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良妻妙算 > 第三章 飯菜不香不能忍!

良妻妙算 第三章 飯菜不香不能忍! 作者 : 佟芯

    簽下合同后沒幾天,袁音收拾好行囊,搭上樓君煥派來的馬車,來到鳳陽侯府。

    難得的是樓君煥親自來接她,說是他剛好在附近順路,身邊還跟著一名叫阿泉的小廝。

    阿泉憨笑著問候她,那男人的姿態卻頗高,一坐進馬車內便沒再說話,但袁音也懶得理他。

    當抵達侯府,下了馬車,欲進大門前,袁音認為有必要先做個功課,才忍不住出聲道:“侯爺,等會兒見到你娘,我該注意什么事呢?”

    樓君煥停下步伐,往后瞥了她一眼,漠不關心道:“不必,反正她已經答應讓妳進門,事已成定局了。”

    “喔,好吧。”袁音聳了肩道。

    她知道樓君煥按照計劃找了法師連手騙他娘親,說她有著迥異于一般女子奇異的命格,可為他擋下煞氣,所以必須先納她進門三年,將他的煞氣化解,才能迎娶正妻。

    樓君煥找的是京城里鼎鼎大名的法師,比起他姑母所找的名不經傳的法師還更讓他娘親信服,不過他娘親也不是那么樂意讓她進門的,上一回在侯府內見到她,就領教到他娘親的輕蔑和鄙視了,樓君煥堅持納她為妾,他娘親表面上是答應了,但心里肯定認為她是使了什么手段勾引了她的侯爺兒子,想必往后不會給她好臉色看。

    不過有句話說既來之則安之,袁音認為自己也甭想太多,都敢進侯府門了還怕什么?

    他們三人一道進了大門,袁音走在最后面,走了一段路,經過一座池塘時停了下來,被此處的景致給迷住了,“這里好美啊,我總覺得我以前有看過……”

    阿泉見她逗留在池塘前喃喃自語,走過來道:“袁姑娘,是妳上次來侯府內看到的吧?”

    袁音想了下,“可我上次來分明沒經過這地方啊……”

    “還杵著看風景做什么?”樓君煥停在前頭,回頭催道。

    “袁姑娘,快走吧!”阿泉朝她催道。

    袁音嘴巴咕噥了句“趕什么”,便拎著自己的小包袱快步跟上。

    阿泉跟在最后面,搖了搖頭,覺得侯爺對這姑娘的態度好冷淡,一見到人沒幾句寒暄,又走得那么快把她拋在后頭。

    但想想侯爺納她為妾原本就是為了讓她當擋箭牌,來擋住老夫人的逼婚,態度能有多好,袁姑娘也是自愿進門的,兩人是一個愿打一個愿挨,他其實不必同情袁姑娘,重要的是,他得把自己的嘴閉緊,不能露餡兩人是作戲的,否則會被侯爺扒了一層皮。

    他們三人又往前走,這時王燦迎面走來,先是朝樓君煥行禮,再親切的對袁音招呼道:“袁姑娘,在下是總管王燦,以后在府內有什么需要的,盡避告訴我,我會幫妳打點的。”

    “好的,謝謝你。”袁音打招呼道。

    眼前男子有著一張斯文的娃娃臉,看上去很年輕,頂多才二十出頭,實在是難以想象他是掌管侯府的總管。

    “她現在確實需要打點……”樓君煥這會兒才注意到袁音身上穿的黃色粗衣,他是不在意母親如何看待她,但她不能讓他丟臉,“差人帶她去打扮一下,換套能見人的新衣,再帶去見老夫人。”

    王燦立刻差了丫鬟侍候袁音更衣,袁音真不知他從哪里生來的新衣服,是件櫻粉色的衣服,粉嫩嫩的挺漂亮。

    丫鬟夸她皮膚白,只替她上點薄粉,就讓她氣色變好,五官更清麗可人,袁音看了挺滿意的。

    當樓君煥看到她的妝扮時,一時驚艷的盯著她看。

    袁音笑咪咪道:“如何?侯爺也覺得我變美了吧!”

    樓君煥略尷尬的收回目光,輕輕哼了哼,意味深長的笑道:“看起來確實是變得乖巧多了。”

    袁音氣呼呼的,什么確實是變得乖巧多了,她本來是有多撒野?

