著她臉上掩不住的關懷,心頭莫名發暖。

    幸好這女人沒再拋下他,否則他不會再讓她有機會出現在自己面前。

    “沒事,扶我坐起來。”

    “噢噢。”病人最大,又擔心他真的不舒服,歐陽盼盼小心翼翼的扶他坐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轟”的一聲震耳欲聾的雷響,讓她嚇得低下頭,捂住耳朵。

    她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打雷啊!

    每次遇到雷雨,她第一個反應就是抓著什么東西把自己包起來才會感到安心。

    “歐陽盼盼。”

    聽到他用冷得讓人牙齒打顫的聲音低喝了聲,歐陽盼盼心一凜!

    她頓時呆住,心想,剛剛那道雷怎么不直接把她劈了?

    她既尷尬又驚慌地問:“呀呀呀,對不起,我、我有撞到你嗎?”

    那聲雷響來得太突然,她因為害怕,反應有點激烈,也不知道有沒有撞痛他?

    歐陽盼盼沒多想,慌忙用手給他呼了兩下。

    ……

    感覺她的視線灼灼地盯著,尹潤晨黑著臉, “你可以出去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總裁咬一口最新章節 | 總裁咬一口全文閱讀 | 總裁咬一口TXT下載
山东群英会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