    緊接著,袁音隨著樓君煥進到主廳,除了先前見過的孫氏和樓月璇外,還見到老侯爺的兩名妾室洪氏和董氏,還有兩人所出的二少爺樓君杰,以及二小姐樓月筠,樓月筠還用面紗蒙著臉,神神秘秘的。

    袁音心想,大概是她臉上有什么疤痕才用面紗遮著吧,便禮貌的不盯著對方看。

    因為只是納妾,一切從簡,袁音被樓君煥帶來和長輩見面,并沒有奉茶的儀式。

    袁音一一的請安,喚了孫氏一聲老夫人。

    孫氏的心情和袁音所想的差不多,認為她是個貪婪攀高枝的女人,但還是表現出主母的大器風范,忍住對她的嫌惡道:“以后要把夫君當成天,照顧好自己的夫君,知道嗎?”

    “是。”袁音溫順的應道,知道不論孫氏說什么,只要自己一概應聲好,對方就不會跟她啰唆了。

    樓月璇的臉上就明顯表現出對袁音的不滿。

    這女子明明只是個在街頭擺攤算命的,現在居然成為她大哥的妾,真是荒謬!

    早知如此,當初自己就不該邀她進侯府占卜,哪知道讓她進一次府里,就讓那個素來不近女色的侯爺大哥看上她,若是傳出鳳陽侯納了個擺算命攤的當妾可就丟臉了。

    樓月璇邊摩挲著那涂得橘紅的指甲,邊諷刺的道:“真不知道大哥是看上妳哪一點,比起我那無緣的三任嫂子長得差多了,但聽說妳那奇異的命格可以為他擋煞,也算是還有可取之處。”

    洪氏年約四旬,十六歲就嫁進侯府了,雖然現在發福胖了一圈,但可看得出年輕時深邃明媚的五官,是老侯爺生前最寵愛的小妾。

    此時,她朝袁音堆起笑容,但可看出語氣明顯帶有虛偽和惡意,“我倒不覺得長得差,就是臉太白了,兩腮得涂紅一點才好看,也太瘦了,這樣肚子爭氣嗎?別說這個,今晚就是洞房花燭夜了,也不知能不能平安度過……”

    袁音心里一堵,不甚高興,這是在暗示她會擋不住樓君煥的煞氣,活不過明天嗎?比起說話不留情面的大小姐,這個洪氏才是真正心腸惡毒的。

    孫氏原本就不喜袁音,雖然不滿洪氏這么說,但也沒為袁音出頭,樓君煥這個該出聲的人更是不發一語,旁人不知他揣著什么心思,會不會因為洪氏的暗示的話發怒,因而也不感多開口,氣氛可說是冷得不得了。

    率先打破沉默的竟是樓君杰,他朝自家姨娘道:“姨娘,今天可是大哥納妾的大好日子,妳別說這些觸楣頭的……”他轉而望向樓君煥和袁音笑道:“我祝大哥新婚燕爾,早生貴子。”

    他是真心這么說的嗎?袁音看出這人的眼睛里不帶笑意,眼神冰冷得緊。

    “哎喲,我說錯話了,妾的命總是硬得很,是我多慮了。”洪氏順著兒子的話哼笑,話里沒一點誠懇。

    董氏只是不冷不熱的朝袁音道:“能有個人侍候侯爺起居也是好事。”

    待在董氏身邊的樓月筠低垂下眸,顯然是不想說話。

    孫氏見這招呼都打完了,揮了手道:“好了,都回去做自己的事吧。”她朝身邊的王嬤嬤道:“扶我回房去吧。”

    袁音看著孫氏被攙扶著離開,她暗自慶幸可以離開了,又沒有人歡迎她,待著只會相看兩相厭。

    到了下午,王燦領著幾名下人來布置喜房,在房外貼上大紅囍字,掛了幾個喜氣洋洋的紅燈籠。

    這間廂房位于侯府最北方的一處偏院里,是沒有其他院子富麗堂皇,但環境最清幽,袁音心想住在這里也不錯,可以安靜地過日子。

    袁音是做妾進門,自然沒有婚禮,也沒有儀式,只是象征似的吃個喜酒,過完洞房夜,就正式成為樓君煥的妾了。

    來服侍袁音的是上回見過面的冬兒,兩人興沖沖的小聊了下,冬兒好奇的問起她不是說不嫁人,袁音便胡謅緣分到了,擋也擋不了,讓冬兒信了。

    而冬兒來侯府半年,一直只是個跑腿的粗使丫鬟,能當袁音的貼身丫鬟她很高興,不只升等,月錢也提高了,她在心里打定要好好服侍袁音,一旦袁音受寵,她也走路有風了。

    只是,現在都那么晚了,為什么侯爺還不來?

    冬兒往外面瞧了一遍又一遍,回房道:“姨娘,侯爺還沒來,是不是要找人催一下……”她戛然止住話語,花容失色的一叫,“姨娘您怎么先吃了,這喜酒不能吃啊……”

    袁音津津有味的啃著豬蹄道:“我都等了半個時辰,不吃是要餓肚子嗎?放心,飯菜那么多,我會留他的份的。”

    “話不能這么說……”

    “真好吃,這豬蹄鹵得真入味。”袁音舔了舔手指后,又從湯里撈出雞腿來,一咬又是贊不絕口,“這雞腿的肉也很鮮嫩……”

    冬兒震驚地張嘴,什么話都說不出,新婚之夜會有新娘子這么豪邁的吃東西嗎?

    終于,袁音擱下筷子,滿足的摸了摸肚皮,“真好吃啊,遠比我過去四個月里吃的好!”

    只有冬兒欲哭無淚,“姨娘,您這下讓侯爺吃什么啊?”

    袁音看了看桌上,盤子里都只剩下一點菜,尷尬的道:“呃,因為太好吃了,我吃過頭了……但或許,他不會來吧?”

    不巧,樓君煥來了。

    當屋內只剩下他們兩人時,樓君煥先是看了眼桌上的剩菜殘羹,再無言的與她相看。

    “胃口還真好。”他譏嘲的道。

    “我以為你不來了。”袁音說得理直氣壯。

    樓君煥沉默了下,接著吐了口氣道:“今天是洞房夜,我得過來做個樣子才能瞞過我娘,既然妳吃飽了,那來睡吧。”

    袁音倒抽了口氣,都忘了睡覺這么重要的事,房里只有一張床,怎么辦呀?

    樓君煥看出她心里的擔憂,冷笑一聲,抬起手指向地面,“妳,自己找地方鋪床睡。”

    袁音看他指著地上,不可思議的嚷嚷道:“居然要我睡地上!侯爺,你這樣太沒有紳士風度了!”

    樓君煥蹙眉,“什么叫紳士風度?”

    袁音雙手扠腰道:“這句話的意思是,男人要把床讓給女人睡才有氣度。”

    “本侯爺最大。”

    “現在天氣還有點冷,要我睡地上,要是我得到風寒……”

    “胃口跟牛一樣大,真有那么嬌弱嗎?”

    “……”

    “大山莊。”

    聽他抬出這一句,袁音很沒志氣的乖乖從柜子里取出被褥鋪在地上,而且還是離床鋪很遠的位置,想離他遠一點。

    “往后沒事別來打擾我,我們各過各的,就照著合同走。”樓君煥把話說在前頭。

    “不用說我也知道!”井水不犯河水!

    “給妳個忠告,安安分分的過日子,別做太惹眼的事,可保妳平順過三年。”

    “真是多謝侯爺的忠告!”袁音用力咬牙的道。

    “去熄燈。”樓君煥命令道。

    “遵命—— ”袁音故意拉長聲音,聽起來有挑釁意味。

    當燈一滅,樓君煥躺上了床,心想她的態度真差。

    想想也是,從初見他的那一天,她就敢杠上他為那些愚蠢多嘴的婦人求情,看到他找上門還直接關門,敢跟他簽合同扮演他的妾,她還有什么事是不敢做的?他倒是好奇,她個頭那么嬌小,膽子是從哪里生的,總是這么膽大妄為……

    樓君煥不自覺地抿起一笑,當他意識到他在笑時,馬上憋住。

    他在笑什么,這個大膽的丫頭一點都不有趣,只會惹他生厭!

    樓君煥在心里忖道,他和她就只有合同上的關系,等今晚一過,娘就再也不會拿婚事來煩他,他的耳根子也能清靜多了,真是太好了。

    隔日待袁音一大早醒來,樓君煥已不在,她馬上收妥被褥,好不被冬兒發現昨晚她和樓君煥分床睡的事,就怕冬兒問東問西會露出破綻。

    冬兒毫無所察,在袁音耳邊叨念著以后她不能再把飯菜吃光,太會吃會被侯爺嫌棄的話。

    袁音心里想的是,往后她在這座府邸里要過著獨善其身,不依靠樓君煥的日子。

    至于向老夫人請安這件事,阿泉早透露給她知道,孫氏并不想見到她,自然也不要她去請安,這結果是最好的。

    這天,冬兒為了讓袁音早點熟悉環境,帶著她到處逛,亦說了不少各院主子的八卦。

    例如老夫人和洪姨娘是死對頭,年輕時為了爭寵,現在為了爭權,洪姨娘因為娘家哥哥救助老侯爺有功,在老夫人面前都是囂張的,不滿在老夫人面前是矮人一等的妾室,老夫人看出她的野心,可把實權攢得緊緊的;董姨娘曾是老夫人身邊的丫鬟,因被老侯爺看上而受到老夫人的冷待,洪姨娘于是找上董姨娘合力對抗孫氏,想當然的,老夫人和洪姨娘、董姨娘彼此不和,嫡庶子女的感情也不怎么好,平常沒有往來,都各過各的生活。

    這都是與她無關的事,袁音聽聽就算。

    現在不必為生計煩惱去擺攤做生意,她每天都睡到自然醒,再到處閑逛,侯府那么大,總有地方跑,說起來這樣的日子很無聊,但正合她意,可以什么都不做,每天都懶懶散散的過日子。

    然而,人都是八卦的,樓君煥在洞房夜過后,一連數天沒進她院子里,竟成了大新聞。

    袁音覺得這些人是不是吃飽了沒事做,才會去注意樓君煥有沒有進她院里,眼下府內許多人說她遭到冷落,說她只是侯爺納來替他擋煞的,說憑她卑微的身分,侯爺豈會真正看上她,遭冷落是她貪得無厭妄圖高攀的報應,她會一輩子待在她的院子里孤單老死。

    對于這些惡毒的話,袁音并不在意,嘴巴是長在別人身上的,隨她們怎么說,她只清楚一件事,三年后她就會離開這里,住進她夢想中的大山莊了,她只要忍耐熬過三年就好。

    眼下,只有一個嚴重的問題讓她無法忍受。

    袁音盯著桌上的三菜一湯,分量不只少,還寒酸得很,豆腐就是很普通的鹵豆腐,炒青菜則是當季最便宜的菜,連肉末都舍不得放,炒得老老黑黑的,賣相極差,唯一一道宮保雞丁,雞丁沒幾塊,都被辣椒掩沒了,讓她懷疑這是想辣死她。

    菜頭排骨湯看起來是正常的,但她撈出來的排骨都沒有肉,讓她不禁懷念剛進侯府的頭幾天吃得有多豐盛,每餐不是豬蹄就是雞腿、糖醋排骨,現在的菜色越來越差,都偷工減料了,更過分的是,今天竟少了……

    “為什么沒有點心呢?”

    袁音是個吃貨,吃完正餐后品嘗甜點是她覺得最享受的事,以往在街上擺攤算命,就算身上沒幾個錢,她也會去買個豆沙包當飯后點心。

    冬兒聽到主子這么說,只差沒崩潰的抱頭吶喊,“姨娘,菜色不好重要嗎?沒有點心重要嗎?就是因為侯爺都不來,廚房里的人才會瞧不起您,不把您看在眼里,隨便端幾樣菜就想打發您!難道您都沒有注意到,每當您走在外面時,都沒有下人對您行禮問安嗎?您知道他們私底下都怎么說您的嗎?說過了洞房夜后,您就不受寵了,說您只是為侯爺擋煞用的,比他們還不如,連奴婢都被嘲笑跟錯了主子倒霉透了之類這種難聽的話!”

    冬兒原本還抱著冀望,希望侯爺能再一次踏入姨娘的房里,豈知她一天天的等,都半個月了,侯爺依然一步也不曾過來,對姨娘是不聞不問,將她放逐在這個偏院里!

    下人們都是看人在服侍的,姨娘若是受寵,自然把她捧得很高,見她被冷落了,也不會費心侍候了。

    而侯爺沒進音姨娘的院里,冷落音姨娘的事,她當然知道要閉上自己的嘴,不吐出一個字,但她管不住別人的嘴,府里人多,看著的人也多,八卦極其容易傳開,音姨娘一過洞房夜就被侯爺冷待的事,沒幾天就傳得到處都是,現在侯府里除了她,還有哪個下人會敬重音姨娘?

    冬兒為袁音著急得很,才會說出這番話來刺激她,好讓袁音了解她們現在過得有多辛苦。她更為袁音打抱不平,侯爺太無情了,喜歡就將人納進門,誰知那么快就變心厭倦了,對音姨娘不聞不問,害得音姨娘被下人輕視,真是太可憐了……

    冬兒說了那么多,袁音都是無動于衷,只在意她說的最后一句話——

    “妳說她們都嘲笑妳跟錯主子嗎?別管她們說什么,別人說的話,我們要是句句都在意,只會跟自己過不去,妳只要記住,不管發生什么事都有我在,我是不會拋棄妳的,我們要同心協力的熬過現在最辛苦的日子,等到我發達的那一天,我會帶著妳一起享受的。”

    袁音無法對冬兒說出實情,她在心里打定主意,三年后要帶著冬兒一起到她的大山莊住,不會讓冬兒留在這里吃苦的。

    冬兒是很感動,但是……她露出苦瓜臉道:“姨娘,別說等您哪天發達,我們現在都吃不飽了……”

    袁音相當震驚的道:“妳也吃不飽嗎?”

    “……”冬兒快流下兩行淚了,主子被輕視,她當然會受影響,她一餐都要吃兩碗的,現在到食堂她只能吃一碗,說什么她的主子遭冷落,她不必太費勁侍候,所以不用吃太多。

    袁音內疚的道:“看來,不處理不行……”怎么可以讓冬兒跟著她挨餓呢?

    冬兒猛點頭,“所以,姨娘要主動去求助于侯爺了嗎?”

    她在心里高興的想,只要姨娘愿意去找侯爺,侯爺看姨娘的處境那么可憐,興許會生起保護欲,和姨娘重新點燃愛火……

    但袁音怎么可能去求助樓君煥,他都說了,不要打擾他,各過各的了,“妳去找總管吧,他說過有任何事都可以找他幫忙的,這府里的人事都是他在管的吧?走,我們這就去找他!”

    冬兒聽了臉都垮了下來,“不是……應該去找侯爺嗎?”她一臉很失望的說,見袁音一溜煙去找人了,也只能快步跟上。

    袁音在某一處庭院里找到王燦,王燦身為侯府總管,早聽聞某些下人傳著不象樣的話,他當下喝斥過,不得議論侯爺和音姨娘的事,只是不知道情況會越演越烈,而且那些下人竟還狗眼看人低的在膳食上怠慢音姨娘。

    一向和氣的王燦難得忿忿的道:“音姨娘您放心,這事我會處置的,定會好好警告廚房一番,讓他們不敢再怠慢您!”說完后,他想安慰袁音,有些不太自然的道:“侯爺他……我想他只是近日比較忙,辦差回來都晚了,才沒進姨娘的院子里,姨娘您別擔心,等侯爺過一陣子忙完,自然就會去找您了……”

    袁音聽得出這是他善意的謊言,謝道:“謝謝你,總管。”

    總管出馬后立即見效,之后一連幾天,袁音恢復了往常的吃食,冬兒也得以一餐吃兩碗飯了。

    但,這只是暫時的,沒多久,袁音的飯菜又被偷工減料了,很明顯,廚房的人只是在敷衍王燦,畢竟王燦才剛接任總管的位子不到幾個月,加上他年輕缺乏威嚴,自然無法壓制住所有的下人。

    當然袁音有想過要自行上廚房理論,她想一定是最上頭的大廚默許,下面的人才敢不聽總管的話。可她仔細又想,吵架是件累人的事,比起費力的找人理論,不如找上所有事端的源頭來得有用。

    樓君煥就是那個源頭,是他的冷落害她挨餓的。

    盡避袁音是千萬個不想打擾他,但冤有頭,債有主,想要解決這個情況,她也只能找他幫忙。

    “走吧,去找侯爺!”

    冬兒聽到這句話,開心的道:“姨娘,您終于要主動找侯爺求助了!奴婢幫您梳個妝,找套衣裳換上……”

    袁音納悶的道:“為什么還要梳妝換衣?就這么去就好,運氣好的話,也許他還沒出門,快走!”說完,她大步踏出了房間。

    冬兒愣在原地,看袁音風風火火走得很快,反倒比較像去尋仇。她嚇了一跳,猛拍了拍臉,“我在亂想什么啊!”她馬上追出房,“音姨娘,您走慢一點啊,等等奴婢呀……”

    袁音走在通往樓君煥院落的路上,由于她住的院子較為偏遠的關系,得走一段距離。

    現在她終于知道樓君煥為何會安排她住那個偏院了,什么環境清幽都是借口,他是故意將她攆得那么遠的,好眼不見為凈。

    在她背后的冬兒可是走到腳酸,還停下喘氣,見袁音走遠了,又急忙跟上。

    兩人一前一后走著,幾個丫鬟擦肩而過,在背后竊竊私語著——

    “那個就是音姨娘呀,是侯爺納的妾……”

    “長得不怎么樣嘛……”

    “侯爺納她為妾只是為了擋煞的,一過洞房夜就對她不聞不問,想想也是,她那種身分,侯爺怎么會真心喜歡她,聽說老夫人也不待見她呢。”

    “哼,成了侯爺的妾又如何?不受寵都沒用。”

    “喂,妳們太過分了!”冬兒都聽到了,回頭想罵罵她們,見到姨娘沒停下來問好就算了,還七嘴八舌的說三道四,真的是……

    “快走吧!”袁音頭也沒回頭,只催她道。

    冬兒只能跟上,氣呼呼道:“音姨娘,您都不生氣嗎?”

    “管那些閑雜人等說什么話,找侯爺比較重要。”袁音才懶得理睬旁人。

    音姨娘是那么期待見到侯爺嗎?肯定是的,音姨娘一定很想念侯爺。冬兒在心中美美的想著。

    終于到了樓君煥住的院落,他這位侯爺的院落果然大,外面院門前還有守門的護衛駐守。

    袁音想進去,自然得通報一聲,因為她這個妾在侯府是沒一點地位的。

    在等待的同時,有幾個下人端著一盤盤豐盛的佳肴過來,先行越過她踏入院落門內。

    袁音的眼神跟著那一道道美味的菜肴飄遠,羨慕的道:“他平常都吃得那么好嗎?”

    冬兒答道:“侯爺是尊貴之身,當然吃得好、呃……”她說錯話了嗎?音姨娘眼神怎么變得殺氣騰騰的?

    接到通報后,阿泉過來問話,“音姨娘怎么來了呢?”有冬兒在,他不好明說,猛朝袁音眨著眼。

    袁音明白這意思是說,她不是說好不會打擾侯爺的嗎?怎么跑來了?

    袁音說明道:“因為突然發生了一件很緊急的事,我需要侯爺幫忙。”

    “什么事很緊急?侯爺都要用膳了,可以等用完再說嗎?”

    她都已經走到這里,居然還要她等!袁音用力瞪向阿泉,從齒縫里迸出,“這是……攸關性命的事!再等下去我就沒命了!”

    袁音如愿以償進了院落里,一踏進去,她立即感到一股熟悉感襲來,好似曾經走過上百遍,看過上百遍同樣的風景,當她走到一排屋子前,這種熟悉感更加強烈,她朝走在前頭的阿泉道:“讓我猜,左邊這間是書房,中間是廳堂,右間是庫房,對嗎?”

    阿泉嘖嘖稱奇的回頭道:“太神準了,音姨娘連這個都算得出來?”

    “我真的很厲害吧!”袁音干笑道,其實她是隨口說的,搞不好她真的有超能力,否則怎能憑直覺知曉這個陌生地方的格局。

    袁音一踏進廳堂就看到擺在桌上的飯菜,足足有六菜一湯,有魚有肉有菜,香噴噴的,引人食指大動。

    肚子好餓……她想到今天自己的飯菜簡陋得很,自己還沒吃就先跑來找樓君煥,又走了好長一段路才到達他的院落,現在當然是饑腸轆轆的。

    “過來,我有話對妳說。”

    一抬頭,袁音見到樓君煥出現在通往隔壁書房的門前,她想,他大概是想和她單獨談,不想被聽到吧,正好,這也方便她說個清楚。

    冬兒見主子進入書房,雙手合十的祈禱道:音姨娘,您可要爭氣點啊!我們的飯菜,還有奴婢的前途就都看您了!

    書房內,樓君煥雙手環胸,皮笑肉不笑的道:“合同簽了,都說好莊子三年后要給妳,也給妳忠告,要妳安安分分的過完這三年,別來打擾我,妳現在過來是在干什么?”

    袁音見他這冷若冰霜的態度,忽然不確定他會不會幫忙,但現在也只能姑且一試,“我也是迫不得已才來找侯爺的,請侯爺聽我說完原因,幫我這個忙。”

    樓君煥依然笑著,唇角更往上揚,“憑什么?”

    無情的家伙,好歹合作關系還在,怎么就翻臉不認人了!袁音在心里罵道,連忙解釋,“你的小廝沒對你說,這是攸關性命的事嗎?侯爺不能不幫忙!”

    樓君煥聽了都想笑,“攸關性命?難不成在我這侯府內,有人要殺害妳嗎?妳就這么脆弱的撐不過三年?妳不要妳的大山莊了嗎?”

    袁音真心看不慣他連聽都不聽就這樣冷嘲熱諷,一氣之下干脆以行動來說明。

    她走出書房,來到廳堂,看到滿桌豐盛的飯菜,當即坐下,端起碗,拿起筷子開動!

    她吃了一塊排骨,頓時眼睛一亮,驚艷道:“這排骨好好吃!”她又夾了魚肉來嘗,滿足的道:“這醣醋魚味道真好!”她再夾了青菜,“清脆香噴,火候掌握得恰當!”

    在廳堂里的阿泉和冬兒都看得傻眼了。

    冬兒回過神來,急急跳腳道:“音姨娘,您怎么可以……那不能吃啊!”音姨娘到底有多餓啊?

    樓君煥更是看得腦袋一滯,眼睜睜看著有人囂張的搶了他的飯菜吃!

    他難以置信她的野蠻,快步走到她面前,“袁音,妳這是做什么?本侯爺沒有請妳坐下吃飯!”

    袁音置若罔聞,仍是一直吃,一直吃。

    袁音吃得多專心,樓君煥的臉色就有多難看。

    完了……冬兒都快流下兩行淚了,這下音姨娘真要被侯爺討厭了。

    怎么辦,該阻止音姨娘吃下去嗎?阿泉靜看著樓君煥的反應,又覺得為了吃把人捉起來好像太小題大作,也顯得侯爺很小氣。

    “終于吃飽了!”袁音足足吃了七分飽,才滿足的拍了拍肚子,她看到樓君煥陰冷的臉色,頗有深意道:“侯爺,你不知道,人有三急,吃不飽,什么事都做得出來嗎?”

    “什么意思?”這女人莫名其妙說這話,是在暗示他什么嗎?

    袁音從座位上站起,走近他,冷不防地拍了拍他的衣襟,“侯爺,你這里黑了,我替你擦擦……”

    樓君煥不喜她的靠近,往后一退,“不必。”

    袁音動作更快的捉住他的領子,用力一拉,讓他低下頭,她毫無畏懼地迎上他的雙眸,用只有他聽得見的聲音道:“侯爺,如果我這個妾在侯府里餓死了,你會很沒有面子吧,會被笑說,連個妾的溫飽都難以維持,你這侯爺是有多窮酸啊,對吧?”

    樓君煥終于聽明白是有下人惡意克扣她的膳食,他扣住她的雙手想拉開她,“這種事妳不該找我,去找王燦……”

    “冤有頭債有主,這是侯爺種下的因,只有侯爺出面才可以解決。”袁音當真痛悔自己在合同上沒有補充一點—— 三餐要魚肉均衡,要吃得飽,還要有點心、水果、宵夜,才會一時不察發生這種事,但還來得及補救,只要這個男人愿意幫她。

    “找你是最有效的方法,沒有人敢違抗侯爺你的命令,侯爺,請你幫忙!”她雙手仍緊捉住他的衣襟不放,堅決的道,雙眸底燃著熊熊的火苗,像是隨時會朝他噴出火來。

    這女人力氣也太大了,還靠得那么近,捉得那么緊,太不知羞了!

    樓君煥怒氣騰騰地想大力掙開她,卻在望入她充滿堅定的眸底時狠狠一怔,這眼神太像“她”了,每當“她”生起氣來,或堅持什么事不退讓時,就會有這樣的眼神。

    樓君煥恍神了,甚至沒意識到自己因為受到這沖擊,不自覺地往后挪退一步。

    袁音不明白他為何會出神地盯著自己看,也因他突然往后退,害她跟著往前傾,往他身上撞,更順道踩了他一腳。

    樓君煥被她這么一撞失去平衡,再被她痛踩一腳后更是站不穩了,整個人往后栽倒。

    “啊!”

    “啊—— ”

    發出尖叫聲的除了袁音外,還包含目擊的阿泉和冬兒。

    一切都發生得令人措手不及,如果只有樓君煥一個人,有武功底子的他還能在瞬間穩住腳步,但懷里多了個女人,他只本能地一手護住她的頭,一手摟住她的腰保護她,然后硬生生的讓后背直接撞上堅硬的地面。

    “痛……”

    樓君煥雙手攤開的躺在地上,接著就見袁音從他身上爬起來,坐在他身上道——

    “侯爺,如果你不管的話,那么我會……”她朝他甜美一笑,然后湊近他,小聲道:“我每天都會照三餐來吃掉你的飯菜,我什么事都做得出來!”

    樓君煥狠狠瞪她,像是能從她身上瞪出一個窟窿—— 他竟然被一個女人壓倒在地,還受她威脅了!

    “如何?你愿意幫忙嗎?”袁音笑咪咪問道。

    她當然不認為樓君煥會在意她吃了多少,但他絕對不會想每天見到她來打擾他的。

    樓君煥咬牙切齒的喊出,“我會處理!現在,馬上從我身上離開!”

    “是,妾身明白了。”袁音裝模作樣一番,利落的從他身上跳起,轉身走人。

    目擊者之一—— 冬兒真不知道剛剛她瞧見什么,竟看到侯爺和音姨娘雙雙跌倒,音姨娘把侯爺壓在地上,兩個人親親熱熱的,然后音姨娘不知對侯爺說了什么,侯爺發怒的要音姨娘離開,她這才嚇得回過神,隨音姨娘逃跑。

    目擊者之二—— 阿泉見袁音走了,知道侯爺和袁音是契約關系的他,自然明白她親熱的挨著侯爺,坐在侯爺身上,有多么讓侯爺生怒,也不知道袁音說了什么話讓侯爺失去理智的朝她吼,他小心翼翼的問道:“侯爺……還要再吩咐人送一份膳食來嗎?”

    “不必。”樓君煥從地上站起,他氣得都沒胃口了。

    氣上心頭,他胸口劇烈起伏著,從來沒被一個女人如此威脅過,但說生氣,還多了什么,心湖像被投入了一顆石子,震蕩不已。

    他被她堅決的眼神震懾住,那眼神強烈的盈滿他的腦海,讓他想起“她”—— 他這是瘋了吧,她們分明是不同的人!

    他的鼻息間更縈繞著一股屬于她的香氣,在被她壓倒的那一瞬間,她那香馥柔軟的身軀貼著他,讓他全身的感官都蘇醒過來,心跳無法克制的加快,就像是……受到她的吸引了!

    不,他才沒有受到她的吸引,那只是出自于男性的本能!

    樓君煥狠狽的撥了撥頭發,自問何必怕她摔跤當她的軟墊,大力甩開她不就得了?

    下次……沒有下次了!她一來就沒有好事情,他不會再讓她踏進他的院落一步的!

    袁音在踏出廳堂后便走得很快,把冬兒甩得很遠。

    天啊!她的臉怎么那么熱!袁音拚命揮手散熱。

    其實往樓君煥身上跌,還和他緊緊貼在一塊,她也是很害羞的,但害羞到逃走不是她的個性,于是只能強忍住羞澀,先發制人的威脅他。嗯……他的男子氣慨都沒了,都被她氣炸了,但她也達成她的目的了。

    還有,她其實也沒想到往下摔的那一刻,樓君煥會保護她,當她的軟墊,真沒想過他居然會有這么體貼的一面。

    袁音不禁停下腳步不動,接著她用力搖了搖頭。

    她這是在感動嗎?她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回去了!回程還要走那么長的路,真累!”她抱怨道。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良妻妙算最新章節 | 良妻妙算全文閱讀 | 良妻妙算TXT下載
山东群英会开奖号码